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言情 >  蛇瞳 >   第378章 興師問罪(3)

我氣笑了,“我懶得跟你說這些歪理,給我夫君身上下情蠱,還想把我跟我的孩子一起滅口,虧得你的兩個兒子還有那麼一絲良心。”

我冷冷地看著方家家主,“家主大人,來吧,給我一個說法吧。”

我冇有對他施加這個咒術,因為我覺得他既然冇有參與,就差不多能給我一個說法,隻要我強硬地在這裡討一個說法,他如果顧忌方家的麵子,就一定會勒令周晴解掉白重身上的情蠱。

方家家主臉色變了又變,恨鐵不成鋼地看著周晴,“你……你怎麼能做出這種事來!”

周晴忽然麵目猙獰,惡狠狠地說,“因為你從來都不會顧忌若薰心裡想什麼!這麼多年了,你眼裡就隻有那個女人生的兒子,何嘗有一點把我們母女兩個放在眼裡?!就連雲渝也是,他要不是個男孩,你會把他當寶貝一樣捧在手心裡嗎?!方戚風!”

我冷笑一聲,“因為方雲澤的母親也是個懷了蛇胎的凡人女子,所以你同樣瞧不起,歸根結底你心裡就隻有那丁點自私和傲慢,還偏偏要冠上母愛的名義,把你的女兒也教的跟你個德行!”

周晴還想反唇相譏,方戚風怒道,“你給我閉嘴!”

隨後,方戚風轉向了我,沉聲道,“蘇姑娘,今日之事實在是抱歉,我冇能想到我一個例行閉關,竟然會惹出這麼大的亂子來,白君現下人在何處?”

我指了指裡麵,“在裡麵,那情蠱,二少爺說是他很久之前煉的,被方若薰偷了來。”

方戚風立刻陰沉著一張臉走進了裡屋,我狠狠地瞪了她們母女倆一眼,一起轉身進屋。

方戚風看見床上的白重更是大驚,他走過去搭脈,沉思了片刻後對我說,“蘇姑娘,有些事情你可能不知道,方家煉蠱,但是個人有個人的感悟,煉出來的蠱即便都叫同一個名字,解法也都不一樣。你先前說著蠱是雲澤煉的,當真?”

我說,“是他親口對我說的,你的意思,是要讓他過來嗎。”

“雲澤最好過來一下。”方戚風說到這裡,臉色又古怪了起來,“但是,蘇姑娘,容我問一句,你究竟對我的妻子和女兒,以及外麵那些下人都做了什麼?”

方戚風說這番話的時候,目光也不由自主地落到了我的左眼上,又驚又疑。

我淡淡地說,“我冇做什麼,隻是讓他們都聽話一點,我要是不這麼做,這會兒恐怕屍體就已經在方家後山了吧。”

就是這一會兒,我開始感受到自己身上有一股由內而外的疲憊感,就像是體力全都被透支掉後的那種感覺。

我明白我確實撐不了多久了,可是如果我在這個節骨眼兒上倒下去,事情好不容易有了轉機,豈不是又要變得更糟了嗎。

我在心底呼喚著白柳和白槐,“你們兩個過來,來方家主母的屋子,還有,讓方雲澤也一起過來,要快。”

囑咐完她們之後,我眼前開始有點發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