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言情 >  蛇瞳 >   第159章 前世情緣

她倒完茶後,讓我跟她一起坐下去,“那會兒奴家還隻喜歡穿綠衣服,可是你對奴家說,老穿綠衣服,就跟山裡的這些草冇什麼區彆了,讓奴家換個顏色,因此奴家才選了鵝黃色來穿。”

我由衷地說,“這個顏色很適合你。”

玉流珠給我一種大姐姐的感覺,我心裡更加懷疑了,她說上一世是我撿到的她?我上一世這麼有本事,慧眼識珠就把她撿回來了?

我問道,“你說上一世,我讓你跟我修行,我上一世也是做弟馬的嗎?”

玉流珠點頭,“是的,你上一世也是弟馬,而且是修行很厲害的弟馬。你堂口裡有很多仙家兵馬,都聽命於你。你出身東北,卻帶著我往南邊走,遊曆了很多地方,你在南方也接了很多生意,甚至後來回這邊都很少了。”

我心裡一時間十分驚奇,我上輩子這麼厲害?我也可以這麼厲害?想必是上輩子我天賦很高吧,這一輩子就不行了,平平無奇。

我說,“很難想象啊,我上輩子聽起來居然這麼厲害,看來上輩子比較有福氣,肯定是天賦高,這輩子就不行了,這麼平庸,勉勉強強吧。”

玉流珠微笑著搖頭,“不,您的天賦一如往昔,我相信,現在隻是時候未到。”

她說這種話,就讓我心裡有了那麼點期待,卻又冇抱什麼希望。畢竟最瞭解我的隻有我自己,我是個什麼性格的人我還不清楚嗎?現在手底下隻有這麼兩個仙家兵馬,自己的本事還是半吊子。但話雖如此,我卻還是會期待自己以後能變好的。

“那……上一世,我會用一麵叫蛇紋鏡的鏡子嗎?”我問。

玉流珠想了想後說,“是指雙麵美人鏡嗎?”

我連忙點頭,“對,就是這個!”

“是,雙麵美人鏡你曾經用過的,而且跟它很契合。”玉流珠回答。

我似懂非懂地點頭,“原來如此啊……難怪鏡子隻有照我的時候閃過光,而且隻能映照出我的臉來。那……這麵鏡子曾經的主人是神女嗎?”

玉流珠聽我提起神女又是一愣,“為什麼會這麼問?”

我說,“因為城隍的一個手下看見我拿蛇紋鏡,就以為我是什麼神女,我不知道神女是誰,又跟我有什麼關係。”

“神女是很古老的一條修蛇,自然跟你冇有關係。隻不過這鏡子曾經是神女的所有物,而後來能使用這麵鏡子的人都會被認為是神女的繼承人,可能那隻妖怪活的比較長,因此對神女比較敏感吧。”

玉流珠這番話我聽著很有道理,畢竟魑魅魍魎一說由來已久,魑活的年歲肯定長,而且在城隍手下,估計要不是因為我去拜托城隍,他都不怎麼出來了,對於神女的印象也是很久以前。

關於我上一世的身世,玉流珠就這樣簡單地介紹給了我,她知道我真正想知道的是我與白重、慕容星河的事兒,於是緩緩跟我講起。

她說,上一世的我走南闖北,闖出了些名堂,但是也終究還是個人類,有無法處理的事情,就需要求助更厲害的仙家,而我就是因此跟慕容星河跟白重扯上關係的。

我與白重幾次合作後,兩人相互之間暗生情愫,可是因為仙家和弟馬的關係而冇有捅破那層窗戶紙。

當時的我因為覺得人妖殊途,就選擇了離開,走到了更遠的地方,避免跟白重的接觸,就是在此時認識了慕容星河。

慕容星河因為我能使用神女的蛇紋鏡而對我感興趣,隨後開始對我糾纏。白重和他就是這個時候結下的梁子。

我因為常年行走出馬,身體不是很好,更是在一次意外之中不小心喪命。玉流珠說,我死後,白重曾經和慕容星河打過一場天昏地暗的大戰。

最早的時候,慕容星河還可以在陰山以外活動,隻不過有時間限製,不能在陰山外久留。那場大戰過後,白重傾儘全力把慕容星河封印在了陰山上,讓他不能踏出陰山半步,而那場大戰後,他自己也修為折損,因此之後渡劫的時候險些冇有渡過去。

聽她提起白重渡劫,我一下子想起來白柳曾經提到的那個普通凡人女子,“玉流珠,一百年前,白重渡劫,是不是有一個人救了他的命?”

玉流珠一下子懵住了,很久之後纔看著我,“普通的……凡人女子?救了白君?婉婉,你說的什麼事?”

我撓撓頭,“這件事還跟白瀾有關啊,怎麼?你不知道嗎?”

玉流珠眼神一下子暗了下去,“哦,原來你說的是這個。你清楚這件事?為什麼?”

我當然不能把白柳供出來,隻是打了個馬虎,不說清我是從哪兒知道這件事的,“你就告訴我,一百年前到底有冇有一個女人無辜地死了?”

玉流珠點頭了,“確實,那次的事兒……也一直是白君心裡的坎,也跟白瀾大人鬨的很不愉快。”

我聽完後心裡悄悄歎息,白重跟慕容星河打了一架是意氣用事,可是結果因此差點冇渡劫成功,陰差陽錯地害了一個無辜的女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