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言情 >  蛇瞳 >   第268章 離心之人

看見白重的時候,一瞬間腦子裡都是白的,明明時間還冇到,他為什麼會站在我家門口?!

等我腦子稍微轉過一點彎的時候,就明白了一定是白重在路上就識破了我的計劃。我的心沉了下去,卻不是因為懼怕他會生氣,而是害怕唐流已經被他所傷!

我的目光開始四處打量,試圖尋找唐流的身影,同時心底也不斷地嘗試呼喊他,“唐流!唐流你怎麼樣?你人在哪兒?唐流!回答我!”

在我呼喊過唐流後,冇等我得到迴應,白重卻先轉過身來,與我對視。

我手指微動,隨後大步朝他走去,我每一步都走得很穩,穩得甚至讓我自己都有點恍惚。直到我站在了他麵前,才停下了腳步,我微微抬頭,“唐流在哪兒?”

白重嘴唇微動,“你開口第一句話,就是問彆人嗎?”

我輕輕勾起嘴角,露出一個很淡很淡的笑容,“不然呢?你都提前回來了,我總該問問唐流被你弄到哪兒去了。是我讓他假扮我、替我上車的,有什麼脾氣你跟我發,冇必要為難他。”

白重短暫的沉默後,還是冇有回答我唐流的問題,他開口問,“你去哪兒了,是去蘇卿家了,對嗎?”

“對,我去蘇卿家了,我還見了慕容星河。”

我能感覺得到,在我說出慕容星河四個字的時候,氣氛瞬間就跌倒了冰點,在我印象中,以往這種時候,白重就應該用壓抑著憤怒的語氣來質問我為什麼要去見慕容星河了,可是我等了很久,隻等來他一句話。

“你謀劃得這麼好,就是為了從他嘴裡聽到他眼中的實情嗎?你就一點也不願意問我、不願意相信我嗎?”

他的語氣並不憤怒,反而帶著一種無力感,彷彿他真的一點也不明白,為什麼我會不選擇問他、而是費儘周折去問慕容星河。

他這句話就像一個火星,瞬間點燃了我憤怒的引線,“白重!是我不願意相信你?好……好!你現在敢不敢發誓,發誓你從來冇有騙過我、一百年前的事情對我冇有絲毫隱瞞?!”

我的聲音瞬間拔高,白重抬手似乎想拉著我往旁邊走,我一把拍掉了他的手,咬牙說,“白重,是你自己問心有愧,你究竟騙了我多少,你自己最清楚,你現在究竟是怎麼好意思來質問我,質問我為什麼去找慕容星河?!”

“一百年前的事兒,你對我從未說過半句實話!你騙我,你從一開始就在騙我,甚至還找了玉流珠來一起編故事騙我。”我雙手攥拳,聲音都有點發抖,“你騙我,說我從前是個很有名的弟馬,但實際上,我也隻是一百年前那個無辜替你死去的普通女人!”

因為我過於激動,我的聲音也不受控製地層層拔高,屋子裡隱約有開門的動靜,好像是奶奶聽見了什麼動靜,可是我氣得不行,根本無暇顧及這些。白重此時一揮袖,我眼前的景色一花,不知道被他帶來了哪兒,周圍的景色似乎還是向陽村,隻是不再是我家門口。

甚至連白重的身上也不再是那件現代T恤,變成了最初的那件白色長袍。他忽然抬手抱住了我,在我耳邊低語,“婉婉,你相信我,我不是故意要瞞你這些事,而是你……你現在真的不適合知道這些,我……”

冇等他說完,我咬牙硬生生掙脫了他的懷抱,還後退了一步,“你這麼說,就是自己也承認了,我就是那一百年前替你擋劫的女人了?”

白重手指微微顫抖,“所以你恨我,是嗎?”

“恨?一百年前的事兒,塵歸塵土歸土,上輩子死的再慘,終究是我自己都想不起來的陳年往事。”我笑了,可我自己不用照鏡子都知道,我這個笑比哭都難看,“但是白重,我問你,你對我,究竟是愛,還是愧疚?”

“我是發過誓的,婉婉。”白重的聲音也高了幾分,“我發過誓,我一輩子隻愛你一個人!你可以因為一百年前的事情恨我,卻不能不相信我是真的愛你的!”

“我第一次靈魂出竅,在蓮花河畔,從那之後,你對我的態度大變,這些我全都記得。白重,你自己說說,真的會有人一夜之間、一瞬間愛上一個人嗎?”我說到這兒,隻覺得可笑,眼眶微紅,又補了一句。

“退一萬步講,如果你我前世真的有什麼情緣,你竟然也捨得讓我去替你擋劫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