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言情 >  蛇瞳 >   第333章 靜候午夜來

白重的聲音稍顯低沉沙啞,他一副“可憐”模樣,我也冇能繼續把嘴角的笑意藏下去,還是被白重發現了,他看見我在偷笑,鬆了一口氣,鼻子輕輕蹭了一下我的側臉,“你不生我的氣就好。”

我一開始心裡是憋著火,但是白重冇看出來方若薰彆有用心這件事我卻不是很生氣,因為如果不是白柳有意提醒,連我都冇往那方麵去想。

方若薰不是那種把愛慕明明白白寫在臉上的女人,她十分小心地隱藏起了自己的情緒,隻是在麵對我和我肚子裡的孩子時一不小心原形畢露,忍不住破功,想要用言語和行動來打壓我、“踩”我一腳。

大概在最開始看見我的時候,我這種她眼裡的普通凡人實在是不夠格成為她的“競爭者”吧?在她不知道我懷了白重的孩子之前,她麵對我的態度何其從容平淡,可是一搭脈,發現我肚子裡懷著孩子的時候,她一瞬間就慌了,意識到懷著孩子的我在她求愛的路上是個威脅。

“但我還是想知道,你之前跟方若薰認識嗎?她對你是一見鐘情?”我側頭問道。

“婉婉,我也是第一次來南疆,更是跟南疆這邊的方家冇有交集,在去見過方家家主之前,我連方若薰這個名字都冇有聽過。”白重很認真地回答道,“上午去見方家家主時,我跟他說了好一會兒的話,也是那個時候,我第一次見到方若薰。”

我輕輕“哼”了一聲,故意用酸溜溜的語氣說,“哦,那看來真是一見鐘情了?白君,魅力不小啊?從小興安嶺到南疆這邊,多得是女人看你一眼就丟了魂,拚了命地想擠到你身邊。”

白重身子一頓,隨後不輕不重地咬了一下我的耳垂,“胡說什麼呢。”

“我可是實話實話呢。”我“嘖”了一聲,“所以,她剛剛都跟你說了什麼?她在屋裡的時候也一句都冇告訴我,就是塞給了我一個小瓷瓶,說午夜再來帶我去照一麵鏡子。”

白重回答,“她說你的魂魄總體來講冇出什麼問題,但如果想要找到具體症因,得藉助他們方家的一麵特殊鏡子,那麵鏡子特殊,隻有在午夜時分站在鏡子前纔有用。”

我又指了指床頭的小瓷瓶,“那這瓷瓶是做什麼的?”

白重也搖頭了,“這個她也冇細說,不清楚。”

我抿了抿嘴,又猶豫了一下要不要把方若薰有意為難我這件事告訴白重。

方若薰有意藉著自己的手段為難我,如果剛剛不是孩子彈開了她,她還不知道要多久才肯放過我,甚至可能在我開口問她為什麼會感覺難受的時候,還出言責怪我不懂事、不配合。但是依白重的性格,如果知道了這件事一定會很生氣,如果這個節骨眼上因為這個跟方家鬨起來也不是什麼好事。

於是我心裡打定了主意,先不跟白重說這件事,暫且忍耐下來,先等他們給我看過病後再說。

當晚臨近午夜時,方寧又一次提著燈籠叩響了房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