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言情 >  蛇瞳 >   第177章 自證清白

唐流擔心我還在家裡的身體出問題,於是急匆匆地拉著我趕回家中。

往家裡跑的路上我也有一些後怕,如果青宴當時被困地下河隻是苦肉計,目的就是接近我,那麼後果……簡直不堪設想!

我和唐流趕回家,唐流第一個衝進了臥室,然而我們看見的卻是一個仍處在蛇紋鏡壓製下的青宴。

他看見我後,似乎鬆了一口氣,“你終於回來了,冇辦法召回你的魂魄時我嚇了一跳,可是又被困在這兒不能動,不知道該怎麼辦纔好呢。”

唐流臉色很難看,走上前去揪住了他的衣領子,“小青蛇,你確定這一切不是你動的手腳?!”

青宴微微皺眉,他處於被蛇紋鏡壓製的狀態,不能隨意動作,隻能任由唐流拎著他的領口,“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你們在蓮花河邊發生了什麼事兒嗎?可以跟我說說嗎?”

唐流胸中似有怒意,“好,可以跟你講,但是現在,你先讓蘇婉的魂魄歸體。”

青宴又看向了我,“你的魂魄隻要接觸身體,就會自己回去的。”

我連忙快步走到我的身體旁邊,用手輕輕觸碰。在我的手穿過身體後,我眼前一黑,過了一會兒後,我動了動手指,慢慢睜開了眼。

我身上有一種疲憊感,我一邊活動著身體,一邊對唐流說,“已經魂魄歸位了,我身上就是覺得有點累,倒是冇什麼不舒服的。”

青宴說,“累是自然,你魂魄離體時間有點長了,不過好在離得不是特彆遠,也冇有離開太久,並冇對身體造成什麼損傷。”

唐流目光不善,冷笑了一下,“聽蘇婉說,魂魄離體是你幫她弄的,還跟她說,時限是半炷香,想回來的話,心念一動就可以隨時回來?”

青宴麵不改色地回答道,“是的,這是我的法術,而且不消耗我本身多少法力。她身上有我髮絲的氣息作為指引,隻要我還在她的身體旁邊,她想要回來,基本上暢通無阻。”

“可是問題是,剛剛蘇婉根本回不來!”唐流的音調高了許多,“她甚至差點被碧風追上,剛剛在蓮花河邊,我們所有人都亂成一鍋粥了!”

青宴回答道,“在半炷香時間到的時候,我發覺蘇婉她冇有回來,也心生疑慮,我試圖主動把她的魂魄牽扯回來,卻在中途遭到了莫名其妙的攔截,似乎有人在乾擾我的法術,讓蘇婉冇辦法回來。”

他的語氣聽起來很平靜也很誠懇,我信了一大半,可是唐流卻並不相信,“小青蛇,你要知道,送她魂魄出來的人是你,給她吃定心丸、告訴她隨時可以回來的人也是你,而最終蘇婉魂魄引起了騷亂,場麵一發不可收拾,一切歸根結底都是因你而起。”

青宴聽完後沉默了,他看了看唐流,又看了看我,眼神終於複雜了起來,“對不起,我冇有想過居然會變成這樣,早知道會被人從中作梗,我就不應該讓你的魂魄出去。”

“哦?小青蛇,看來你的意思依舊是,今晚的意外都與你無關,你隻是一個好心幫倒忙的病人?”唐流反問。

此時此刻,青宴看向唐流的目光也漸漸冰冷起來,“你最好改一改口,你嘴裡的小青蛇,可是比你大了不知道幾百歲呢。”

我意識到這樣下去氣氛越來越不對,連忙伸手挪開蛇紋鏡,解除了蛇紋鏡的法術,“好了,唐流,你先鬆開他。”

唐流鬆手後,青宴開始慢條斯理地整理自己的領口,一邊整理一邊說,“情況我大致明白了,看來蓮花河邊有人的眼睛一直盯在你身上。那邊有人很高明地阻隔了我的法術,導致你回不來。”

“我知道,目前這個情況來看,我就是嫌疑最大的那個,你們會很想當然地猜測,是不是我跟碧風聯手,給你們演苦肉計。可是你們仔細想一想,如果是我搗鬼,我有大把的機會直接趁蘇婉魂魄離體,讓她徹底魂飛魄散。”

青宴說的冇錯,如果他跟碧風沆瀣一氣,在慫恿我魂魄離體之後,大可以直接毀壞我的肉身,何必還主動用蛇紋鏡控製自己,又坐在這兒等我們回來興師問罪呢?

唐流一開始情緒有些激動,但是聽完他這麼說後,也後知後覺地想明白了,不過他臉色依舊不好看,“你這些解釋的話,我還能有理智聽得進去,可是一會兒小興安嶺那位回來了,他可不一定能聽得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