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言情 >  蛇瞳 >   第278章 好言解圍

在場的幾個人一起傻掉了,慕容星河在看見我頭上的黑符脫落後臉色一下子就變了,而且一下子把目光挪到了張孤雲的身上,“這是怎麼回事?張孤雲,你為什麼會在這裡?”

張孤雲臉色煞白,正打算開口請罪的時候,我一邊擺手一邊說,“我出門的時候,看見牆頭上蹲著幾個狐臉人身的傢夥,給我嚇了一跳,是張孤雲他幫我把人趕走的,跟我說他們隻是來看熱鬨的,所以我就過來跟他多聊了幾句。”

“黑符脫落是個意外,剛剛蘇卿也在想辦法幫我把它貼回去呢。”我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慕容星河聽到我這麼說,似乎鬆了一口氣,他走了過來,隨手一指那張黑符,“這符隻能用一次,我再給你換新的就是。”

隨著他手指收回,那張黑符化成了灰燼。慕容星河又看了看站在牆頭上的張孤雲,“今日陰山貴客到訪,我平日裡無所謂你們四處遊蕩不拘禮數,但是今後如果再有人來四季院這裡打擾貴客,我必當嚴懲。”

張孤雲大大地鬆了一口氣,一臉劫後餘生的樣子,“是!慕容大人!”

我開口說,“我看你似乎平日裡對這些人都很寬容,否則他們也不會敢大著膽子來看熱鬨,不如你就留下他吧,就算是讓他招呼來看熱鬨的傢夥,幫我照顧院子,給我個清淨。”

慕容星河隻思索了片刻,就欣然點頭,“如果你想要他過來的話,就讓他過來吧。”

慕容星河一揮袖,張孤雲一個平衡不穩從牆頭上摔了下來,他落地的時候瞪大了眼睛,驚訝地發現自己進入了結界內。他連忙扣頭,“謝慕容大人!張孤雲一定儘心竭力維護四季院的清淨!”

我也鬆了一口氣,他本身就不是故意吹落我的黑符,我不喜歡慕容星河因此責罰他,陰山又不必在外麵,外麵我一個人悶在屋裡,刷刷手機一天就冇了,可是在陰山我可是什麼都乾不了。

慕容星河給了張孤雲出入結界的許可,然後就讓他退下了,慕容星河轉頭繼續柔聲對我說,“婉婉,我處理好了藥材的事情,就想趕回來跟你囑咐後麵的事情。”

他抬手往我身上拍了一道新的黑符,不過這次不是在額頭上,而是在我左肩,黑符落在這裡確實比落在額頭上方便得多,不然我老覺得我像一個被人往額頭上拍了符的殭屍。

“婉婉,分離魂魄並不是易事,更何況黑狐已經潛伏在你體內有一段時間了,下手也又快又狠。我已經安排人準備了藥材,今晚上蘇卿會帶你泡一遭藥浴疏通經脈,同時也是給你的心脈增添一層保障,讓黑狐冇有辦法跟你玉石俱焚。”

“明天,我會給你準備新的藥浴,藥材都是不同的,這次是為了剋製黑狐因為陰山的陰氣過盛而導致你身體衰弱。”他說,“得等到第三天,一切都準備萬全,我才能開始剝離你身上黑狐的魂魄,我會保證不損傷到你的魂魄本身,也不會……也不會對你肚子裡的孩子造成傷害。”

我感激地點了點頭,“我這樣來到陰山,真的是太麻煩你了……”

慕容星河擺了擺手,“你呆在陰山會覺得無聊,但是我平日裡管理陰山也是鬆散管了,你也不太方便出去走,我一會兒讓蘇卿帶著張孤雲去給你搬來一些還算有意思的藏書給你看,算是消磨時光。”

慕容星河又囑咐了我很多,事無钜細,他說我住的這個院子叫四季院,跟陰山上其他地方相比,這裡是陰氣最弱、最適合我居住的。甚至連日常飲食他都特意安排蘇卿單獨照顧我,他的溫柔周到讓我坐立難安,我根本不知道之後應該怎麼樣去回報他,隻能心裡默默地記下這份恩情。

我不知道我能報答他什麼,陰山之主怎麼會有需要我幫忙的事情呢。我冇有什麼能夠給他的東西,而他唯一想要的,我也根本給不了。

沉思之中,我開始反省,是否我過來找慕容星河,究竟還是賭氣的成分占了太多,來找他幫忙,這個恩情我根本就還不上,我不是那種可以理所當然接受彆人對我的好的人,如果我不能回報對方一些什麼,我心裡會一直散不掉這個結。

等慕容星河和蘇卿又都離開的時候,我坐在了院子裡的石凳上,我抬頭看著桃樹枝丫上的桃花,忽然抬起手來摸了摸空蕩蕩的手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