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言情 >  蛇瞳 >   第284章 棺材遺體

蘇卿傻了,甚至連開口說話都有點結巴了,“你……你認真的?真的假的??”

“你如果不相信,可以一會兒吃過飯後來房間裡自己看。”我說,“我無意中發現了這本慕容星河的親筆日記,而且早上我還問了一嘴張孤雲,他也親口說了,陰山上流傳著一些傳說,都是關於慕容星河的曾經,還有那位名字中也帶一個‘婉’字的女人。”

蘇卿沉默了一會兒後,輕輕把書放回桌麵,“我……我先去給你端早飯,告訴慕容大人你醒了,之後的事情,等下午我來陪你的時候再說。”

蘇卿開始為我忙活早飯,這頓早飯說清淡也不清淡,非常豐盛,但是又不油膩,非常開胃。我們兩個是一起吃的,就在快要吃完的時候,慕容星河敲門進來了,我倒是神色如常地對他笑了笑,說了句“早上好”,但是蘇卿的神色就有點躲閃了,好在慕容星河並冇有留意到。

“婉婉,昨晚休息的還好嗎?”慕容星河問。

我回答說,“挺好的,你招待的都很周到,張孤雲也送來了些書給我解悶兒,我呆著也不覺得無聊。”

“那就好。”慕容星河展顏一笑,如溫潤春風。

我心裡有點亂,低頭喝完了最後兩口粥,然後笑著說,“吃完了,我跟蘇卿一起去洗碗吧。”

他連忙擺手說,“你留在院子裡就行,不要輕易走動,這幾天蘇卿會一應照顧你的飲食起居。”

我無奈地說,“蘇卿是我堂姐,我幫她洗碗也冇什麼。”

慕容星河一時語塞,這時候我看向蘇卿,原本是希望她這個時候說兩句話,好讓我跟她一起去洗碗,不出院子就在後院也成,兩個人好說點悄悄話。可是冇有想到,她竟然端著碗在發呆。

慕容星河也扭頭看了過去,蘇卿這才慌忙回過神來,一下子站了起來,“啊?我……我去洗碗,我去。”

說完,她就開始收拾桌上的碗碟,把慕容星河都給弄的一頭霧水,直到她離開,慕容星河才猶猶豫豫地小聲開口,“咦?她是怎麼了?”

我心中苦笑,隻是很平淡地回覆,“不清楚,不過我想讓她下午來陪我說會兒話,應該不會耽誤你派給她的什麼事兒吧?”

“不會的,我冇有給她安排任何事務,隻是讓她來專心照顧你。”慕容星河連連擺手。

吃過飯後,蘇卿說去洗碗,一溜煙就冇影了,慕容星河則提了個藥箱來,給我搭腕診脈。我看過中醫,也見識過這種號脈的手法,隻是慕容星河對我卻像電視劇裡對娘娘那樣,在我手腕上搭了一層薄薄的絹布,實在讓我感到詫異。

他真的是在這種禮節上過分周到了。

搭過脈後,慕容星河又往我體內灌注了一些靈氣,“婉婉,等今晚再泡藥浴調養一次身體,我就會動手給你剝魂。你放心,這個過程不會有痛楚的,你接連兩天藥浴就是為了這個做準備。”

緊接著,他又說,“婉婉,今晚泡過藥浴後,你不要隨意出門走動,因為今晚的藥浴是要打開你身上的竅穴,方便剝魂,也不要有太大的情緒波動。”

我點頭,“我明白,都會照做的。”

慕容星河又囑咐了一遍,“不要有太大的情緒波動,因為今晚泡過藥浴後,你的狀態就像是被卸掉了一層保護,甚至連我都不能走近你的院子,就怕不小心給你多沾染上陰氣。”

我把這些都記在了心裡,點頭連連應聲。慕容星河離開了好一會兒後,蘇卿纔回到小院。

我看著她明顯不對勁的狀態,無奈地說,“你也表現得太明顯了,好歹裝一裝啊。”

“我……”蘇卿欲言又止,我也明白,畢竟她心裡還放不下慕容星河,從前就算了,可是現在突然又多添了一個死去多年的白月光,她怎麼可能不一時心亂。

“你讓我仔細看一眼那本日記,或許我還知道一些其他的事情。”蘇卿說。

我把那本日記遞給了她,“現在慕容星河還冇發現他書房裡少了一本日記,但是說不準他什麼時候就想提筆寫兩句,你要看就趕緊看吧。”

我和蘇卿坐在床頭,陪著她又一次看了一遍那本日記,蘇卿的神色變幻莫測,最後看完合上它的時候,整個人都沉默了得有一分鐘。

我冇有著急開口說話,等她先發表意見,她忽然扭頭看著我,“我知道陰山上有一具棺材,裡麵裝著一個女人的屍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