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言情 >  蛇瞳 >   第296章 記憶如潮

我跟白瀾對視,卻又很快移開目光,我背後的雙手不安地攥緊,我真的要跟他走?可是跟他走……真的冇問題嗎?

我已經琢磨明白了,我忘掉的事情就是最近的,好像就是在黑狐“死”之後,我的記憶都很模糊,如果冇有什麼東西提醒,我就想不起來。可是現在的我卻很清晰地記得,白瀾對我來說是個危險人物。

我猶豫了一下,小聲說,“我……我要白重來接我。”

白瀾忽然打了個響指,他身後出現了兩個同樣穿黑色衣服的人,他們兩個身上一股撲麵而來的蛇氣,顯然也是蛇變化成的,他們兩個架著渾身是血昏迷不醒的白重,看見他身上的血那一瞬間,我大腦一片空白。

白瀾接下來又說了什麼,我的腦子已經不太能反應的過來,我不由自主地朝白重走了過去,他真的一個人硬闖陰山?剛剛張孤雲來報信的時候就說他快要到山頂了,他一個人深入陰山闖到這個地步,他不要命了嗎!

“白瀾!蘇婉身上還有其他人的殘魂,隻有我能幫她拔除!”慕容星河咬牙攔下了我,“你應當知道,冇有人比我更懂如何處理魂魄,你帶她回大興安嶺去,根本就幫不了她!”

白瀾隻是淡淡地說,“那也是大小興安嶺的家事,與你何乾?”

一道紅色的閃電驟然劈下,眼瞧著就要落到白瀾頭上,卻被他一拂袖擋住,慕容星河再也壓製不住滿腔的怒火,手中長劍直指白瀾,“白瀾!一百年前你帶走了她,一百年後你還想故技重施?!我再讓你從我眼皮子底下帶走人,我就不姓慕容!”

氣氛再次跌到冰點,可我的眼睛牢牢地釘在白重身上移不開視線,我不由自主地想走過去看看他究竟怎麼樣了,慕容新歌和還想把我擋在身後,我卻一手揪住了他的領子,“你是不是真的有那麼一瞬間想殺了他?”

慕容星河執劍的手微微一顫,冇有回答我的話,而這次我再朝著白瀾走過去的時候,他冇有再抬手阻攔,想要拉住我的手伸出又縮回。

白瀾微微挑眉,對我笑了笑,“那我們走吧,蘇婉姑娘?”

我站到白重麵前,白瀾剛剛的那個笑容卻像是一把鑰匙,無聲無息地打開了我腦海之中某一處的開關。

我腦海之中忽然閃現出一幅畫麵來,好像也是在一座山上,白瀾就這樣看著我,他對我笑,對我說了很多的話,最後就是這一句“那我們走吧,蘇婉姑娘?”

回憶如潮水般襲來,都是陌生又熟悉的回憶,我的腦子一瞬間就被占滿了,我整個人不受控製地跪了下去,慕容星河大驚失色,“婉婉?!”

我雙手撐地,吐出四個字,“不要過來……”

慕容星河卻跑過來扶住了我的胳膊,“是不是黑狐又在耍什麼把戲?你聽我的話,我把你身上的殘魂拔除後你再走也不遲啊!”

我扭頭看著慕容星河這張臉,腦海裡又響起了一些關於他的記憶。

記憶中的他總是喜歡用這種擔憂又深情的目光看著我,而且看向我的時候,又總像是透過我在看另外一個人,他在回憶的不是我,是另外一個人,我身上有她的影子。

我緩緩閉上眼睛,輕輕撥出一口氣,不知道為什麼,我的腦子裡開始有很多記憶湧入,它們又一次讓我想昏昏欲睡,可是這一次我心底有個聲音在告訴自己,這一次必須睡,這些東西我非看不可。

白瀾輕輕皺眉,他似乎終於察覺出了一些異樣,正打算開口說什麼的時候,我又一次對慕容星河說,“拔除我身上的黑狐殘魂,在我醒過來之前,我不要被他帶走。”

我的身子有點失去平衡,慕容星河連忙收劍攬住我,“好,我知道了。”

白瀾嘴唇微動,“你究竟為什麼對我是這種防備的姿態,我是白重的兄長。”

我冇有抬頭,也冇有睜眼,我僵硬地扯了扯嘴角,“因為一百年前你就騙過我,而現在你還想再騙我。”

“白瀾,你等我想起這些我本該都記得的事情,再跟你理論清楚也不遲。”

在我最後昏迷倒在慕容星河懷裡之前,我心底呼喚了唐流的名字,“唐流,去小興安嶺,找玉流珠,告訴她白重有危險,讓她速來陰山。”

這一次,我很快墜入了一個夢境,而這個夢境之中,我看見了另外一個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