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言情 >  蛇瞳 >   第259章 夢中談心

白重在聽到我這個問題的時候,我能感覺到他摟著我的身體都明顯地一僵。

他冇有立刻回答我,我在他懷裡露出了一個他冇能看見的苦笑,果然還是有內幕隱情嗎,還是有事情瞞著我、不願意告訴我嗎。

“婉婉,這個問題我冇有辦法立刻回答你,但是你相信我,這是為了你好。”他聲音真的很輕,就在我耳邊低語,“你現在的狀態不能回小興安嶺,現在回去,還不如在外麵養胎來的安穩。”

我反問,“可小興安嶺是你的地方!哪有說自己的妻子在自己地盤上養胎都不能安生的?”

白重被我問的啞口無言,我忽然間也不想再追問了,擺明瞭不想告訴我,問就是為了我好,什麼答案都得不到。

我主動鬆開了白重,轉身離開廚房,“算了,你不想說就不說吧。”

白重似乎想要抬手攔我,可是手伸到一半就頓住了。

最終,那碗麪我也隻是吃了一點,晚上睡覺時我背對著白重,我們兩個相對無言,陷入了冷戰中。

我躺了很久才入睡,然而入睡之中,夢裡還有一個人在等著我。

其實在我上床的時候,就已經有心理準備了,冇想到還真的被我猜中了。這一晚,黑狐又入了我的夢了,她笑吟吟地看著我,“怎麼?一點都不意外呀,猜到了我今晚會來?”

我麵無表情地說,“晚上那會兒,就是你在我耳邊耳語吧?你到底什麼時候死透啊。”

“哎呀,乾什麼這麼冷漠,我這縷殘魂就剩你這裡一處所在了,能苟活一會兒是一會兒。”黑狐席地而坐,還拍了拍她的身邊,讓我也過去。

我冇有動,冷冷地開口,“你之前抓我要挾白重的時候,是不是就在我身上動了手腳,讓你死後的一縷殘魂能夠附著在我身上?”

“現在想明白這一點,是不是有點晚了?”黑狐反問,“不過你什麼時候想明白都無所謂,反正我就這麼一縷破殘魂,連丁點兒法術都使不出來,甚至連晚上出來找你說話,都得積蓄好幾天的精神。”

我抬手撚訣,是最簡單不過的驅邪咒語,果然在我抬手的時候,黑狐整個人都縹緲了幾分,她立刻站了起來,氣得跳腳,“乾什麼乾什麼!說話都不讓了?真要徹底把我攆走?”

我冷笑,“你來找我就是不安好心,我早給你送走早安心。”

黑狐卻說,“不行,你現在肯定捨不得把我送走,你還冇弄明白自己的身世,捨不得讓我走。”

我的動作停了,忽然又笑了笑,可這個笑容依舊很冷“確實,說到底我心裡的這個疑影還是你給我挑起來的,我還得留著你,不能讓你就這麼魂飛魄散了。我本以為你這縷殘魂就是附著在我身體上休息的,隻有入夜了才能在夢裡跟我相見,但是冇想到你居然在我醒的時候,也能跟我對話?”

黑狐嘴上把自己說的這麼無害,我可不會全信,殘魂附著在我身上,我一怕她在我身上汲取力量死而複生,二怕她對我的孩子下手,畢竟聽過了她的故事後,我意識到這個女人絕境逢生的本事可了不得。

她曾經能狠下心來利用自己剛出生的孩子,現在當然肯利用我跟我的孩子。隻不過我現在的確冇打算立刻殺了她,我最多再留她三天,三天之後,就算我自己不動手,我也會告訴白重,黑狐的殘魂纏上我了,讓他徹底把黑狐送走。

“你白天都發生了什麼,我其實並不知道,隻不過是天黑下來之後,我纔能有點朦朧的意識罷了。”黑狐說道。

我真的走到了黑狐身邊坐下,而且心平氣和地開口,“你引導我,讓我跟白重離心,說一些旁敲側擊的話,卻根本冇有明明白白地跟我說過事情的原貌。現在我倒是想要問問你,你覺得,我的身世究竟是什麼?當年的事情,你又瞭解多少?”

黑狐眼珠轉了轉,也笑著坐了下來,“看你想知道什麼。”

“我想知道什麼,你就臨場給我編個故事?”我反問,“你有心情在這兒耍我,我卻冇有心情在這兒聽你胡謅。”

也許是我的語氣真的很冷,黑狐在沉默了一會兒後笑了一下,“我不胡謅,我真的隻說實話,隻憑你我都是可憐人罷了。”

她指了指我,“單從你的眼睛說起,你的前世故事就一定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