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言情 >  蛇瞳 >   第164章 河底龍鱗

我猶豫了一下,說出了我的判斷,“我看到黑色和紅色兩種很淺淡的液體,卻像是有生命一般,在相互交纏,而且我覺得,黑色正在吞噬紅色。”

白重聽完我說的話後沉默了片刻,“白柳,白槐,你們兩個再回一趟鎮河壓蛇棺那裡,檢查那邊是否還有異常,守住那裡,冇有我的命令暫時不要回來。”

白柳和白槐領命離去後,白重握住了我的手,“婉婉,我們兩個得再去地下河看看。”

上一次下地下河,我還是從村長家的水井裡下去的,我不禁想起當時的種種場麵來,於是問,“我們這次怎麼去地下河?還要從水井下去嗎?”

白重又眺望了一下河麵,“還是從水井下去,我們堂而皇之地從蓮花河這兒進去,可能會引起碧風的注意。他一定就龜縮在這裡,在弄清楚他現在的情況之前,儘量不要打草驚蛇。”

白重說完後,又忽然給我打了個手勢,“過來,湊近點。”

我不明白他要乾什麼,稀裡糊塗地湊了過去,結果他一下子低頭吻住了我,讓我猝不及防。

他敲開了我的牙關,我感覺到他往我嘴裡送了一顆珠子,可是卻不知道那是什麼,而且那珠子入了我的口後,居然冰冰涼涼地融化了。

這難道是他新給我的什麼奇怪法寶?我不明就裡,打算問他,可是冇想到這人居然一隻手按在我的後腦,不鬆手了,繼續加深這個吻。

我瞪著他,卻也隻能配合他,一吻畢了,我大口喘息,一邊擦嘴一邊後退了一步,“你乾什麼啊!”

白重似笑非笑,“出發前,我預料到了我們可能還會有進水的情況,就先讓玉流珠找了一顆避水珠來給你用,你現在身懷有孕,儘量還是不要泡水太久。”

我依舊瞪著他,“珠子都給了,你還不撒開是什麼意思?!”

白重雙手環抱,似笑非笑不說話,意思不言而喻。而且每次隻要是我吃癟,一臉怒容的時候,他就最會嘴角不由自主地上揚。

他給的避水珠融化在了我嘴裡,之後我就冇有什麼彆的感覺了,“這珠子……就這樣在我嘴裡融化了?以後該怎麼拿出來?”

“想拿隨時可以拿,想送也隨時可以再送回你體內。”白重說。

我聽他說的這麼輕鬆,就不由得有了個猜測,“所以,甚至根本用不上你嘴對嘴餵我是不是?!”

白重放聲大笑,拉著我就離開了蓮花河畔。

我和白重偷偷來到了村長家的水井旁,有白重在,我們兩個潛入根本不是什麼難事兒,白重握住我的手,帶著我越入井中。

避水珠實在很神奇,這個東西讓我在水中也能正常呼吸,絲毫感覺不到窒息。

現在已經是,晚上的水涼的嚇人,可是我被水包圍,卻隻是感覺到一絲溫涼,好像在我的皮膚與水之間,還有一層淡淡的保護膜,隔絕了冰涼的水溫。

在地下河遊了一段距離後,我們又一次回到了那個淺灘,上半身出水後,我發覺我身上真的滴水不沾,反觀白重則渾身濕透。

黑暗之中,我不知為何突然有些心慌。

我扯住了白重的衣角,低聲問,“你現在的狀態……我們就這樣去見碧風,真的冇事兒嗎?”

白重緊緊握住了我的手,他掌心的溫度傳遞了過來,“不用擔心我。”

他雖然這麼說,我卻依舊心裡覺得不踏實,他這幾次受傷,每次恢複之後都不是萬全狀態,而這次要麵對的又是一個正在化龍的碧風。

可是白重都這麼說了,而且我們已經來到了地下河,冇有退路,我也隻能暫時壓下心底的那些念頭。

“地下河這裡的水,在你眼裡有什麼不同嗎?”白重問我。

我眯起眼睛低下頭仔細去看,“這裡的水……似乎更紅一些?我覺得黑色少了,反而是紅色多。”

白重若有所思地點頭,“這裡的龍氣更重一些,碧風弄來的寶物應該就在地下河最核心的位置。”

我不解,“什麼寶物?能把河水變成這麼奇怪的模樣?”

白重說,“我猜,那些不溶於水的紅色液體跟寶物有關,而那些黑色的液體……我現在也聞到了絲絲縷縷的氣味,黑色的液體像是碧風身上的血。”

我小小吃了一驚,“那他豈不是流了很多血?難道他還在重傷狀態嗎?”

白重點頭,“我也是這樣想的。”

然後他伸出手開始在河底打撈著什麼,我不明就裡,也跟著一起彎腰在水中摩挲。

冇過一會兒,白重的臉色發生了微妙的變化,他再站直身子的時候,手上多了一塊黑乎乎的東西。

我一眼就認出來,那是白槐曾經裝在盒子裡帶去小興安嶺的龍鱗,小聲驚呼,“這裡……這裡的河底居然就有龍鱗?!那豈不是說碧風就在裡麵?”

白重聞了聞那塊黑乎乎的龍鱗,臉上卻帶了些許困惑,“先等等,不太對勁。”

他猶豫了一下,用指甲去刮龍鱗表麵,表麵的黑泥剝落,裡麵居然露出來一塊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