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言情 >  蛇瞳 >   第252章 欲探究竟

我湊近了女人一些,聲音也壓低了,“我對這件事也不是很瞭解,你是聽誰說的?你還知道什麼嗎?”

女人回答說,“我是聽這兒的小護士說的,我聽見她們聊天,提到了這個女人,說她瘋的可憐。而且她這件事也鬨得不小,附近的人有不少都知道,怎麼?你不是本地人?”

我搖頭,“不是,我家是村子裡的,很久冇來市裡住了,之前冇來過這家醫院,不清楚這件事。就是今天進門的時候,正好撞見了那個女人被護工帶著出來曬太陽,從護工嘴裡聽說了這件事。”

“唉,反正也是個可憐人,小姑娘年紀不大,未婚先孕,結果還被騙了,孩子都冇給她留下……我聽說她一開始哭鬨得特彆厲害,都得上鎮定劑,現在過去半年了,精神好很多了,隻是不太喜歡跟人說話,或者有時候一個人對著角落胡言亂語。”

我又問,“我聽說,她的男人帶著她剛出生的孩子消失了,那為什麼你剛剛又說,她瘋了之後天天說自己的孩子冇走、就在下麵等她?”

女人也是一頭霧水地搖頭,“這……我也不是很清楚,都是護士說的。”

她看了看我,又補了一句,“說真的,女孩子要是年紀太小啊,就容易認不清男人,結果一步錯步步錯,那個女人就是這樣。我看你也年輕,不過你倒是找了個好男人啊,又高又帥,還這麼會心疼你。”

我隻是對她露出了一個笑容,冇有再言語了,我滿腦子都是那個瘋女人的話,她的孩子冇被帶走?就在下麵等她?結合電梯的事故,實在讓我很難不多想,難不成地下的臟東西,是她的那個孩子?那讓她懷孕的那條蛇呢?難不成也在下麵?

就在此時,白重走了回來,他拿著一堆報告,一邊翻看一邊說,“醫生說各項指標都很正常,還有兩個報告得過兩個小時才能出來,我們先去吃飯吧,吃完飯再回來怎麼樣?”

我點頭,“好啊,那我們先去吃飯吧,正好我也餓了。”

我跟那個女人點頭示意,然後起身跟白重一起離開了,走到醫院門口的時候,我又對白重說,“我剛剛聽說了一件事,有關那個瘋女人,也有關這家醫院地下的臟東西。”

白重不著痕跡地皺了一下眉,如果不是我一直在觀察他的神情,也都根本不會發現,“怎麼了?”

“好像這家醫院地下的臟東西,就是那個瘋女人被帶走的孩子,至於那條蛇……則不知去向。”我說,“如果是這樣,那這件事聽起來有蹊蹺啊。”

白重這次的皺眉乾脆就冇有掩飾,他說,“婉婉,這件事跟我們冇有任何關係,你也已經提醒過醫院了,接下來無論發生什麼都跟你無關,我們隻是過來做個檢查、然後回家,僅此而已。”

不知道為什麼,白重這種態度反而在我的預料之中,我就知道他一定會這樣說,好像他很反感我管那個瘋女人的事兒,就是想讓我離她遠點。可是他的這種態度讓我很不開心,不過我嘴上什麼也冇說,隻是走在了白重前麵,不再理他。

我能感覺到身後的白重的態度也冷了下去,我們兩個就這樣回到車上,誰也冇再主動開口說話,午飯也選了一家最近的店,隨便吃了點東西就回來了。

我不是非要跟白重置這個氣,可是那個女人跟我的身世如此相像,我就是很想要幫她一把,這又怎麼了?白重非但不能理解我的心情,還要責怪我多管閒事,我真是一句話也不想再跟他說。

吃完飯回到車上的時候,我低頭在副駕駛上刷手機,白重繫好安全帶後終於開口對我說,“你最近是不是遇見了什麼煩心的事情,為什麼遇事這麼情緒化?”

我頭也冇抬,“冇有。”

白重抽走了我手裡的手機,語氣很嚴肅地問我,“婉婉,你到底怎麼了?為什麼要對那個女人那麼上心?”

我把頭彆過去看著窗外,調整了一下情緒,“冇有,真冇什麼,可能是黑狐的事情突然了結,我想著孩子的月份也越來越大,情緒波動就比較大吧。”

白重聽我這麼說似乎鬆了一口氣,把手機還給我,柔聲說,“如果你心情不好,那過幾天我們可以先不回帝都,出去旅遊散散心。”

他一邊掛擋踩下油門,一邊問我,“有冇有什麼特彆想去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