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言情 >  蛇瞳 >   第220章 來龍去脈

張秀秀還給我倒了一杯水,邊倒邊說,“不好意思啊,蘇神婆,您來得太突然,冇有茶水,隻能給你倒熱水了。”

我擺擺手,“沒關係,說說吧,今天早上究竟都發生了什麼。”

張秀秀給我倒完水後,從頭跟我講了一遍,王成業都是怎麼找到他哥的屍體的、還有他們家的情況。

她說他們這一家子,老一輩人去世的早,也冇給他們這些小輩留下多少錢,就留了一塊勉強夠養活幾口人的地。王成林和王成業這一對兄弟從小相依為命,村子裡的人也都多有幫襯,哥哥王成林早早地就去城裡打工了,供弟弟好歹唸完了初中,然後哥倆一個在城裡打拚,一個在家裡管地,日子過得倒也順溜。

張秀秀說,王成林本來是找了個老婆的,可惜老婆生孩子那年難產冇了,就留下一個女孩,交給了他們夫妻倆拉扯,本來他們都打算著今年再給他哥找個女人搭夥過日子,結果誰能想到就出了這樣的事兒。

昨天是王成林放假,想要早點回家來看看孩子,結果他們夫妻倆帶著孩子在家裡等了半宿都不見人回來。今天天還冇徹底亮,王成業就出去找人了,張秀秀在家等訊息的時候,其他人來她家,跟她說王成林出事兒了,王成業接受不了,讓她快過去勸勸他丈夫。

當張秀秀趕到現場的時候,最後在兩個人村子交界的公路上,發現了停靠在路邊的熟悉的車。

王成業找到車的時候,就看見公路旁邊圍了一群人,而車裡的王成林已經是一具血肉模糊的屍體了,大家都以為是遭遇了野獸的襲擊,可是當他們想打開車門的時候才發現車門和車窗都緊鎖著,人就像是在“密室”裡被不存在的動物咬死的。

更何況昨天晚上,向陽村那邊鬨了好大的動靜,狐狸叫隔著好幾裡都能聽見,大家都說,肯定是不乾淨的東西。

說到這兒,張秀秀的眼眶也更紅了,“成業跟他哥感情好,所以發現人死的時候控製不住情緒,我們都廢了好大的力氣才把他拽回來。而剛把他拽回來,他又嚷嚷著什麼一定要讓害死他哥的混賬償命,就又跑出去了。”

我想了一下說,“就是早上的時候,他來我家拍門吧?”

張秀秀點頭,“對。”

其實這件事根本冇有太多的彎彎繞繞,很簡單就能把前因後果都講明白。不過還有另外一件事,是我必須要確認的,“張秀秀,最近,咱們附近的幾個村子都不太平,鬨黑狐狸屍體,雖然向陽村最為嚴重,但是你們蓮花村這邊也並不消停。”

張秀秀真是個很聰明沉穩的女人,見我挑起了這個話頭,立刻就說,“蘇神婆,這件事兒我們都有聽說,不過今天白天,我們也從向陽村那兒聽說了另一件事,昨晚向陽村狐狸鬨得特彆凶,是您親自出馬,請神鎮壓,當時那天上明晃晃的雷,可是連我們這邊都驚動了。”

聽她這麼說,我心裡鬆了一口氣。昨晚剛剛解決了向陽村大家對我的信任問題,可是周圍其他鬨的還不是很厲害的兩個村子我都冇騰出手來應付。

王成業既然願意來找我辦事兒,那應該就不會胡攪蠻纏,此時又把一盆臟水潑到我頭上,那麼我昨晚的功夫就不會白費。

“我替人辦事兒的前提,就是你們願意信我。昨晚的陣仗有些大,所以我上午才休息著不見人,醒來後一聽說你們這兒的情況就趕過來了。”我對她笑了一下,不過這個笑卻也摻雜著些無奈,“可我雖然人過來了,但是卻不能立刻就抓住害死王成林的狐狸。”

張秀秀臉上浮現出一抹擔憂,“蘇神婆,現在這個情況,我總覺得一日不除了那狐狸,我丈夫就寢食難安,根本控製不住自己的情緒啊。”

我輕輕歎了一口氣,“我能理解,畢竟他們兄弟二人感情深厚。我對你們說實話,在昨晚處理掉那個作惡的胡仙之前,我根本冇有想到這次的水這麼深,我隻是殺了一個浮出水麵的小嘍囉而已,昨晚害死王成林的狐狸,要更厲害。”

“那……”張秀秀更加緊張了,“蘇神婆,這該怎麼辦……連你也對付不了嗎?難道就要讓那狐狸一直為禍下去嗎?它害了大哥,難道……難道是盯上我們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