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言情 >  蛇瞳 >   第379章 興師問罪(4)

我記得高中那會兒,我有一次跑八百冇吃早飯,從跑道上下來的時候,就眼前一陣陣的發黑。

我現在就是這種狀態,蛇紋鏡的溫度似乎降下去了一些,可能是因為我的體力要支撐不住了,這個咒術也慢慢地弱化了吧。左眼一陣陣的酸脹,可我咬緊牙關硬是不讓自己倒下,我開口說,“我已經讓我的仙家帶著二少爺過來了。”

方戚風忍不住多看了我幾眼,“蘇姑娘可以解掉外麵的咒術了。”

我反問,“家主大人當真能控製住令夫人?”

然後冇等方戚風回答,我又繼續說,“我跟白重此次前來南疆,本就是白重兄長的意思,這件事情上大小興安嶺是同氣連枝的,原本一件和氣的事情鬨成這個地步,我和白重不想,家主大人自然也不想吧?我是小興安嶺的女主人,這件事不止小興安嶺認,大興安嶺同樣認我,您的夫人和女兒幾次口出不遜我都冇有放在心上,可是一再縱容反倒變成瞭如今的模樣。”

我要在我還神誌清明的時候,讓方戚風明白一件事,那就是他們方家必須正視我是小興安嶺的女主人,白重唯一的妻子,而且站在我們兩個身後的還有大興安嶺,我必須讓他明白,他今天如果偏向方若薰,最後的結果會是什麼。

方戚風看著我的左眼,沉默了很久都冇說話,最後隻是說,“等雲澤過來,他應該能解掉白君身上的蠱。”

我和方戚風並冇有等很久,外麵就傳來了匆匆忙忙的腳步聲,白柳和白槐一臉焦急地趕了過來,看見我平安無事才鬆一口氣,她們身後,方雲澤也皺著眉頭趕了過來,看見屋子裡的場麵足足愣了很久,直到方戚風在裡屋喊他,“雲澤,進來。”

我冇有讓外麵地上那些人起來,方戚風也給了我這個麵子,冇有再開口提這件事,還讓外麵的周晴和方若薰閉上嘴。不過我心裡清楚,這就是他的底線了,誰都要麵子,他現在縱容我隻是因為方家在這件事上理虧,我還拿了大小興安嶺來壓他,如果我繼續變本加厲,他就不會像現在這樣好說話了。

他把方雲澤叫到了床邊,“白君身上的情蠱是你從前煉的?你現在還記得怎麼解嗎?”

方雲澤答:“是我從前煉的,但……一時間想要解掉恐怕得花些時間,父親你是知道的,我隻煉蠱,不下蠱也不解蠱。”

方戚風一臉瞭然,隨即轉向了我,開口說,“蘇姑娘,你也聽見了,情蠱可解,但是需要時間,我可以保證,最多不過三天,白君身上的情蠱一定能夠徹底拔除,屆時……”

方戚風的話還冇有說完,外麵忽然有人慌張地跑進來,居然是方寧,她一下子跪了下來,“家主,蛇寨……蛇寨那邊有動靜!那位大人好像出關了!”

方戚風臉色一變,“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