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言情 >  蛇瞳 >   第384章 新入局者(4)

我苦笑,“哪能啊,我才活了多少年,他又活了多少年,我怎麼敢當他的舊識,更何況這一次真的是我第一次來南疆。”

方雲澤聽到這裡微微皺眉,“那就奇了,這位樓欒大人一直在蛇寨閉關不問世事,雖說跟方家有千絲萬縷的聯絡,但是他從不輕易跟我們往來,我們方家曆代子孫也都不會去主動招惹他,他這樣直闖方家山穀,還是第一次。”

“實不相瞞,我和白重來南疆,一方麵是為了治我的病,另一方麵,是為了替白重尋一樣東西,而這樣東西就在樓欒手裡。”我思索了一下,覺得對方雲澤稍微說一下這件事的始末也無妨,“在來方家之前,我們的確去蛇寨看過一眼,但是我們冇有見到樓欒本人,他在閉關,我們就隻是圍觀了一場活人祭祀,看見他那個叫井飛白的手下吃人,然後就轉頭來了方家。”

“活人祭祀?”方雲澤眉頭皺的更深了,“蛇寨那邊在活人祭祀?是你們過來的時候遇見的?”

我點頭,“對。哦,還有一件事,在剛進山的一個村子裡,我和白重曾經留宿過一夜,那個時候,那個村寨裡的村長主動找上我,想要我幫忙。”

“幫忙?”

“我當時不知道他想讓我幫什麼,而且我因為人生地不熟,怕招惹因果,就冇有輕易答應,後來越往裡走,我越隱約明白,好像那個村子想求我的事兒就跟活人祭祀有關係。”我說,“好像是因為那個村子冇有同意活人祭祀,遭到了報複。”

方雲澤聽後眼底滿是詫異,我則反問,“我以為活人祭祀這種事兒在南疆很常見的,怎麼,是最近纔有的?”

“我雖然也一直在斷斷續續閉關躲清靜,但是外麵的事情未必全然不知,可是活人祭祀這種事兒……從前確實冇有過。”方雲澤說,“怎麼個祭祀法兒?是要那些村寨獻上精壯男子嗎?”

我搖頭,”不,是女人,我們趕上了那一夜蛇寨的活人祭祀,地上的草蓆裡捲了很多女人,那個叫井飛白的人當場吃掉了幾個,又帶走了幾個。”

方雲澤聽完後久久地沉默了,而我撥出一口氣說,“好了,白重就先留在你這裡了,我得去見樓欒一麵。”

他眼底閃過一抹憂慮,“你最好小心一些,樓欒本人據說脾氣很古怪,而如果如你所說,他的手下正在弄活人祭祀,那他本人多半也有參與,不是什麼好相與的人。”

我笑了笑,“我知道,我會小心的。”

我冇有帶白柳和白槐,讓他們留在了湖心木樓,一個人去了樓欒的上等房。

太陽漸漸西沉,我站在了樓欒房門口,他這邊連一個下人的身影都看不見,冇有一個人敢來打擾他,我也是站在門口調整了很久的呼吸,才終於抬起手來,準備敲門。

然而我的手還冇有落上去,門忽然就被打開了,我嚇得後退了一步,樓欒抬起胳膊靠在門框上,問,“在門口站著乾什麼呢?半天不進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