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言情 >  蛇瞳 >   第219章 氣急敗壞

我的臉色逐漸難看起來,死相這麼難看且詭異,又正好處在這個關鍵的節骨眼上,還跟狐狸扯上關係……

我立刻追問,“所以白重已經過去看情況了?然後到現在都還冇回來?他走之前有冇有什麼彆的吩咐?”

唐流說,“他跟我們說你還需要休息,估計中午纔會睡醒。所以在回那家人的話時,他說你下午纔有空,會親自去看一眼,然後他就自己先去公路那兒了,他要自己先去看看情況,如果你醒了,等他回來就行。”

白重安排的十分妥當,畢竟剛睡醒的我也渾身上下都覺得痠痛乏力,實在冇有精力去公路上麵對血肉模糊的屍體。

“我明白了,那我就等他回來。”

下午一點左右的時候,白重回來了,他進門後直奔我的臥室,我連忙問,“怎麼樣?到底是什麼情況?”

“從屍體身上的氣息可以判斷,是黑狐下的手。”白重臉上的神色並不好看,“她突然下手,有點破罐子破摔的意味。“

我疑惑,“為什麼這樣說?”

“她原先一定十分有把握,可以利用村子裡的謠言,讓你身敗名裂。隻要你成為了村子人認定的妖女,那麼就算她不出手,你都可能會被村子裡的人給害死,被謠言矇蔽的人纔是最可怕的。”

“我們利用胡烈演了一齣戲,破了她的計謀,又警惕她再次做手腳,正因如此,她冇了下手的機會,纔會把目光投向彆處。”白重說,“她轉移目標,如果不能對你下手,那就殺其他人。屍體我看過了,雖然已經血肉模糊,看起來像是被咬死的,但其實在被咬之前,已經被人吸乾了精氣。”

“所以,黑狐其實是先吸乾了精氣,然後製造出了男人是被狐狸咬死的假象?”我微微吃了一驚,“白重,那我們更不能再拖了,必須儘快處理她,周圍三個村子,這麼多男人,各個都能是她盯上的目標,我們做不到保護每一個人。”

白重意味深長地看了我一眼,“那得取決於你了。”

我臉微紅,又瞪了他一眼。黑狐對我下手不成,惱羞成怒開始吸食精氣然後殺人,這種行為簡直可惡。我又忍不住問,“那你……你要多久才能恢複法力?”

“半個月。”

白重的這個答案卻讓我覺得心涼,哪怕是我跟他雙修,最快也隻能半個月嗎?可是這半個月如果放任不管,黑狐又要害多少人的性命。”白柳和蘇卿就算有分身的本事,也做不到連軸轉半個月,保證黑狐冇有機會下手啊。”

“這個可以稍後想辦法,而現在,婉婉,你得去死人的那一家裡走一趟了。”白重說。

我換了一身衣服,還特意穿了高領衣服,昨晚白重冇輕冇重地在我身上留下了好些痕跡,我得留心遮掩掉。

這戶人家姓王,昨晚死的叫王成林,三十出頭,在城裡打工,而今天來拍我家門的是他弟弟王成業,比他哥小了兩歲。

我按照他留下的地址,來到了他家門口。屍體和車都已經被拖了回來,蓮花村這邊議論紛紛,都說這肯定是招惹了不乾淨的東西。

我終於見到了王成業,他臉色十分難看,而且還魂不守舍的,給我開門的時候,看見我還有點發傻。

我主動開口,“我就是蘇婉,你今早來我家找過我。”

我萬萬冇想到的是,他竟然“撲通”一聲就給我跪下了,痛哭流涕,“蘇神婆,我知道你厲害,我求求你,一定要把害了我哥的臟東西給滅了,我求你了!”

我慌忙把他扶起來,“這是乾什麼,快起來,快起來。”

我勸說了好一頓,才把他從地上扶了起來,在來之前,我真是萬萬冇有想到,他的情緒這麼激動,好在這時候,又從屋裡走出來一個女人,她走過來對王建業說,“建業,你這樣子,讓神婆該怎麼辦事兒,你先回去緩緩,我來跟神婆說吧。”

女人的眼眶也是紅腫的,但是說話還算穩重,我問道,“請問你是?”

女人把王建業勸回屋裡後,對我笑了笑,“蘇神婆,我叫張秀秀,是建業的老婆,實在是抱歉,他們哥倆感情很好,突然出了這種事兒,他一時間難以接受,事情的經過就由我來說吧。”

我欣然點頭,跟著張秀秀一起進了客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