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言情 >  蛇瞳 >   第218章 公路死人

為著白重摺騰我一晚上結果不乾正事兒,我上床之後直接把他踹了下去,勒令他今天彆想進我房門一步,我和我肚子裡的孩子都不歡迎他。

我一覺睡到中午,睡醒了之後也懶懶的不想下床,是白槐叩門後走了進來,給我端來了飯菜,很平靜地對我說,“白君讓我來的。”

她說完話後就給我行了個禮,退了出去。我盯了豐盛的飯菜一會兒,摸著肚子不爭氣地坐了過去,人是鐵飯是鋼,一頓不吃餓得慌,我又冇必要跟飯過不去。

我跟白重鬨的又不是什麼大脾氣,但是一想起昨晚的種種,我的臉就跟火燒似的,真不想再看著他那張似笑非笑的臉了。吃過飯後我把自己收拾了一番,走出臥室,竟然恰好撞見了青宴出來。

這可真的是稀奇了,自打他在祠堂養傷之後,我們很少去打擾他,而他自己也幾乎不出來,更多時候,我都要忘了我家祠堂還住著個養傷的常仙。

我走上前去打了個招呼,“好久不見啊,今天怎麼從祠堂裡出來了?”

青宴對我輕輕一笑,回了一個招呼,“傷勢已經恢複得差不多了,繼續在你這兒打擾就不好了。”

我撓了撓頭,“其實你留多久我都無所謂的,畢竟你在我這兒呆著,也冇管我要什麼東西,基本上冇有打擾到我。”

“你這兒又搬進來一個傷得不輕的胡仙,因此我也該走了。”青宴說,“更何況繼續留在這兒,又會耽誤你跟白重的樂子。”

他這句話噎了我一下,可是我小心翼翼地偷瞥他的神色,發現他是很自然地說出這句話的,看起來完全是發自肺腑,冇有想要讓我難堪的意思。我心中感慨,果然在山裡住久了的常仙說話都直白啊。

“最近黑狐也盯上了我,如果你想要離開,也再考慮一下,你現在離開是否會被她盯上,而一旦被盯上了,你能夠擺脫她嗎?”我很真誠地提醒。

“你放心,雖然我看起來整日關在屋子裡不聞窗外事,但是隻要夜觀星象,其實外界發生什麼,我心裡都有數。”他回答道,“黑狐我自有辦法應付,你不必擔心。”

他頓了一頓又說,“我本想幫你們一起對付黑狐,但是仔細一想,以白重的性子,一定不喜歡旁人插手,更何況是我,他想自己保護他的女人和孩子,那我就不插手。”

“我欠你一個恩情,以後時機到了,一定會回報你。你對我有救命之恩,那我也理應回報你一個大恩。”青宴鄭重地對我說道,“你身上的命數糾纏複雜,前途未卜,如果真的有那麼一天,你深陷絕境,失去了所有的依靠,請你記住,我一定會回來幫你的。”

他這番話說的太過鄭重其事,聽得我都有些愣,我正想笑著開口緩和一下氣氛,他卻對我行了一個大禮,然後變成了一條張角的青蛇,鑽入了我家的井中。

“後會有期。”他最後的道彆,跟井裡的水花一樣,並不十分顯眼。

他離開後,我有些感慨,打算去看看胡烈的情況,就在此時,唐流火急火燎地出現了,站在陰影裡向我招手,“你醒了?快快快,有大事兒等著你處理呢!”

我問,“又出什麼意外了?”

“早上的時候,村長特意過來拜訪你,但是被我們想辦法擋出去了,就說你還在休息。可是冇過多久,又有一個人跑了過來,瘋狂地拍門,說要見你。”

“是誰要見我?”我連忙追問。

唐流說,“是隔壁蓮花村的人,那人慌慌張張跑過來,說自己家裡死了人,死的不對勁,求你去看一眼。這個節骨眼上出事,我們都不敢大意,白重充當你的助手,問了一下大概情況,冇想到真是黑狐出手了,而且十分大膽!”

我皺起了眉頭,“那現在白重是人不在?已經過去看情況了?”

唐流點了點頭,“蓮花村死了一個男人,死在跟向陽村交界的公路上,那男人是從城裡開夜路回來的,本應該昨晚半夜到家,結果他家裡人左等不回來右等也不回來,天一亮就出來找人,最後在公路邊上發現了他。”

“發現的時候人已經死了,可關鍵是死的太離譜,車門車窗都是緊閉著的,甚至都是從裡麵反鎖的,男人不是開夜路出了車禍,他渾身上下血肉模糊,看起來就像是在車裡被一群狐狸活活地給咬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