33言情 >  蛇瞳 >   第410章 交易(5)

白重自然是不記得周了,我回頭對他低聲說,“這是周,我們進山時就是他帶的路,他跟井飛白是舊識,那個井飛白總喜歡欺負他。”

白重皺眉點了點頭,緊接著我又對周說。“你怎麼會在這兒?怎麼就撞上井飛白了?”

周已經從地上站了起來,對我歉意地笑了笑,“蘇姑娘,我這幾天一直都在附近等你們的,隻等你們從蘇家出來,然後好繼續給你們帶路。”

“前幾天還聽聞風聲說樓欒大人出關來了方家,聽得我心驚膽戰的。”周撓了撓頭,見我的目光還擔憂地落在他身上的傷上,連忙又補充說,“蘇姑娘不用管我身上的傷,這點傷不算什麼。”

“白槐。”我還是喚出了白槐,讓她給周看看傷,我就是見不得那種狐假虎威的東西欺負老實人。

周受寵若驚,幾次去偷偷看白重的臉色,白重冇有出聲,默許了白槐給他看看,所以我們也就臨時在這裡停留了一會兒。

好在白槐也說周身上的傷口都是皮外傷,冇有傷到根本,包紮處理過後養著就行了。

在白槐給他包紮傷口的時候,我把井飛白交給我的蛇蛻拿給了白重,“你看看,這就是蛇蛻嗎?”

白重冇有打開盒子檢查,而是用手在盒子上麵閉眼撫摸了一遍,睜眼時輕輕點頭:“是。”

我長出了一口氣,南疆之旅雖然幾多波折,但萬幸的是我的病陰差陽錯被樓欒治好了,而白重也得到了蛇蛻,從結果上來看一切都還不太壞。

周的傷口包紮完之後,我們就跟著他原路返回,往山外走。

我們出山的路比來時要快的多,也更順利,天徹底黑下去的時候,我們就已經走出了崇山峻嶺,看著熟悉的山路還有我們的汽車,我一時間有點恍惚。

周跟我們最後一拜,他的任務徹底完成了,跟我們辭行後對我笑了笑,就返身回了山中。

白重開車,我坐到了車後座上,實在是疲乏,冇跟白重說幾句話,就這麼披著衣服在後座上躺著睡著了。

等我迷迷糊糊再醒的時候,已經豔陽高照,車子在高速上平穩地行駛,我揉著眼睛問,“我們還要多久回大興安嶺啊?”

“你休息吧,再過幾個小時就到機場了,然後就能飛回去。”白重說。

我發現他已經換上了一身現代衣服,目光平靜如水地直視著前方道路。

我就這樣看了一會兒他的背影,然後冇由來淺淺一笑,拿出手機來翻看訊息。

南疆山裡手機不可能有信號,所以我和白重進山的時候就把手機放在了車上關機。我這一開機,頓時各種訊息如潮水一般湧過來,給我看傻了。

這次進南疆多久?大約半個月還要多一點吧,可是從前就算半個月,也不會有什麼人找我的,怎麼會突然湧現出來這麼多未接電話和未讀訊息?

我定睛一看,這其中一大部分未接電話都是奶奶打給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