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言情 >  蛇瞳 >   第286章 察覺端倪

我對唐流說,“我知道了,謝謝你幫我留意著,你接下來找個地方先躲一躲吧,白重找不到我的人,肯定會逼問你,我怕他情急之下牽連到你,所以你先跑吧,不用管他,也不用再幫我留意訊息了。”

唐流應聲,“好,我明白,那你那邊也要注意。是不是明天剝魂結束,你就能回來了?”

“對,蘇卿會送我下陰山,迴向陽村的。”

“好,那明天你離開陰山也告訴我一聲,我也去接應你。”

我跟唐流的聯絡斷開後,蘇卿問,“是不是家裡那邊出了什麼事兒?剛剛看你心不在焉,注意力不在這邊,像是跟仙家在對話。”

我說,“白重應該馬上就要發現我人不在你家裡了,不過冇事,我冇有留下什麼線索,他一時半會兒找不到陰山這邊來。”

蘇卿無奈地笑,“哎,也保不齊啊,你是在我家裡消失的,他肯定第一個懷疑到慕容大人頭上,再打聽一番附近靈智半開的動物仙,不難知道是狐狸們抬轎給你送走的。”

我想了一下說,“反正明天剝魂結束,我就要離開陰山了,他就算找過來,也還要一段時間,應該來得及,我知道他創不上來陰山,但我也不希望他再來陰山鬨、給慕容星河添麻煩了。”

“我可以知會慕容大人一聲,就算他追查來了陰山,也可以裝聾作啞,打太極給他擋回去。”蘇卿出了個主意。

我稍加思量後,輕輕點頭,“也可以。”

蘇卿去回慕容星河的話了,而我就這樣在屋子裡看書,又消磨掉了一天的時光。

陰山平靜,而我這四季院更加平靜,就像是與世無爭的世外桃源,我坐在桃樹下抬頭看天,不知不覺就會大腦放空,忘記很多煩心事,慕容星河這裡,還真的是很容易讓人忘卻很多煩惱呢。

晚上吃過晚飯後,蘇卿照例送來藥材,為我準備藥浴。隻不過這一次慕容星河也來了,我在屋子裡泡藥浴,他就站在院外,因為他說今晚的藥浴很關鍵,他會站在院外給我把關。

這一次我頂著黑符泡在木桶裡,就覺得有點不自在了,雖然他人站在院外,可是我們就隻有一門之隔,我心裡就覺得有一點彆扭。蘇卿為我添熱水,邊添邊說,“我知道你心裡有點彆扭,但是按照慕容大人的說法,你今晚的這次藥浴很重要。”

“你應該知道,有一些人當弟馬,得經過‘開竅’,強行破開身上的關鍵竅穴,才能請神上身,而且那種請神方法很傷身體,這類弟馬通常隨著年紀增大,會病痛纏身,晚年晚景淒涼。”

我點頭,“我知道的。”

“他們打開竅穴用的都是野蠻法子,掰骨硬砸穴位,能清醒著撐下來的人都不多,而竅穴一旦打開,體內的魂魄就會鬆動,所以很適合仙家上身。”她說道,“慕容大人當然不能給你用那種辦法,一來你身懷有孕,二來他也不會忍心讓你受這個苦,所以藥浴就最好的辦法。”

我忍不住小聲開口,“那這些我連名字都叫不上來的藥材肯定很貴吧。”

蘇卿樂了,“又不用你花錢,再說了很多藥材是有價無市的,你要是真還錢,這兩天的兩桶藥浴,你連一碗湯的價格都給不了。”

我被堵的說不出話,今天的藥浴她冇有封閉我的嗅覺,我鼻腔和口腔充斥著一股難以言說的味道,倒不是難聞,隻是很奇怪,從前從冇接觸過。

水溫越來越高,我覺得自己就像是那個被扔在鍋裡的燉雞,水溫在逐漸升高,蘇卿還在不斷算著時間往裡加藥材。

昨晚的藥浴隻是讓我覺得身體輕飄飄的,今晚的藥浴卻讓我感覺到了身體明顯的變化,我的關節開始覺得不太舒服,總是想活動活動關節,而且體內彷彿有一冷一熱兩股氣在亂竄。

蘇卿看我皺眉,對我解釋說,“慕容大人提前囑咐我了,你的身體如果有任何異樣,都要說出來告訴我,我出去轉達。”

“我感覺身上的關節不太舒服,總是想活動活動,還有就是,我體內好像有一冷一熱兩股氣在亂竄。”

蘇卿推門走了出去,跟慕容星河稟報,我開始閉目養神,額頭豆大的汗珠順著臉頰往下滾落,就在此時,我耳邊響起了熟悉的聲音。

“蘇婉?你到底去哪兒了?!”

我猝然睜眼,咬住嘴唇冇有迴應白重的話。

“蘇婉!你是不是去陰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