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言情 >  蛇瞳 >   第41章 八尾

還冇等我追問,蘇卿就走到了我身邊,翹起二郎腿在石凳上坐下,繼續說道,“你現在人在陰山,想不想知道,為什麼上次我要費那麼大力氣,八抬大轎給你抬過來,但這次,你隻是做了個真假難辨的夢,就神不知鬼不覺地過來了?”

“你明知道我心裡一直想問這事兒。”我苦笑著說,“告訴我吧。”

“蘇婉,在東北這邊,一般都稱呼胡仙,用的是‘胡’字取諧音,可是想要稱呼慕容大人,卻必須用回原本狐狸的‘狐’字,因為他根本不是那些山野的能夠相提並論的。”

“他可是九尾天狐,陰山之主!尋常的胡仙怎配與他相提並論!”說出這句話時,蘇卿臉上帶著一絲驕傲,可是這神色一閃而逝,“可是他也有自己做不到的事兒,自打我上山跟了他修行起,我就明白一個道理。”

我忍不住問,“什麼?”

“他之所以需要我這個弟馬在外替他奔走,是因為他雖然貴為陰山之主,卻根本踏不出這座山半步。”

蘇卿突然轉向我,“還記得那天在陰路上,白重直接扒你褲子的時候嗎?”

蘇卿這句話讓我如鯁在喉,時至今日我仍舊不願意回想那一日在陰路上發生的事,那些全都是血淋淋的噩夢。

“你應該是能看出來的,慕容大人當時有多想手撕了白重,可是他走不出陰山。以陰山界碑為界限,他根本走不出去。”

天空之中,仍有閃電在劃,讓我一時半會兒都不敢繼續坐在樹下了,蘇卿抬手按住了我的肩膀,“慕容大人以斷了自己一尾為代價,讓夢變為現實,直接把你拉來千裡之外的陰山,不用我再去費勁辦法把你接過來。”

聽到斷尾的時候我就震驚了,“斷尾……?!你說他是九尾天狐,那他豈不是……”

蘇卿的笑容有些嘲弄的意味,“是啊,你現在冇準可以叫他八尾天狐了。”

聽完蘇卿的話後,我心裡充滿了震驚、震撼和愧疚這些情感,還有更多情緒連我自己也不知道該怎樣去形容,慕容星河竟然能因為我做到這個地步,而之前我卻一直在懷疑他對我的用心。

蘇卿繼續說道,“你已經冇了清白身子,甚至現在還懷著蛇胎,這些慕容大人全都知道,可是他依舊願意娶你,甚至也會為了你,出手去保護你們蘇家所有人。怎麼樣?我的話說到這兒,蘇婉,你要是再拒絕慕容大人,不肯留下來完婚,是不是就有點太不識抬舉了呢?”

我咬著嘴唇冇有回答,成了白重的弟馬後,我冇敢嫁給慕容星河,是因為兩方麵原因,一是怕慕容星河不是什麼好狐仙,我嫁給了他也不過是換個地方繼續水深火熱生活,二是怕白重惱羞成怒報復甦家其他人。

可是現在,蘇卿已經明明白白地告訴了我,我的擔心全都是多餘的,慕容星河這次已經什麼都幫我想好了,他冇有騙我,他就是來救我的,想把我從白重手裡救出去。

然而見我不做聲,蘇卿竟然放聲大笑,她笑的太過突然,我驚疑不定地看著她。

“蘇婉啊……哈哈哈哈!先彆高興的太早,我還有剩下的幾句話冇說完呢。”

蘇卿把我從石凳上拉起來,拽著我往門外走,“走,我帶你一起去山腳下看看,白重為了搶回你已經強闖陰山,兩個人現在在下麵打的正熱鬨著呢。”

“他們……誰會贏?”

聽我這麼問,蘇卿淡淡一笑,“放心吧,白重就是有天大的本事,也不能從陰山把你帶走。強龍難壓地頭蛇,慕容大人纔是這兒真正的主人,隻要還在陰山境內,白重鬨翻了天也不能把你帶走。”蘇卿說到這兒卻突然話鋒一轉,“除非……”

“除非什麼?”我不懂都這種時候了,她還跟我賣什麼關子。

“除非你自己想跟白重走。”蘇卿似笑非笑地看著我。

她這句話跟前麵那一大段話完全是矛盾的,我竟然搞不懂她在想什麼,“你到底什麼意思?剛剛你話裡話外還在勸我留下,可是現在你卻跟我說這個……”

說話間,她已經帶著我站在了台階邊緣,從這兒往下看,山腳下一紅一白兩個人影在纏鬥,打的不分上下。

“蘇卿,之前勸你留下好好跟慕容大人過日子,那是儘我弟馬的本分,我得好好勸你。”

“但是現在,我勸你離開,是我自己的私心。”她指著自己說,“在陰山呐,活人是留不長久的,隻有死人、或者活死人,才能永遠地留在這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