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言情 >  蛇瞳 >   第157章 揹你上山

白重又休息了三天,大半都在睡著。我看他這個狀態,就明白了,他是強行提前出關,放心不下我,結果我們兩個卻爆發了一次爭吵,他還跑出去找我。

我心裡更加心疼,可同時不安也漸漸蔓延。

心裡的謎題就要被解開了,三天之後我就會明白現在困擾我的一切。可是現在的我隻有無儘的迷茫,如果我知道了一切,要做出什麼反應?接下來我跟白重的日子還是要繼續過下去的,可是知道了這些事情,會不會影響到我對他的情感?

三天的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不短,終究還是過完了。第四天早上我睡醒時,白重已經收拾整齊,為我做好了早飯。

他一眼就看出了我的不安,扶著我的肩膀帶我來到餐桌旁,給我拉開椅子,“先吃飯,不用想那麼多,也不用有那麼多擔心。這些事情從前冇有選擇告訴你……很大一部分是我的原因,但是我保證,都不是會讓你難過的事情。”

他說完這番話後我明白,有些時候,我隻是聽著他的聲音就覺得很安心。

吃過這頓飯後,我們兩個啟程去了小興安嶺。白重一個人趕路的話自然快,但是為了照顧我,也說要帶我放鬆一下心情,我們選擇了坐火車。

我們出門時,蘇卿也離開了,她說銀針已經被回收,她要先回去找慕容星河覆命,至於什麼時候再回來,就不一定了。

我們坐上了去往小興安嶺的火車,一路上看著周圍的風景逐漸變化,樹木越來越蔥鬱高大,我的心情的確逐漸放鬆下來。

我們下了火車後,白重怕我走著累,就租了一輛車,開車帶我進山,盤山公路彎彎繞繞,直到最後隻剩下土路。可是在路變成土路的時候,白重卻停下了車,跟我說到了,後麵的路,不用開車了。

此時正是夕陽西下,季節也快入秋了,晚上山裡的風吹起來就有點涼颼颼的,我搓了搓胳膊,問,“要爬山嗎?”

“知道你不想爬山,所以你不用爬。”白重問我,“想讓我抱著你上去,還是揹著你?”

我愣過之後有點不可置信地小聲問,“你……你認真的?”

我們麵前還有一個巨大的山穀,上山的路究竟在哪兒我不知道,但是絕對不會短啊!

白重已經對我張開了雙臂,眉眼含笑,“選一下吧,日落之後,是我們進山的好時候。”

他是認真的,而我麵對他那認真的目光,耳根微紅,聲音也很小,“那還是揹著吧……”

白重把我背了起來,直直地朝著麵前的大山穀走去。他甚至冇有走在土路上,我以為他要穿過山穀,可是我冇有想到,他一步邁入米麪前的森林,隨後我們周圍的光線一下子就暗了下來。

我嚇了一跳,太陽明明還冇有完全落下去,為什麼一下子光線變得這麼暗?

白重直到我心裡的疑惑,說道,“是結界的效果,這裡已經臨近山門,為了防止凡人誤闖,就特意在這兒以樹木為屏障設了結界。人隻要走進這裡,就會覺得周圍光線昏暗,產生不安,從而不願意繼續深入,選擇退出。而就算他們執意往前走,也隻會鬼打牆,回到原點。”

“要一直穿過這個山穀嗎?”我問。

白重笑著說,“一會兒你再看看,到底有冇有山穀。”

我心中不解,難道這麼大個山穀也是障眼法?

白重揹著我走了約莫五分鐘左右,我一下子覺得眼前一亮,我們竟然已經走出了那看不見儘頭的森林,夕陽重新照在我們身上,而就在我們的麵前,我赫然看見了向上蔓延的石階,旁邊還有一塊巨石:小興安嶺。

那座山穀真的不見了,現在我麵前的隻有數萬級台階,隻有麵前這座讓人望而止步的高山。我一時間呆住了,而白重已經邁開步子,開始往上走。

一邊走,他還一邊說,“我們這次回來很低調,可惜小興安嶺曆來冇有什麼偏門後門,我隻設了這一個正門。”

“我曾經想過,也早就計劃過。等你可以跟我一起正大光明地回小興安嶺那一天,我會用最尊貴的軟轎,從正門把我的姑娘風風光光地抬進去當夫人。”

我摟著他脖子的胳膊不由自主摟得更緊了,眼眶還有點微紅,“你不騙我?”

“我不騙你。”白重輕聲說,“而這次回來,不宜太過張揚,我卻也不想讓你自己走上去。小興安嶺數萬級台階,我可以用法術帶你登頂,一炷香都用不上,可是這沿途的風景你就看不見了。”

“這一次,我來揹著你上來,你記住這一路的風景,而下一次,你坐在轎子裡的時候,就可以挺直腰桿,不用悄悄掀開簾子東張西望,因為這些東西你都見過了,你可以用最風光體麵的方式,被我接進小興安嶺,做唯一的女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