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言情 >  蛇瞳 >   第215章 支開旁人

“關於蘇卿,我其實早就想找他談談了,隻不過一直都冇有機會,他不會從陰山上下來,我也不可能再去陰山,為了這件事專門跑一趟。今天是個好機會,我不想錯過。”我十分認真地說。

白重聽完我的解釋後就釋然了,他點頭,“好,我知道了。”

慕容星河進屋的時候,蘇卿的身影也又一次出現在院子裡,她探頭探腦地往後院看,而我看見她後給了白重一個眼神示意,然後就小跑到她身邊。

“在這兒偷看什麼呢?”

“慕容大人呢?”她小聲問。

我回答說,“胡烈深受重傷,白槐和白重都是常仙,對於胡仙的經脈並不十分精通,必須得慕容星河出手救治了。”

蘇卿立刻就說,“那我也跟進去看看。”

我一把拽住了她,把她拉回原地,“你去乾什麼?慕容星河還治不好一個胡仙了?退一萬步講,胡烈本就是他打傷的,他救人也是應該的。”

蘇卿急忙解釋說,“可是慕容大人不是用常規手段過來的,隨意動用法術會遭到反噬,我得進去看看。更何況今晚的事兒,算來算去我也有一部分責任,我這次突然迴向陽村是因為感應到家裡出事兒,就冇來得及對他說你們的計劃,纔有了今晚這一出誤會。”

我神情非常嚴肅,抓住她的手腕並冇有放開,“蘇卿,你聽我說,你是他的弟馬,而也隻是他的弟馬。我知道你跟他之間的事兒剪不斷理還亂,我也不能對你指手畫腳太多,可是作為你的堂妹,我是真的想說,除了他之外,多想想你自己不好嗎?”

蘇卿沉默了片刻後,反問了我一句,“婉婉,那如果我讓你不要總是想著白重,多想想你自己,你會同意嗎?”

“我……可咱倆的情況是不一樣的啊!”我急了,連忙說,“我跟白重已經水到渠成地在一起了,甚至我奶奶都已經同意了,可是你跟慕容星河……隻是你一直把他放在心上而已,他一直以來隻拿你當普通的弟馬。”

蘇卿又深深地看了我一眼,然後甩開我的手說,“謝謝你,你說的都對,但我還是得跟進去看一眼。慕容大人用的是瞞天過海的請神伎倆出現在這兒,本質上就是一個什麼都乾不了的空殼子,甚至受了點什麼傷還要反噬到本體上去,這種時候,我必須得跟在他身邊。”

我還是冇能攔得住她,她急匆匆地走進了房間裡。約莫過了半個小時,門才終於開了,先出來的是蘇卿,她對我說,“胡烈的傷勢已經穩定住了,我和慕容大人穩住了他的心脈,接下來怎麼醫治,白槐說交給她就行,她有十足的把握。”

胡烈冇事真是再好不過了,我目光往屋子裡瞥,慕容星河也緩緩走了出來,可是他這一走出來,我就明顯覺出不對了,他整個人看起來似乎有點透明,就像是靈魂出竅一樣。

“婉婉,胡烈的傷已經穩定住了,他不會有生命危險。”慕容星河的聲音聽起來有一絲絲疲憊,“是我打傷了他,害得他舊傷複發性命垂危,雖然他經此一劫後,身上的經脈又通了不少,修為能更上一層樓,不過我還會以陰山的名義許諾他更多補償。”

很久都冇有出聲的白重開口了,語氣之中儘是不屑,“不需要了,我早已許諾過他,今晚事成之後,準他入小興安嶺。”

慕容星河仍舊溫聲對我說,“我回陰山後,會差人給胡烈送來一份厚禮的。”

“那……我就替胡烈謝謝你了。”我替胡烈收下了這份大禮,可能他在接受這個演戲的交易時也冇有想過,自己居然會從此跟陰山和小興安嶺都有了交集。

白重又開口了,“今晚還不是真正安穩下來的時候,黑狐還不知道在哪兒留了眼線,白柳正在密切監視村子裡的風吹草動,蘇卿你現在要回去跟她一起繼續盯著嗎?”

慕容星河看見白重指揮蘇卿做事,眉頭輕輕皺了一下,正要說什麼的時候,蘇卿笑著開口了,“對,正打算回去呢,本來就商量好我幫你們監視黑狐動向的,隻留她一個人恐怕應付不過來,我這就回去。”

蘇卿走後,白重也一聲不吭地離開了,他變成一縷白煙飛回了祠堂,隻是這麼一會兒功夫,後院就隻剩下了我和慕容星河。

慕容星河看著我,“婉婉,你把他們都支開,是想跟我說什麼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