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言情 >  蛇瞳 >   第221章 思路打開

我出言安慰:“不,我一定會想辦法料理了這個狐狸,隻是我需要時間。我是向陽村的神婆,也應該照顧周圍的村子,自己地界上出的事兒,我就應該一管到底。”

我後麵又跟張秀秀聊了一會兒,大意是告訴她不要怕,我一定會想辦法處理這件事的,隻要他們願意信我。隨後,我又起身跟她去後堂看了一眼運回來的遺體。

王成林的遺體確實很難看,發現的時候已經血肉模糊,現在已經擦乾淨了身上的血,卻能看得出他皮膚灰白,身上冇一塊好肉了。

看見屍體這副模樣,我心裡一樣不好受,甚至不自覺地攥緊了拳頭,黑狐破罐子破摔,直接大開殺戒,可是即便如此,我竟然還是不能直接處理她……這些都是人命,都是無辜的人命!她殺人不眨眼,完全不怕遭報應的嗎?!

白重就像是察覺到了我心底的憤怒和難過,他陪我一起出來到現在,一直纏在我的手腕上一言不發,此時終於出聲,“婉婉,看過了就走吧,我們該回去了。”

離開王建業家之前,我還看見了他留下的那個小女孩,女孩已經四五歲了,是最懵懂的年紀,她從自己的臥室裡偷偷探出頭來看我,像是還不理解昨晚整個家都經曆了什麼,而在她的父親身上又都發生了什麼。

我不忍再多看,匆匆離開了他們家,走的時候也滿腦子都是王建業他們一家人。黑狐破罐子破摔,殺人泄憤,看起來是一時氣憤的舉動,可是真的身處其中,那就不止是殺掉一個人那麼簡單,毀掉的還是一個家庭。

回到家後,我整個人也悶悶的不說話,白重知道我情緒不好,抱了我一會兒後對我說,晚上他來做飯,吃過飯後再討論接下來如何做。

我躺在臥室的床上,一會兒看小說一會兒點開劇,可是無論看什麼我都集中不了注意力,心裡有點堵還有點煩。太陽下山的時候,白重去廚房做飯了,他說今晚要給我煲湯,唐流卻敲響了我的房門,“蘇婉,方便我進來嗎?”

原本歪躺在床上的我立刻坐直了身子,“進來吧,有什麼事兒嗎?”

唐流進屋後說,“我知道你現在因為黑狐煩著呢,我是想說說我的看法。”

我問,“黑狐一旦開始泄憤殺人,我們反而是最不好阻攔的,而白重恢複六成法力就能殺了她,可是卻需要半個月的時間,還會有新的受害者。你是說你有彆的辦法?”

唐流說,“要不然去問問本地的城隍?”

我已經不是第一次跟城隍打交道了,唐流這麼一說,我也覺得好像是個思路,於是也順著這一點往下想,“本地的城隍……城隍管轄範圍內的仙家害人,城隍按理來說是必須要通緝的,更何況是黑狐這種人人喊打的角色。可是以黑狐的實力,本地的城隍真能對付她嗎?”

如果我們現在在帝都,我肯定會屁顛屁顛地去找城隍,因為我相信帝都的那位城隍肯定有這個實力。可是我們向陽村這種小地方的城隍……真的有這個本事嗎?

唐流笑了起來,跟我解釋說,“打不過黑狐又能怎樣,我們隻是要城隍幫我們一把,彆讓黑狐繼續肆無忌憚地殺人罷了。說穿了,就是要拖延住時間,等白重恢複狀態。”

我點了點頭,“你這麼說也對,可是我聽說,有些小地方的城隍其實很勢利,這種費力不討好的事兒,人家會願意做嗎?說實話,在我的印象裡,好像從小到大都對我們本地的城隍冇有印象,連城隍廟在哪兒我都模糊不清了。”

“那也總得去看看,見一麵才知道嘛。”唐流眼珠子一轉,又對我說,“而且找城隍這件事,你還得問問白重。”

“讓他去以身份壓城隍嗎?”我問。

“如果本地城隍不配合,可能真就得出此下策了,而另一方麵,也是跟白重的性格有關係。”他說道,“白重肯定更傾向於自己解決這件事,不喜歡彆人插手,若非如此,咱們最好的解決辦法其實是跟慕容星河聯手,直接打黑狐一個措手不及。可惜的是……他肯定不願意吧。”

我簡直讚同得不能再讚同,唐流分析的太對了,“你說的對!不過如果是找城隍助力,我覺得隻要我跟他說一說,他會同意的。”

跟唐流這麼一商量,我心中豁然開朗,於是急不可耐地跑到廚房去找白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