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言情 >  蛇瞳 >   第267章 人不如初

慕容星河看我陷入了回憶,一時間冇有出聲打擾。很快我也回過了神來,我深吸一口氣,然後說,“慕容星河,謝謝你告訴我這些。這些疑惑很早就盤桓在我心頭,可是我身邊卻冇有一個人能夠給我一個準確答案。”

“那你……”慕容星河似乎想說什麼。

“白重確實騙了我,他騙我說我上一世是一個赫赫有名的弟馬,走南闖北,跟他結識,兩情相悅……”說到這裡,我的聲音不由自主地有點顫抖,“他那次帶我回小興安嶺,冇有驚動任何人,隻是找來了一個叫玉流珠的女人,給我講從前的故事。現在想想,這一切不就是早就為我準備好的嗎?”

“他什麼都準備好了,什麼故事都編好了,而且還是借旁人的口講給我聽,讓我信以為真。”我忽然抬手揉了揉眼睛,慕容星河就在這一瞬間走上前來“抱住”了我。

他做這個動作也像是下了很大的決心,可是他此時此刻的狀態更接近一個魂魄,他的手隻能穿透我的身體,而不能真正地觸碰我。

慕容星河低聲說,“婉婉,如果你覺得他不是真心待你,陰山的大門永遠會為你敞開。”

“因為曾經的你一心想要選擇白重,我想尊重你的意願,也不再刻意打擾你的生活,可這並不意味著我的心裡就真的有一刻放下你了!”他繼續說道,“如果他讓你覺得傷心,讓你覺得不是可以托付終身的人,你永遠可以回頭看我。”

我剛想開口說什麼,慕容星河又立刻說,“我知道,自打你懷了蛇胎以來,一直在跟著他東奔西跑地當弟馬、接生意,你懷著他的孩子,他卻冇有把你接回小興安嶺,甚至都冇有把你的存在對小興安嶺的人公佈,這難道聽起來不是很滑稽嗎?”

他的語氣中帶著憤然,“我根本不理解他究竟有什麼苦衷,小興安嶺的主人可是他!他能一手遮天,卻不能讓自己的女人堂堂正正地被所有人看見嗎?退一萬步講,為什麼他連接你回小興安嶺養胎都不肯?!”

不知道為什麼,在我聽見慕容星河這兩句話的時候,自己的眼眶忽然就一濕,因為他何嘗不是把我的一種心聲給說了出來?為什麼?我是他的妻子,卻隻能偷偷地回小興安嶺?為什麼?我懷的是他的孩子,卻不能好好地跟他回家養胎,而要在外麵接生意?

變強、為了我好……這些話背後的原因究竟是什麼?他從來都冇有告訴過我,一次都冇有。

我匆忙間抬手揉眼睛,“謝謝你,但是……一會兒白重回來,我還有話要當麵問他。我真的很謝謝你今天告訴我這些,至於我跟你……我還是希望,你能找到一個真心喜歡你的女子。”

慕容星河眼底似乎有一道光芒漸漸地暗了下去,他沉默了幾秒後對我一笑,“好,如果你冇有什麼想問的,我就先回去了。”

我點了點頭,“你快回去吧,你這個方法出來,彆出什麼意外。”

慕容星河最後用很溫柔的目光注視著我,消失之前留下了最後一句話,“如果你願意,隨時可以回頭看我。”

慕容星河消失在了房間裡,門外的蘇卿也推門而入,“都聊完了?那我就收拾一下祠堂。算算時間,白重也該發現你狸貓換太子,飛奔回來了吧?”

“時間是差不多了,我先回家了。”我說道,“謝謝你今天幫我找來慕容星河,但是接下來幾天,你彆再出現在我家附近了,白重不會輕易放過這件事的。”

蘇卿很輕鬆地說,“我又不傻,我當然不會主動出現在他視線範圍內自討苦吃。反倒是你……一會兒白重回來,你真的要跟他吵架嗎?”

我自嘲一笑,“都已經到了這個地步,難道這一架是可以避免的嗎?”

蘇卿想了想又說,“婉婉,我還留在祠堂等你,你回家吧,如果還有什麼事兒想找我幫忙,就來祠堂,或者再讓那個唐流來找我,等你跟他這件事塵埃落定了,我再離開。”

我抱了抱蘇卿,然後離開了她家祠堂,往家裡走去。我走的很慢,因為算時間,起碼還得二十分鐘,白重才能發現狸貓換太子這件事。然而讓我冇有想到的是,當我快要走到家門口的時候,赫然發現白重的身影就站在家門口。

而且,他看起來已經等我許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