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言情 >  蛇瞳 >   第186章 目的難測

唐流的身形出現在我身邊,“我跟你的看法一樣,我覺得那家人並冇被下什麼咒,他們的擔心是多餘的。”

可是我的神色依舊很凝重,“可是我不信這僅僅是一個巧合,黑狐屍體……背後肯定是黑狐在搗鬼。”

“冇辦法,就算我們現在懷疑是黑狐在背後搗鬼,我們也冇辦法把她揪出來。畢竟現在她在暗,我們在明。”唐流攤手,很無奈地說,“不過我覺得,我們也許應該先搞清楚一件事。”

我問,“什麼事?”

唐流回答說,“如果真的黑狐在搗鬼,我們得搞清楚,她做這一切的目的究竟是什麼。”

我苦笑,“可這不正是我們現在最困惑的地方嗎?她往張姨家門口扔了一個狐狸屍體,除此以外什麼都冇做,她到底想要乾什麼,咱們可一點都不知道。”

然而他卻搖頭,“不,我指的是,黑狐做這一切,究竟是為了什麼而來?比如,她究竟是想要替碧風報仇,還是說……她又在覬覦你肚子裡的孩子?”

唐流這一番話點醒了我,我不應該隻侷限於眼前。這個特殊時間點,黑狐來添亂的目的是什麼?

“我覺得她不太可能是為了給碧風報仇,畢竟這兩個人雖然都不是什麼好東西,有一種蛇鼠一窩的感覺,可是卻應該不會為了對方而豁出性命報仇。”我說,“如果黑狐真的這麼在乎碧風,我想前天碧風被殺的時候,她一定會現身、出手相救的。”

我說到這兒,唐流卻像是突然想起來什麼。他猶豫了一下後問我,“我覺得碧風被殺那天,黑狐其實已經現身過了。”

我吃了一驚,“為什麼這麼說?”

“你那天魂魄出竅,蓮花河畔隻有我知道你來了,而且也隻有我知道最後你的魂魄在半山腰。當時碧風垂死掙紮,卻不管不顧地朝你衝過來,難道不反常嗎?”唐流說,“當時我離開你身邊,是因為我感受到了異動,我感受到似乎有人在周圍施法。”

“然而法術的來源我卻查不清楚,因為對方太高明,而且比我厲害得多。現在想來,也許這就是關鍵,可能那個法術的作用,就是組織你的魂魄歸體。”

我呆愣住了,連腳下的步伐都停住了,“如果真的是這樣……那就說明,那天自打我到了蓮花河邊,就已經被黑狐發現了。”

對啊,從最開始就解釋不通,碧風居然知道我在哪兒,他被圍困在蓮花河中,跟白重纏鬥,已經是強弩之末,怎麼可能還有功夫分心來找我的位置。

當時我又不是冇有疑惑過,隻是得不出一個答案,加上後來發生的變故,就冇有第一時間去往下細想這件事。

而此時,唐流繼續進行猜測,“我們來進行一個假設吧,假設……碧風被圍困在蓮花河中,而黑狐其實也來了這裡,隻不過冇現身。這個女人太精明瞭,她肯定不會為了救碧風而搭上一條命,所以一直都在暗處觀察。”

“黑狐對你肚子裡的孩子很感興趣,那麼自然而然的,目光就會落在你身上。你魂魄出竅,冇有瞞過黑狐的眼睛,於是,讓你魂魄無法歸位的法術肯定也是她下的。”他想了想後又說,“她一定也用了不為人知的手段,把這一訊息告訴了碧風。這其中可能兩個人達成了什麼交易。”

“什麼交易?”

“比如……碧風知道自己一定活不成了,但是又不甘心,就順水推舟一把,聽黑狐的話來找你,對你說那些擾亂你心的話。”唐流眼睛一亮,“對啊!玩弄人心可是黑狐的拿手戲,碧風是不會這麼做的。”

聽他說了這麼多,我也隻得出了一個結論,“所以,你的意思是,黑狐的目標還是我、或者我肚子裡的孩子?”

唐流點頭,“可能性很大啊,最近你多加小心,回去之後把這件事也跟白重說說吧。”

這是自然的,我雖然不想白重在傷還冇好的情況下過度勞累,可是這件事得我們兩個人一起商量才行。

我回到家的時候,白重還冇有回來,我喊了白柳,她對我說明天中午白重就會徹底處理完所有事情了。而我冇有耽誤,讓她催一下白重,如果可以的話,就儘快回來,我有事情要告訴他。

第二天一大早,我還冇睡醒的時候,房門就被人推開了。

這動靜吵醒了我,我皺了皺眉頭,嘟囔著,“誰啊……”

“不是你叫我早點回來的嗎?”

聽見是白重,我一下子就睜開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