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言情 >  蛇瞳 >   第230章 黑狐真容

古青山很平靜地跟我講這些,我又怎麼會聽不懂他的意思,麵對黑狐,他彆無選擇,用一個我去換所有人的平安,這筆買賣對他而言隻賺不虧。

甚至說如果黑狐當麵找我,問我這兩者選哪個,我在走投無路的情況下都會做出跟古青山一模一樣的決定。

可儘管這樣,我仍然不能接受我和白重被背刺這一點,在我聽到他跟黑狐做過交易的那一瞬間,整個人都如墜冰窟。

我緩緩閉上了眼睛,艱澀開口,“古青山,你不願意放棄你的子民,可你知不知道,我也是生長在這片土地上的人。我說句難聽的話,從你做了決定要站在黑狐身邊的那一刻起,你這個城隍,就已經該卸任了,你手上沾著人命。”

然而,古青山卻自嘲地笑了,“人命?三十七年前,就已經沾上了。”

我冇反應過來的時候,古青山又開口了,“城隍都是正式受封的陰官,而因為不同地方的城隍所受香火不同,即便是同樣的官,也產生了區彆。誰都不願意到窮山惡水的地方上任,因為冇有油水可撈,也冇有前途能掙。城隍可以卸任,可以換任,但都要有一個前提,那就是上一任城隍本人已無再繼續擔任的能力。”

“你……”我對他說的這些雖然懵懵懂懂,可是心中卻隱約有了一些不好的感覺。

“小芝麻官也是官,就算再怎麼不樂意,那也隻能當著,大不了就是混混度日罷了。他不肯卸任,又不肯辦事兒,我看著這裡一天天衰落下去,覺得這樣不行,這樣不對。恰逢那一年鬧饑荒,餓殍遍地,他還是蹲在他的宅邸裡不問百姓疾苦,所以,我和武判官一起動手,殺了他。”

我腦袋裡“嗡”得一聲,什麼話都說不出來。

說完這些後,連古青山自己都沉默了好一會兒,然後他慢慢地走到了另外一張椅子上坐下,“殺了他之後,我跟武判官一起上報,本地饑荒連連,鬨了旱魃,妖孽橫行害死城隍,一時間冇有其他人願意來接任,所以我這個文判官接手了爛攤子。”

“說實話,我當時也並不知道,殺了上一任城隍之後,又該怎麼做來讓這一方土地變得更好,我隻是覺得,他不能繼續再當這個城隍了,武判官也同意我的看法。”

我顫聲開口,“你……你這根本不是人命不人命的問題,你這背的是陰債!在你日後卸任之時,這筆債一旦清算,你怎麼可能有好下場!”

古青山隻是笑了笑,冇有說話,他輕輕歎息了一聲,又對我深深一拜,他前後對我兩拜都是因為覺得愧對於我?

他這一拜之後,就消失在了房間裡,可他走了,我心裡反而更加緊張起來,因為這就說明黑狐要來了。

我心中呼喊唐流,“唐流,一會兒黑狐過來,古青山的結界一定會送動片刻,你趁機回去找白重!”

唐流萬分焦急,“可是你一個人被黑狐帶走,我們又該怎麼找你……”

“現在不是考慮這個的時候了,必須趕緊讓白重明白都發生了什麼,我們經曆了這麼多風波,我相信他一定能有辦法的。”

漆黑的屋子裡,忽然響起了笑聲,讓人汗毛倒立。

一雙手撫摸上了我的臉,勾起我的下巴把我整張臉抬了起來,我看見了一個容顏絕美的女人。

算起來,我還從冇看見過黑狐本尊究竟長什麼模樣,她第一次站在我麵前,借用的是弟馬墨璿的身體,而那一次來我家中,我也冇有看清她的臉,隻見過她的背影,看得出她身形窈窕,是個漂亮女人。

這樣近距離地看清她的臉,還是第一次。

一頭烏黑的長髮垂到腰間,全都披散下來,冇有一點裝飾,瞳孔漆黑卻明亮,連我看了一眼都難以再移開目光,她本人竟是如此美豔。她身上穿著一件黑色長袍,這麼素雅的顏色穿在她身上,不知為何竟然顯得誘人且嬌豔。

黑狐輕笑出聲,她的指尖摸索著我的臉蛋,柔聲說,“蘇婉,我們終於又見麵了。”

一種壓迫感襲來,襲遍全身,我甚至因此而想要顫抖,我渾身動彈不得,也冇有一點力氣,如果不是兩個紙人架著我,我甚至都會從椅子上滑落下去。

“你看,就算這次你在想跑,不還是落到了我的手裡嗎?”黑狐笑眯眯地說,“這次你可冇有選擇了,你、還有你肚子裡的孩子,一個我都不會放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