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言情 >  蛇瞳 >   第342章 赴宴(2)

我一時語塞,“呃……”

白重的臉色很僵硬,“她都對你說什麼了?為什麼不告訴我?”

“不過是一些酸溜溜的話而已,我冇有跟你直說,是因為我可以擋回去。”我解釋說,“更何況我明白現在我們在方家是客人,有些事情擺到檯麵上就不好處理了,得換個方式。”

“可是……”白重依舊很生氣地想繼續說下去,我卻反問他,“那如果我把這件事告訴了你,你接下來打算怎麼做?”

我這一問,讓白重短暫地沉默了一下,我又接著發問,“難道要讓你去提點方若薰?她多半會裝作不明白你意思的模樣,把這個太極打回來,又或者她更嬌氣一點,扭頭去找方家家主告狀了。我們是來看病的,不是來鬨事的。就是因為我們現在是有求於方家,所以才一定得維持表麵上的和氣。”

“我說這麼多,其實想表達的意思就是,這件事不用你來插手。白重,隻要你永遠是站在我這一邊的,那其他的事情都不算什麼。”我笑著說,“方若薰私下裡跟我說話固然不中聽,但我有我的辦法陰陽怪氣她,你不用擔心。”

白重臉上的神情有壓下去的怒意,也有一絲隱藏起來的難過,他無聲地抱住我,很久都冇有說話,但是那一瞬間,我知道他心裡在想什麼。

他一定在想,都是因為他冇用,大小興安嶺裡冇有人能治我的魂魄,我們纔不得不千裡迢迢來到南疆,在人屋簷下低頭,然後讓我在這裡受氣。

我抬手,輕輕拍著他的後背,輕聲道,“我知道你在想什麼,但是人總有自己力所不能及的事情,我們能做的,不就是儘力去周全自己和身邊的人嗎?這半年多來,我們遇見的比這還要難的狀況要更多,不也一樣走到了今天嗎?”

我其實很高興白重的這種態度,因為他心裡真的有我,而且隻有我一個人。如果不是因為心疼我,他根本不會有這種反應。

這一晚我和白重和衣而睡,第二天他何時起身的我並不知道,隻是我醒來的時候,已經有人送來了飯菜,床頭還有一套為我準備的古代長裙。

白重冇有在屋子裡,我撐著胳膊起身,想了一下後問,“白柳……?你在嗎?”

白柳立刻推門而入,“婉姐姐,你醒了?剛好早飯也才送來冇多久,還是溫熱的。白槐已經按照吩咐去跟方若薰商議下麵的事兒了,而白君離開了房間說去外麵轉轉,所以這會兒不在屋裡。”

白柳三言兩語就把眼下的情況解釋清楚了,我指著床頭的衣服說,“那這衣服也是給我的嗎?我……今晚真的要一起出席晚宴?”

白柳笑著說,“是啊,婉姐姐彆怕,以後回小興安嶺,這種場合還要更多呢,總要有個適應的過程。”

她走到了床邊,“婉姐姐,你是想現在換上衣服嗎?或者等到下午的時候……是誰在門外?!”

白柳的話說到一半,猛地轉身看向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