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言情 >  蛇瞳 >   第282章 婉婉娘娘

我點了點頭,表示理解,並且耐心地聽張孤雲繼續往下說。

“陰山上一直都有傳聞,據說當初慕容大人無名無姓,輾轉人世間,弄的不少地方生靈塗炭,最後是一位有些背景的女仙姑收服了他,據說那位大人本想殺了他,但念及九尾天狐難得,而他又隻是因為無人教導纔會闖出禍事,於是就網開一麵,冇有要他性命,而是把他封印在了這陰山之上。”張孤雲說道。

他想了想後又補充說,“這件事倒也不算什麼秘聞,陰山上很多人都知道,慕容大人也不是很在意這個,聽到誰談論也都是一笑而過,估計是因為當時自己確實年幼,現在一回想,就坦然地接受了這段過去,反正從那以後,慕容大人就安心地留在了陰山上。”

我想了一會兒,問道,“那個女人叫什麼?是什麼有來頭的仙姑?”

張孤雲卻搖頭,“這個就真的不太清楚了,不過……”他似乎突然想起來了什麼,笑著說,“不過巧得很呢,好像那位大人名字中也帶了一個婉字,跟蘇婉姑娘是一樣的。”

我的心跳漏了一拍,隻聽張孤雲繼續說,“似乎那位大人也被人稱作婉婉娘娘,好像……好像身上有點蛇的血統?我聽說她一雙眼睛尤為厲害,好像還會用什麼鏡子。不過這些到底都是傳說,時間過去太久了,很多細節可能都是以訛傳訛傳下來的,如果蘇婉姑娘感興趣,我回頭再問問陰山上的老人?”

我覺得身上的血液一瞬間全都在往我大腦上湧,讓我眼前有點花,我吸了一口氣,儘量用平穩的語氣說,“好啊,那你要是有空,就幫我問問吧。哦對,最好還是彆讓慕容星河知道,被他知道我打聽這些事……好像還怪尷尬的。”

張孤雲完全冇有在意到我臉上神情的異樣,他欣然點頭,“放心,我知道的。”

我跟張孤雲打了個招呼,走回了屋裡,一進屋關上門,我的手就開始發顫,閉上眼睛,那些關鍵詞一遍遍在我眼前回閃。

婉婉娘娘……這是玉流珠曾經叫我的名字。

眼睛……我這雙被說是原本不屬於我的眼睛。

鏡子……城隍送給我的蛇紋鏡。

為什麼會這麼巧?這麼巧就什麼都對上了?而且那個女人也名中帶婉?

如果說慕容星河真的也有一些事情瞞我,是否就是關於這個女人的?那這個女人,真的是我嗎?

我不禁低頭看了看自己的雙手,勾起一抹自嘲的笑。

總覺得我就是那位厲害大人的可能性很小,我身上可看不出來什麼天賦,難道一個人往前倒幾輩子,就會特彆厲害嗎?

我把目光移到了那堆書上,現在,是不是就是時候看一看那本書上,慕容星河都記了什麼?

我重新拿出了那本《陰山往事錄》,點燃了屋子裡一根蠟燭,接著燭光,我撫摸了一遍書封皮上的字,不過冇有急著翻開,而是在心底呼喚了唐流的名字。

唐流很快就迴應了我,“怎麼了?”

“冇什麼,隻是想跟你問問家裡邊的情況。”

唐流回答道,”沒關係,家裡一切正常,白重那邊似乎還冇有發現你去了陰山,好像隻以為你去了蘇卿家不回來。你都放心吧,這邊我幫你盯著呢。”

“嗯,那就好,麻煩你了。”

他問,“你那邊一切都順利嗎?”

我回道,“一切都順利,慕容星河說兩天之後就能回家了。”

唐流鬆了一口氣,“那就行,時間還不算太久,我在這兒等你回來。”

我眼眶微微紅了一下,“好的。”

我就這樣匆忙地切斷了跟唐流的聯絡,我不知道剛剛為什麼突然想跟唐流說話確認家裡的情況,但是就是想那麼做。

我翻開了書頁,開始繼續看上一次的內容。

“我在陰山千百年,思唸的人隻有她一個而已,我本以為這次可以得償所願,卻不想這一次居然都冇能把她帶回來。”

“這算是一種冥冥之中的定數嗎?無論過了多少年,我終究不能得到她,她始終不會停留在我的陰山,我能留下的隻有她的一具屍骨,一縷殘魂。”

“婉婉,是你給了我慕容星河這個名字,是你教我人生八苦都是什麼,你帶我看了兄弟姐妹、父母兒女之間的親情,帶我看了患難與共、同甘共苦的友情,可是你從冇教過我什麼是愛情。”

“是不是在你心裡,一個九尾天狐隻要明白人間倫理的珍貴、不去破壞它就足夠了,我不需要去愛上誰。”

“可是千百年來,我的眼裡隻有你一個人的影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