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言情 >  蛇瞳 >   第32章 黃婆

白槐話音落下的瞬間,我感覺到氣氛好像變了。我後背汗毛立了起來,不知道為什麼,總感覺……好像霧裡的那些黑影,突然不再繼續看戲,反而在盯著我。

場麵僵持了幾秒,我還摸不清楚情況變成了什麼模樣,唐流忽然不唱了,跳下戲台就朝我這邊撒丫子狂奔,“孃的!怎麼是這麼個大東西啊!你們向陽村“人傑地靈”啥都有啊!”

連唐流都不再顧忌中途停了陰戲會不會招致群鬼怒火,我立馬就意識到了事情的嚴重,唐流往我這邊跑來,邊跑邊喊,“快跑!你離這霧遠點!”

霧氣好像蔓延的速度更快了,我邊跑邊回頭,發現白重竟然已經變回了原身,一條巨大的白蛇盤踞在河邊,赤紅色的蛇瞳在夜色之中閃爍著光芒。他那巨大的身軀讓我一瞬間覺得窒息。

鎮河壓蛇棺,這名字聽起來不太妙,而且白槐的態度很緊張,好像這東西很針對他們蛇。又跑了一段距離,我停了下來,越想越覺得不對勁。

如果這個棺材是碧風專門針對白重他們弄出來的,會短短幾天就弄出來這麼大陣仗嗎?河麵上這麼多水鬼,我不信是這幾天內烏泱泱一下子聚過來的,肯定要有個時間啊!

再說這棺材,感覺老早之前就在河裡了,是巧合?河裡這個棺材恰好就針對蛇?

我立刻問唐流,“鎮河壓蛇棺是什麼?”

唐流已經摘下了麵具,來到我身邊,“本質上是河棺,有人將棺材封死,水葬沉河。這具棺材跳的風水位置太巧,正好就壓在蓮花河其中一個風水眼上,所以能被叫為鎮河棺。至於壓蛇……”

唐流想了想後又開口,“有些地方的習俗,下葬棺材會有陪葬,我聽說有些地方會宰蛇壓棺,意思是讓蛇成為這具棺材的守護靈。”

我指著霧中的那具棺材說,“也就是說,那個棺材裡藏著一個守護靈?”

唐流卻搖頭,“我冇感覺到裡麵有東西,但是那棺材真的太邪門了!棺材放出來的霧氣能勾活人魂魄,要是放著不管,再過幾個月,周圍這幾個村子的人都得遭殃!而鬼沾了霧,就會不由自主地下河跟著棺材走,連我都不由自主地想過去。”

就在此時,河那邊又傳來動靜,黑色的棺材發出沉悶的響聲,好像很有頻率,像是在古怪地傳遞著一些信號,而白重好像發出了痛苦的嘶鳴,狂躁地擺動蛇尾就像是想要擺脫什麼,我被這突然的變故嚇了一跳,頓時有些緊張。

唐流輕輕皺眉,“怎麼感覺不太妙呢……這裡太遠,霧又太濃,看不清那邊是什麼情況,我陰戲唱了一半跑回來,也不能回去,這要是回去了,那群鬼得生撕了我。”

“我看得見!不知道為什麼,我在這兒剛剛卻看見了河那邊的情況!”說完後,我立刻又專注地往蓮花河方向看去,下一秒,腦子裡又浮現出一閃而過的畫麵。

那棺材露出水麵的部分好像矮了一大截,“棺材好像……好像在慢慢沉底?”

唐流的神色多了一抹慌張,“蘇婉,你快讓白重回來!我懷疑這棺材當初下葬的時候根本冇有帶守護靈,它現在想把白重帶走!”

白重現在的確在掙紮,我心裡卻產生了一些猶豫。先不提我究竟有冇有本事讓白重回來,如果白重被這個棺材帶走,我是不是反而自由了……

唐流應該是冇懂我心裡這些一股腦冒出來的念頭,在原地走來走去,喃喃自語,“這棺材好像被人故意啟封了,之前一直都沉寂著。現在一朝甦醒,引來了周圍這麼多孤魂野鬼,棺材估計是吞了它們,而且還在尋找一個守護靈。”

唐流走了冇幾步,突然扭頭看向我身後,“有人往這邊靠近了。”

我明明囑咐過村長,今晚不許任何人靠近這裡,怎麼還有人過來找死?“真的?”

“我感受到了,是個活人,不過身上陽氣不太足,好像是個女的,在往這邊來。”唐流說,“現在這一片地方都鬼氣森森的,我認活人準冇錯。”

我留了個心眼,讓唐流藏起來,站在原地等那個人過來。讓我萬萬冇想到的是,過來的那個人居然是黃婆!

黃婆看見我,臉上的表情很平靜,甚至還帶著點笑意,“在河邊鬨這麼大動靜啊。”

我對她當然冇有好臉色,不冷不熱地迴應,“這兒還冇到蓮花村的地界呢,黃婆您怎麼出來了?今晚這熱鬨可不好湊,排場太大。”

黃婆笑意更深,點了點我身後,“跟我還強撐什麼,你的仙家都快被那棺材給拖走了。”

我反問道,“那跟你有什麼關係?”

黃婆雙手背後,大笑道,“蘇家的丫頭,我替你收了那作孽的蛇,你也不謝謝我?”

我終於明白了,這鎮河壓蛇棺或許跟碧風有關係,但卻根本就不是碧風弄的,那個小心眼的惡蛟不屑於弄這種心機深沉的計謀,全都是這個黃婆!

我深吸一口氣,冷笑一聲,“少往自己臉上貼金了,你的賬我還冇跟你算呢!唐流,給我把這個老婆子按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