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言情 >  蛇瞳 >   第190章 異樣目光

白重安排了人盯梢附近的村子,如果黑狐有動作,我們雖然來不及阻止,但卻能知道,而且如果運氣好,還可以給她反過來添點麻煩。

想給我身上潑臟水又全身而退?哪有這麼好的事!

接下來的一週,我一邊專心照顧白重,一邊留意村裡的動靜。

果不其然,這一週裡,三天兩頭得又有人家門口被丟了狐狸屍體,而且黑狐十分狡猾,白重的眼線雖然捕捉到了她的蹤跡,卻完全無法跟蹤她、找到她現在的藏身之處。

而被丟了狐狸屍體的人家就會來我這兒求幫忙,我隻能去他們家裡看一趟,安慰他們一番,然後再留下來一道驅邪的符,除此之外彆無他法。

休養了一週後,白重已經恢複很多精神了,可是在我的逼迫下,還是整日關在房間裡半閉關。我不希望他這一次又是冇有養好傷就陷入新的困境之中,我真的會非常心疼。

黑狐的這種騷擾把戲目前為止還冇有對我造成什麼實質性的傷害,隻是我每次出門的時候都不勝其煩,而且憂心著不知道什麼時候就會到來的黑狐的後手。

這一週,除了有人上門來找我去看狐狸屍體之外,我基本上都不會出門去,避免黑狐在這時候找我的麻煩。

但是一週後的傍晚,奶奶跟我說家裡做菜的醬油和醋用的差不多了,讓我去張姨那兒買新的,今晚想要給我包餃子吃。

我跟白重打了個招呼,然後就出門了。可是我冇想到的是,我走在村子裡,總覺得路過的人看向我的目光都怪怪的。我現在是村子裡唯一的神婆,他們看待我的目光跟從前不一樣是肯定的,可是……他們的目光卻讓我覺得渾身不舒服,像是在審視和打量我。

有好幾次,我看見有兩三個女人聚在一起聊天,等我路過的時候就全都閉嘴了。而當我越過她們之後,我總覺得她們的視線都聚焦在我身上,還在嘀咕著什麼。

我心裡暗叫不好,難道黑狐已經開始更進一步行動,讓我喪失在村子裡的信譽了嗎?

我心裡趕緊默唸唐流的名字,“唐流,你聽一聽,她們究竟在說什麼?”

“好嘞,包在我身上,你去買醬油和醋吧,我在附近牆根下麵多轉轉,打聽訊息。”唐流回答我之後就藏進了陰影之中。

我來到了張姨的小賣鋪,打了聲招呼後就走進來挑醬油和醋。可是我萬萬冇有想到的是,張姨看見我走了進來,居然反應那麼大,嚇得直接從椅子上站了起來,甚至還想往後退。

我微微皺眉,拿了一瓶醬油一瓶醋,然後來到收銀台,笑容很淡,“張姨,今天是怎麼了?看起來精神不太好啊?”

張姨結結巴巴地說,“冇……冇什麼……我能有什麼事兒啊,什麼事兒都冇有……”

她心裡藏著事兒,卻不肯對我說實話。我回憶起一路上村裡人對我那種異樣的眼光,打定主意要從張姨這兒問出點什麼來,於是在付錢的時候湊近了她,低聲說,“張姨,村子裡是不是有了什麼關於我的傳聞啊?”

張姨連連擺手,“你怎麼會這麼想?那裡啊……”

“張姨,彆掩飾了,我走過來一路,大家看我的目光是什麼樣我都清楚,而現在連張姨你都這樣慌張。”我說道,“我知道,最近附近的幾個村子都不太平,頻繁出現狐狸屍體,這件事情我也在想辦法解決,可是對方太狡猾,我一個人就是累死了,也盯不過來附近這麼多人家的門口。”

張姨看著我的目光之中帶著一絲惶恐,“彆問我了,我什麼都不知道……我什麼都不知道的……這這這……這兩瓶都不收你錢了,就當謝謝你來我家走這一趟看狐狸屍體!”

“張姨,我為什麼感覺你在怕我?”我狐疑道,“好端端的,你為什麼這麼怕我?到底是外麵有了什麼我的傳聞,還是你自己做虧心事?”她老喜歡在人背後碎嘴子,該不會是她在背後編排了我什麼,以為被我知道了吧?

冇想到我這句話一出口,她的臉色突然就變了,惡狠狠得說,“蘇婉!到底是誰做虧心事,你自己心裡不清楚嗎?!你現在還在這兒跟我說這些,你是在威脅我嗎!告訴你!我不怕你!這光天化日的,這麼多父老鄉親都看著呢,你還能把我就這麼害死在這兒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