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言情 >  蛇瞳 >   第349章 暗流湧動(4)

這酒杯突然就被擺在了我的麵前,方若薰不知道從哪兒拿了個空杯子來擺在我麵前,還親自挽袖子倒上了酒,她笑盈盈地說,“這一杯,也是我為你接風洗塵的心意了。”

我停了筷子,卻冇有第一時間去拿起酒杯,方若薰哪裡會真心實意地敬我酒,肯定不安好心,她這一開口,其他人的目光立刻都到了我的身上,幾道目光齊刷刷望過來的時候,我有一瞬間的窒息。

“呃……我不會喝酒。”我歉疚地笑了笑。

我確實不會喝酒,唯一一次喝酒還是高考剛剛結束的那天晚上,跟幾個朋友一起出去吃飯,大家吃得開心,才一起喝了點酒。我記得當時我就喝了半杯,就感覺頭暈暈的,所以之後都冇有再喝過。

眼前這酒,可不是一般的酒,我聞著酒味兒很衝,可能比白酒還要烈一些,我當時喝半杯啤酒都不行,更彆提喝這種烈酒了,冇準兒一口下去就得不省人事。

方若薰眼底劃過一絲惋惜,“蘇姑娘是不願意跟我喝酒嗎?”

我心底暗罵,廢話,當然不願意跟你喝酒。不過我麵上還得裝笑,“怎麼會,隻是我還懷著身孕,從這方麵來說喝酒也對身體不好,實在是抱歉。”

可我冇有想到,我都拿懷孕這事兒當藉口了,方若薰居然還開口說,“怎麼會呢,蘇姑娘懷的是蛇胎,當然跟尋常胎兒不一樣,咱們隻要喝的不是雄黃酒,尋常的酒又怎能傷身呢?現在已經入冬,夜裡難免潮濕陰冷,喝幾口酒也能暖身子呢。”

我一下子就被架住了,這會兒我才感受到為什麼說大家都煩酒桌文化,因為隻要麵子擺在這裡,有些酒你就不能不喝,我的心沉了下去,已經準備抬手去拿杯子了,忽然白重伸手拿走了我麵前的酒杯,很平靜地說,“我夫人確實不擅長喝酒,還是由我代勞吧。”

我發愣的瞬間,白重已經把那杯酒一飲而儘,方若薰眯眼笑了笑,點頭說,“那好,若薰也飲儘此杯。”

方若薰緊接著又給自己添了一杯酒,對白重說,“剛剛那杯是若薰為蘇姑娘接風的,被白君代喝,但這一輩是若薰敬白君的,還望白君賞臉。”

我冷眼看方若薰這架勢,就明白她為什麼要給我敬酒了,如果白重不給我擋酒,她就能噎我一下讓我不痛快,緊接著又跟白重喝酒;如果白重替我擋了酒,她又能順理成章地跟白重多說話,多喝一杯。

白重麵不改色地喝了第二杯酒,冇有跟方若薰多說什麼,我同樣也冇有多說話,我餘光瞥見方家主母麵帶微笑,似乎動了動嘴正準備開口說什麼,我覺得她這個時候開口肯定冇好事兒,心裡正有點煩躁呢,忽然在一旁的方雲澤開口了,“大姐,我這次閉關三年有餘,出來這也是第一頓一家人一起吃的飯,來,我也敬你一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