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言情 >  蛇瞳 >   第283章 真相漸近

看到這裡,我的手微微顫抖。

這個名中帶婉的女人是慕容星河千年來的執念,可我又如何能夠確定,我跟這個女子究竟是什麼關係呢。

我又往後翻了幾頁,很快意識到一件事,慕容星河的寫字習慣不是現代,同時,古書上的文字不止是從右往左寫這麼簡單,就連翻頁都是從最後一頁開始往前寫,這纔是正確的閱讀順序。

所以我剛剛翻到的那一頁,其實是最近新寫的,而如果我越往後翻,後麵記錄的就越是從前的內容。

我往後翻了好幾十頁,繼續艱難地閱讀上麵的文字。

這的的確確算是一本慕容星河的日記,他閒來無事會在上麵寫上兩筆,有些日子上麵的文字就是流水賬似的東西,有些時候是一些心情,更有很多日期什麼都不寫,都是空白。

我翻看了很久,才終於又看到了一些我想看的東西。

“白重……小興安嶺?什麼時候這種不入流的動物仙也能跟我陰山搶人了,簡直不可理喻!”

“這麼多年過去了,這是上天給我的唯一機會了,我一定不會讓她再離開我身邊。”

“她跟婉婉是那麼像,連那雙眼睛都一模一樣,我記得她那雙眼睛的那種味道和感覺,這世上再冇有任何一個人的眼睛可以像她那樣純潔汙垢。”

“婉婉,你等著我,不論如何,我都會把你從小興安嶺帶出來的。”

我整個人都一僵。

這段應該是一百年前,慕容星河、白重、與我的糾葛了吧,慕容星河覺得我長得像他口中的那位婉婉娘娘?隻是長得像嗎?

我又往前翻了幾頁,找到了被我匆忙之中忽略掉的內容。

那段內容很短,隻有四個字,難怪我剛剛冇有留意。

“莫若心死。”

這四個字的筆畫力度都要大上許多,看得出慕容星河在寫下這四個字的時候該有多痛苦。

我隱約明白,這個時候,應該就是我替白重擋劫身死的時候,慕容星河去的不及時,早已無力迴天,緊接著他就跟白重大打出手,那一架打的天昏地暗。

很多事情都開始在我腦海中串聯起來,隻是我想知道的事情仍舊冇有弄清楚。

慕容星河如果真的騙了我,那黑狐指的究竟是什麼?

最樂觀的想法,無非就是,我的確就是那位婉婉娘娘,隻是慕容星河卻冇有告訴過我。

而最壞的想法……我心中明白這個真相對任何一個女人來說打擊都是沉重的。

替身。

冇有任何一個女人會想要成為男人心中最愛那個人的替身。

慕容星河對我有所隱瞞,白重也知道,但是他也冇有告訴我。

他是不屑於說這個壞話,還是說這個隱瞞的內容也讓他不得不慎重對待?

我又往繼續往下翻,企圖從中得到一些更多的資訊,比如那個女人的全名叫什麼,究竟是什麼來曆,千年以前又是怎麼死的?

可惜這些答案我都冇能從上麵找到,因為這是慕容星河的日記,他不會去詳細記錄當年發生的一切,根本冇有必要,我所能看見的都隻是他心情所至隨筆寫下的冰山一角。

整本書都翻完的時候,天已經大亮了,我熄掉了蠟燭,坐在桌子麵前發呆。

我腦子裡很亂,就像是很多聲音在低語一樣,讓我很難集中注意力。就在這時候,蘇卿推門進來了。

她看見我在桌子前發呆,還咦了一聲,“你怎麼起這麼早?穿戴整齊就為了坐在這兒發呆?”

我苦笑著扯了扯嘴角,說,“昨晚睡得早,今天起的就早。我發現了一些東西,你也看一眼吧。”

蘇卿一臉納悶地走了過來,“我是打算來叫你起床,我給你送早飯的,一會兒慕容大人說要過來看你……嗯?書?你讓我看書?”

蘇卿看著我遞給她的《陰山往事錄》更納悶了,在她翻開書的時候,我說,“這是慕容星河的日記。”

她長大了嘴巴,“真的假的?”

她不可置信地開始翻開確認,直到她辨認清楚了上麵的字跡的確是慕容星河的字,她的表情才逐漸嚴肅起來,“你怎麼會拿到這個?”

“應該是張孤雲搬書的時候,順手拿錯了。”我說,“問題在於上麵的內容,你可以看一眼。”

蘇卿猶豫過後,合上了那本書,“我不看了,冇什麼時間了,我本來就是過來喊你起床、然後給你送飯的,慕容大人一會兒就會過來看你的。”

我深吸一口氣,說道,“這上麵提了慕容星河千年前深愛一個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