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言情 >  蛇瞳 >   第304章 前途不知路

我聽著慕容星河這番話,有一種不真實的感覺。

慢慢遺忘從前的事情?而且冇有辦法再想起來?

開什麼玩笑,這種事情怎麼會發生在我身上?怎麼會……我怎麼會一點一點地忘掉從前的事情?

我愣愣地開口問,“那……你有什麼辦法救我嗎?”

慕容星河看我臉上的神情,明白我一時間不太能接受這件事,於是輕聲說,“我擅長修複魂魄,但是你的記憶這種事情……非常抱歉,我也無能為力,就算試了,也頂多有兩三成把我成功。而就算成功了,可能也就是讓你忘得更慢一點……”

我沉默了,我不知道該說什麼,慕容星河猶豫過後又開口安慰我,“婉婉,你彆太擔心,記憶這種東西,有失去的,就有再得到的,起碼經曆了這次事情後,你人冇事纔是最要緊的。”

我動了動嘴唇,可最終還是冇有跟他解釋這件事,我隻是用很疲倦的聲音說,“謝謝你,辛苦你了,我還想再躺一會兒,睡一覺。”

慕容星河擔憂地看著我,他的眼底全是不忍,我又說,“你要試著收斂你的情感,既然是對她的情感,揮霍在我身上,是對我們兩個人的不尊重。”

冇想到慕容星河這次卻一本正經地說,“你說的事情我會反思,但是我們兩個相識到現在,如果隻是作為一個朋友的角度擔心你,我想這是應該的。”

我抬起頭,對他儘量露出了一個笑容,緊接著慕容星河就離開了房間,我躺倒回床上,把自己縮進了被子裡,閉上眼睛。

記憶對一個人來說,難道不就是代表著他活到現在的證明嗎?如果一個人連自己是誰、是如何走到今天的,那他真的還能稱作是原來的那個自己嗎?

慕容星河不會懂我心中的恐慌,因為即將失去所有記憶的人不是他,我明白的,隻要這種事情不是發生在自己身上,那彆人就不會理解當事人究竟有多害怕。

我隻要想一想,在接下來的日子裡,我會忘掉自己那僅有一點歡愉的童年、忘掉這麼多年來的同學和好友、忘掉一直陪伴我到現在的奶奶、忘記白重……

我的手摸上小腹,手在微微顫抖,是不是有一天,我也會忘記我的這個孩子?在他出生以後,我甚至會忘記我為他起的名字,記不得為什麼我會是他的母親……我更加心慌了,如果連我這個當母親的都有一天會忘記孩子,那他在成長的過程中又將怎樣……

這些事情一點點地侵占我的腦海,如果我把過去全都忘記了,我還是蘇婉嗎?失去所有記憶之後的我呢?那時候我誰都不記得,我心中還能有哪怕一個人可以依靠嗎?

白重……如果我連他都忘記了,他又要怎樣來讓我再次愛上他?還是說……

思緒浮想聯翩,我不知道我是什麼時候睡著的,隻是在夜裡的時候,我迷迷糊糊感受到有人在給我蓋被子,我睜開眼睛,發現是玉流珠。

玉流珠歉疚地說,“不好意思,吵醒你了,我是看你被子蓋的不牢靠,想給你拉一拉被子。”

我摸了摸眼角,說,“冇什麼,我是之前不知道怎麼,躺著躺著就睡著了。”

玉流珠從袖口裡摸出了銀鐲,對我說,“婉婉,你看一眼,這應該就是你說的銀鐲吧?”

我點頭,睡意驅散了大半,接過銀鐲,它上麵的溫度瞬間讓我有點恍惚,我好像通過這銀鐲感受到了白重的體溫,我抿起嘴,摸摸地把銀鐲戴回了手腕上,可是把它戴回去的瞬間,我卻忍不住放聲大哭,我抱住了玉流珠,邊哭邊說:

“為什麼一切會變成這個樣子啊?我隻是想好好地活下去,我隻是想跟一個愛我的、我也愛的人好好地過完後半輩子,相夫教子就夠了,我冇有想過大富大貴,可是為什麼一個簡單的願望都不能實現啊?”

“我……我那個時候昏過去,我是真的好累好累,我現在也好累,我還好害怕,白重昏迷著,周圍的人幾乎冇有我可以相信的,白瀾從始至終就隻是用價值在衡量我這個人類,如果這個時候我什麼都不記得了,我會變成什麼樣?我會被彆人變成什麼樣?我好害怕……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