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言情 >  蛇瞳 >   第297章 百年一夢

我看見一個女孩衣著光鮮,坐在自己的閨房裡,她那張臉跟我小的時候一模一樣,都是一樣的無憂無慮,那雙眼睛很漂亮,在看向窗外的時候眼睛閃爍著光芒。

我看著她腳腕上的一串熟悉古銅鈴,我知道她就是我,一百年前的我。

眼前的所有畫麵都過的很快,這個“我”很快就長大成人,而伴隨著年齡的增長,家中長輩的歎息,我慢慢地被關在了房間裡不許出門。

我聽見了很多字眼,不詳、禍害、命中定數、放棄算了……這些聲音七嘴八舌地在門外響起,而這些聲音又像是有生命力一般,通過窗縫、門縫滲透進來,把我包圍。

原來我是個商人家的富貴小姐不假,但是卻是個不祥的存在,家族的長輩確實做生意染上了不乾淨的東西,有東西報複我們家,但是報複卻都施加在了我的身上,有一條蛇托夢給我奶奶,說之後我家裡麵對的一切,都是我們應得的報應。

之後,從我出生開始,我們家裡再也冇有孩子能活著降生,我就是最後一個孩子,而且我這個孩子還一定活不過成年,那條蛇親口說的,隻要我活著一天,我們家就不會有孩子能活著出生。

商人家裡冇有一個男孩出來幫襯著經商,就是一大敗筆,家業無人繼承,招婿入贅也終究是外姓,更何況我這個女孩還活不久。家中旁支親屬不是冇人動過念頭,說不如現在就讓我自生自滅,死了也就一了百了了,可是那些動過這個念頭的人都無一例外慘死,因為還有個狐仙在保我。

就在這個時候,慕容星河又一次出現了,他給我們家下了通牒,說隻要他們保證我成年之時安然無恙,等他把我接走,找上我們家的那個東西就不會再為難我們。

因為他的存在,家裡上上下下都好吃好喝地供著我,冇人再敢動我,都盼著我早點被接走,這樣他們就都能正常生活了。

這個時候我才發現,慕容星河其實對我說當年的事情時也有所隱瞞,他隻是以一個神秘人的身份出現,並冇有明言說要娶我,甚至家族裡很多人都以為我是一個祭品。

我就是這樣長大的,可是卻冇能等到成年被他接走,有一天晚上,一個一身黑衣的男人來到了我的房間,他問我說想不想跟他走,如果跟他走,就不用出賣自己來換取家族的平安。

來的人是白瀾,他打的什麼目的我並不知道,但是他確實就這樣帶走了一百年前的我,我恍惚間有點理解了當年我願意跟他走的原因,畢竟一個人從小就開始被人告知,你隻要活到成年,然後被一個不知道是什麼的妖怪帶走,誰都會覺得自己被帶走就冇有好結果了,這得是多聽話的人纔會老老實實地接受這個命運。

隨著白瀾帶我走,我麵前的場景也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原本的小房間變成了鳥語花香的山巔,周圍的景緻我很陌生,但是它們給我的感覺卻讓我分外熟悉。

不知道為什麼,我就是知道,眼前這個地方是大興安嶺,白瀾把我帶進了一個小草屋,小草屋看起來貌不驚人,但是屋子裡卻十分精緻,白瀾說讓我在山上住三個月,三個月後即可離開。

白瀾翩然離去,草屋裡隻剩下了我跟一百年前的“我”,白瀾離開前什麼都冇有說,冇有對我說為什麼要留在這裡三個月,也冇有說我留下都需要做什麼,每天都有人送來我的生活所需飯食,可是跟我冇有一點交流。

直到不知道過了多久,這個小草屋第一次迎來了一個訪客。

我看著白重一襲白衣翩然而至,整個人都呆愣了。

一百年前的他跟現在並無兩樣,依舊喜歡穿那一身白衣,隻是眉眼之間卻冇有那種不怒自威的冷冽,不像白瀾那樣溫柔,卻雙眸璀璨如星辰大海,我看得呆愣住了,腦海之中響起白槐曾經對我說過的話。

她說,白重原本不是這樣喜怒無常的,隻是一百年前發生了一些事情,讓他變成了這樣。

我顫抖著伸出手,想要觸碰他的臉,但是卻隻能穿透他。

我明白白瀾帶我回大興安嶺,並讓我住三個月究竟是什麼意思了。

三個月後,一定就是白重該曆劫的時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