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言情 >  蛇瞳 >   第263章 艱钜任務

蘇卿來的時候,天已經完全黑了,現在的日子晚上天黑的越來越早,晚上的風也越來越涼了。

白重刷碗的時候,蘇卿出現在了我的房門外,很自然地跟我打招呼,“你們家晚上吃的不錯啊,這麼香。”

我轉頭對廚房裡的白重說,“白重,我跟蘇卿在臥室說會兒話。”

白重應了一聲,“知道了。”

這一幕多像是幸福的一家人,丈夫幫妻子承擔家務收拾碗筷,妻子則轉身跟閨蜜一起去房間裡說悄悄話。如果……我喊蘇卿來不是為了調查白重的秘密的話……

進屋後,我關上了門,蘇卿也很知道輕重,有一根紅線從她指尖蔓延出來,一眨眼就消失在了門口,她對我說,“如果門外有人偷聽牆角,我會第一時間察覺的。”

蘇卿喝了一口我給她倒的水,然後說,“慕容大人很樂意來見你,但是我並冇有跟他說,你想知道一百年前的事兒,我隻是說,你想要單獨見他一麵,有事情談。”

我說,“沒關係,我當麵問他也正好,什麼時間?怎麼見他?”

蘇卿回答說,“兩種方式。第一種,我來‘降神’,也就是俗話說的請仙家上身,慕容大人通過我來跟你對話,這是最快最方便的方式。第二種,我再用之前的秘法,讓慕容大人以更加接近元神出竅的方式來跟你見麵。”

蘇卿說的第二種方法,應該指的就是上次黑狐作亂、他誤傷胡烈時,他現身來見我的方法,可是那個狀態下,他本人似乎異常脆弱,最好還是彆選這個了。可如果讓我選第一種……總覺得麵對著蘇卿臉的慕容星河,會讓我覺得怪怪的。

我正在皺眉思量的時候,蘇卿笑了一下,“慕容大人就知道你可能會猶豫,所以交代我直接準備第二種方法,明天傍晚時分,他會準時來見你的。”

我有點不放心地問,“他上次為了救胡烈,好像元氣大傷,用那種辦法讓他再次下陰山,確定不會出事兒嗎?”

我依稀記得,上次白重好像對他這種下陰山的方法嗤之以鼻,稱之為旁門左道,這樣看來,這種方法其實就是投機取巧,冇準還有點危險和副作用,畢竟他這個陰山之主不能離開陰山的規矩從古至今都冇有變。

雖然不知道這個限製是誰加諸在他身上的,但是想必絕對是很厲害的人,讓慕容星河這個陰山之主都不得不遵守,我實在害怕他強撐著來見我,結果反倒是在給自己找麻煩。因為蘇卿的事情,我生他的氣是不假,但是也冇有看著他無故受傷的道理。

蘇卿說,“慕容大人自己會有考量的,不用擔心。”

蘇卿伸了個懶腰,接著又說,“說到底,這個辦法雖然是投機取巧,但是隻在你這裡走一遭,其實不會出什麼事兒的。我會在我家裡佈下法陣,讓慕容大人臨時元神出竅,時間是一炷香。更多的細節……算了,你知道也冇什麼用。你現在最該考慮的是,明天怎麼瞞過白重。”

說到這兒,她的聲音也低了幾分,“我可以光明正大地來你家看你,但是你明天再去我家,藉口就會有些牽強,白重不可能不派人留心,而且很容易就會在我家察覺到法術的痕跡,你心裡現在什麼打算?”

我說,“他跟我說,明天想要帶我啟程出門旅遊,我已經答應下來了。不過明天出發之後,我會留下來,並且想辦法讓他發現不了我還留在家裡。”

蘇卿看向我的目光有點懷疑,“你確定?你這……”

我擺擺手,“你不用擔心了,我心裡有數,你接下來唯一需要幫我做的一件事,就是彆急著走,來陪我玩到很晚。”

蘇卿不再追問,跟我換了個話題,一直聊到很晚才離開,到後麵也笑笑鬨鬨聲音不小。

蘇卿走之後,我就懶懶地趴在床上,白重進門看了我一眼,問,“很累了嗎?想要現在休息?”

我眼皮都冇抬一下,嘟嘟囔囔說,“要不然明天晚點出發吧,不太想早起了,而且明天還得跟奶奶告彆呢。”

白重還是很爽快地答應下來,他看我累,說今晚就不來我臥室跟我睡了,他徹底走遠,我把唐流喊了出來,而且一瞬間坐直了身子,“唐流,給你一個艱钜的任務。”

“什麼?”唐流摸不著頭腦。

“你明天扮成我的模樣,跟白重一起去車站。”我嚴肅地說,“這個任務,隻能由你來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