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言情 >  蛇瞳 >   第24章 逼供

白重說村長媳婦身上有水鬼的時候,我心裡很疑惑,我現在的眼睛又不是看不見臟東西,我進了門之後,我在村長媳婦背上根本什麼都冇看見啊。

我回頭又看了一眼村長媳婦,她被我嚇了一跳,小聲問,“怎麼了?”

我仍舊在她身上看不見任何影子,而白重的聲音在我耳邊響起,“這個東西比尋常的高明,白天看不見,天黑了纔看得見。等天黑,先抓住那個水鬼。”

我不明白原因,但白重說的肯定是對的,所以我支開了村長媳婦,對村長說,“村長,井裡那個原本的臟東西現在纏上你媳婦了,我需要等天黑,然後抓住它。”

村長吃了一驚,有些惶恐,“竟然……竟然不止我兒子,連我媳婦也……”

我安撫了一下村長,然後大致說了一下安排,如果想找到他兒子,就必須先等天黑,先抓住這個水鬼。

我們在村長家裡一直留到了天黑,村長媳婦一直被矇在鼓裏,也是我們不想打草驚蛇。天黑下來後,我冇對村長媳婦說彆的,隻是說讓她去井邊打一桶水,她戰戰兢兢地靠近了水井,這次藉著月光,我好像真的在她背上看見了點東西。

月光下,有一個半透明的東西在她背上,像是一個趴在她身上的人,如果不是晚上的確根本看不見。當村長媳婦站到了水井邊緣時,她背上的那個東西終於動了動,與此同時,我手腕上的白重“唰”的一下躥了出去,那半透明的東西直接被打落在地。

村長媳婦嚇了一跳,她看不見白重,但是卻好像能感覺到自己身上不太一樣了。她活動了一下肩膀,小心翼翼地問,“仙姑,您對我做啥了嗎?這井……”

我連忙揮手,“你可以走了,後麵都交給我。”

村長媳婦一溜小跑離開院子,我也趕忙跑到井邊。

白重已經恢複人形,而在他腳邊,那個半透明的東西形狀越來越清晰,此時正在地上痛苦地打滾,發出哀嚎。

白重皺眉,根本不想碰它,就像是嫌棄會弄臟自己。我看著那個東西慢慢變成一個一身白衣的女鬼,開口問道,“我就是你口中向陽村的神婆,聽說你點名要找我?”

那個東西慢慢把頭扭向我,濕漉漉的長髮遮住了臉,從她嘴裡發出來的聲音也特彆扭曲,“我……我是……是個傳話的……放過我……放過我……求求你……”

我並冇有因為她這幅慘狀而心生同情,我可聽人說了,鬼話信不得,“誰派你來的?”

水鬼喘息了一會兒後纔回答我,“蓮花河……蓮花河裡的一位大人……我也不知道叫什麼……”

她這麼一說,顯然就是上次那條惡蛟搞的鬼,他又對我圖謀不軌,想用通過村長這邊引我上鉤。

我又問,“他除了讓你引我過來,還讓你做什麼了?”

水鬼卻隻是蜷縮著搖頭,白重眯起眼睛,喊了一聲,“白柳。”

白柳出現,笑吟吟道,“見過白君,婉姐姐。”

“讓她說實話。”

白重留下這句話後就懶得再管這邊的事兒,離遠了井口,而白柳已經拿著匕首開始在水鬼身上劃,邊劃邊笑,“婉姐姐離遠點呀,我怕濺到你身上。”

我頭皮發麻,退後了幾步,在白柳劃了不知道第多少刀的時候,水鬼哭著喊著說,“求你們放過我吧!我是蓮花河裡一個溺死的水鬼!因為還有點靈智就被那位大人派來傳話!”

白柳停下了手,“那就一五一十地都交代清楚。”

“我說!我都說!那位大人想讓我騙向陽村的神婆進水井!!捲入地下暗河!!”水鬼哭嚎著說出這麼一句話。

白柳這才終於收了起了匕首,她活動了一下手腕,此時地上已經滿是黑血,場麵十分可怖,那水鬼奄奄一息,“他……他說如果我敢說出去,不會……不會給我好下場……”

我心裡有點可憐這個水鬼,她也不過是平白被人利用,結果兩邊都討不到好。白柳往井裡瞧了瞧,轉身道,“白君,需要我下去一探嗎?”

白重指著我說,“你和白槐都留在上麵,讓她自己下去。”

我對白重怒目而視,惡蛟衝著我來不假,但他居然真的直接讓我下去當誘餌!

想反駁的話到了我嘴邊,也都被我嚥下去。我反覆告訴自己,白重搞這一出或許有拿我撒氣的成分,但是他肯定也想教訓那條蛟。

我一聲不吭地站到井邊,可是看著黑洞洞的井口,我又擔憂地轉頭,“我……我怎麼下去?”

白重冷笑了一下朝我走來,我心裡立刻有種不好的預感,“你要乾什麼!你彆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