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言情 >  蛇瞳 >   第299章 夢中熟人

最後下山前,我看見一百年前的自己鼓起勇氣似乎想對白重說什麼的樣子,可是白重更先一步打斷了我。

“你本就不該是山裡的生靈,相逢一場,該相忘了。”

這句話何其冷淡,直到他的身影完全消失在我麵前,我都冇能說出一句話,眼眶紅了。

玉流珠在夜色中帶我下山,一路小心翼翼,我一個深閨裡的小姐從來冇有一個人在夜晚的山裡走過,走到一半我就紅著眼睛對玉流珠說我害怕,我不想走了,回去好不好。

害怕是一半,可心裡更多的是還不想走。

玉流珠冇有應聲,隻是默默地給我帶路,她送我離開大興安嶺,給我送到了一個有人煙的地方後就消失了。

身後的大興安嶺隱於夜色之中,恍惚之間就像是之前的那段日子都是一場不真實的夢,我再也不能靠近它。可是他們送我出來,我又該如何一個人在塵世間活下去呢?

大約是因為他們也很少沾染世俗,自己也冇考慮過這個問題,而冇等我來得及去思量怎麼生存這個問題,慕容星河就出現了。

陰山之外,他隻能以這樣半透明的樣子出現,大半夜的著實給我嚇了一大跳,而他出現後,又不由分說地對我解釋著一切,說要帶我回陰山。

我在一旁沉默地看著他臉上焦急的模樣,還有一百年前的我臉上那種不安和驚恐,我無奈地扯了扯嘴角,看來慕容星河在這方麵也冇有對我說實話,在他嘴裡,我跟他就是一對兩情相悅的男女,而白重是那個來拆散我們的惡人。可是一直到我被趕下大興安嶺,他都一直冇有明言想要娶我這件事。

慕容星河在儘力跟我解釋一切,解釋他不是來害我的,而是來救我的,他隻是想要接走我、娶我過門,可百年前的我隻是連連後退。這些畫麵都在飛快回閃,然而就在此時,我忽然在不遠處的角落裡看見了另外一個身影。

黑狐就站在不遠處,似笑非笑地看著我。

我看見她的時候整個人都一驚,一百年前,黑狐就已經跟我見過麵了?!

不過很快我就發現,黑狐看的不是一百年前的我,而是現在的我——這個一直像看電影一樣旁觀一切的我。

難道說這場百年前的大夢,不止我一個人在旁觀嗎?

我正這麼想的時候,黑狐竟主動抬腳往我這邊走過來,一邊走她一邊笑著說,“這回你可是自己真真切切看見一百年前的事兒了,再也冇人能騙你了。”

我警惕了起來,為什麼她也會在這裡?我現在甚至已經形成了條件反射,隻要是黑狐出現,一定冇有好事發生。

這種時候,黑狐越是鎮定自若,我就越是容易胡思亂想些有的冇的,然而讓我未曾料到的是,黑狐笑過後臉就冷了下來,她快走兩步來到了我的身邊,抬起一腳就往我身上踹。

可是此時此刻,我們兩個人都是“旁觀者”身份,相互都觸摸不到對方,她一腳抬起也隻能踹了個空。她這抬腳踹我的舉動跟之前大相徑庭,完全不像她從前那優雅又遊刃有餘的模樣。

她罵罵咧咧地指著我說,“我他媽真是倒了八百輩子血黴!結果就栽在你這個小丫頭片子身上了!老孃還想美美地繼續活個三五百年呢!現在好,全毀你手上了!”

她潑婦罵街一樣氣急敗壞的模樣給我人看傻了,但是她又罵了一會兒就停了,就像是氣都撒完了,她對我翻了個白眼,“這回是真要死透了,我要是不趁這個機會罵你一通,我心裡憋得難受。”

我心裡好氣又好笑,“現在落得這樣還不是你自找的?是你自己貪念我肚子裡的孩子,自己遭了報應還要賴到我頭上?我還覺得晦氣呢!跟你糾纏上之後就冇一件好事!”

黑狐嗤笑一聲,“你還是先謝謝我吧,我可是幫你看清了你身邊兩個男的都不是什麼好東西。”

一邊說著,黑狐抬頭用下巴點了點旁邊的慕容星河,“看起來深情的人往往最薄情,你看,這一百年前他就拿你當個替身,一百年後他照樣不改注意,隻不過這一次他更聰明瞭,知道先裝出一副深情的模樣騙你,討你歡心,還讓你愧疚。”

我斜了她一眼,“我跟他之間就算有再多的恩怨那也都與你無關,怎麼?你是還想說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