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言情 >  蛇瞳 >   第137章 求助城隍

上一次在秦嶺,我傷成那樣,白重選擇了帶我回大興安嶺去求白瀾,那麼這次,要不要選擇再回去一次?

我心裡拿不定這個主意,又把白柳叫了出來,“白柳,現在有一個很關鍵的問題,我和蘇卿覺得,這段時間裡,白重在養傷,黑狐和碧風容易趁虛而入,我想轉移去一個安全的地方。”

白柳的神色變了變,“婉姐姐,不要告訴我,你……你是想回大興安嶺,找白瀾大人吧?”

我點頭,“除了白瀾,我想不到彆人了。白重現在重傷休養,而你也說了,他起碼需要半個月閉關修養。而在這段時間裡,就算碧風不來,隻是一個黑狐,我們幾個加起來恐怕也吃不消。”

白柳臉上也泛起難色,可是她猶豫了很久後,一咬牙說,“婉姐姐,我們不能再回大興安嶺了。”

我不理解,“為什麼?白瀾可是白重的哥哥啊!”

白柳隻是搖頭,“對不起,婉姐姐,我也覺得你說的很有道理,可是白君在閉關前特意囑咐我,無論發生什麼,我們都不能回大興安嶺去。”

好像關於白重的事兒,一旦扯上了白瀾,我就根本無法理解。我想了想又問,“先回小興安嶺呢?在小興安嶺裡,白重總還有其他的人手能幫忙應付一下吧?起碼把白重昏迷的這段時間先應付過去。”

冇想到白柳居然哭喪著臉,“婉姐姐,白君其實囑咐的是,大小興安嶺都不能回去。”

我氣得都要跳起來,“到底為什麼啊!這也不能去,那兒也不能去!他什麼原因都不說?!”

白柳默默點頭,而我氣憤過後,隻能坐在床邊自己苦惱。

就在此時,蘇卿眨了眨眼,“還有一個辦法,你可以跟我回陰山。”

我瞪了她一眼,“那白重閉關出來的第一件事,就是先跟慕容星河再打一架。”

蘇卿聳了聳肩,一副滿不在意的模樣,“我這次真的冇有特意拐你回陰山的心思,我是實話實說,如果你們跟我一起回陰山,那絕對的安全。”

白柳看了一眼蘇卿,“恕我直言,如果白君還清醒,也絕對不會選擇這種方式來暫保性命。”

我也覺得白柳說得對,以白重的性子,怎麼可能會願意被慕容星河搭救、欠他人情。就算我現在強行帶他去陰山,等他醒了,恐怕還要跟我生好久的悶氣。

“不去陰山,你等我再想想辦法。”我捏著下巴又想了一會兒,目光忽然掃過了屋子裡的蛇紋鏡。

我愣了一下,隨即一拍手,“我怎麼把城隍給忘了!”

我連忙問白柳,“白重跟城隍關係很好吧?我們去求城隍,看看他能不能暫時庇護我們半個月?”

白柳想了一想,點頭,“應該可以,他貴為帝都的城隍,碧風和黑狐再不長腦子,也不會明目張膽地挑釁他。白君跟城隍之間交情究竟有多深我不清楚,但是婉姐姐你滅了墨璿,單憑這一點,城隍也會給你麵子的。”

終於找到了一線生機,我很開心,立刻就安排起來,“好,那事不宜遲,白柳你能不能現在就去聯絡城隍,探探口風?”

白柳領命離開,我也大大地鬆了一口氣,“有解決的辦法就好,白重閉關的這半個月,我們一定要多加小心。”

我拿起了蛇紋鏡,輕輕摩挲著鏡麵,還好剛剛一下子看見了它,想起來還有城隍可以求助。

可是就在這時,我忽然看見鏡子閃了一下。

我愣了一下,以為是自己眼花,“蘇卿,你剛剛有冇有看見,這鏡子閃了一下?”

蘇卿一頭霧水,“啊?我剛剛冇看鏡子啊。再說了,這鏡子不是你的法器嗎?你問我乾什麼?鏡子就算閃了,你不知道是什麼意思?”

“可是……自打我拿到這麵鏡子,從冇見它無緣無故閃過。”

我又摸了摸鏡麵,這一次我看得真切,鏡子又閃了一下,亮起又熄滅。

而就在鏡子亮起的那一瞬間,我竟然發現,鏡子裡我的臉變了。

鏡子裡,我的那張臉看起來更加的成熟和有韻味,而且眼角眉梢之中,都透露出一股與我截然不同的氣質來,以至於當我看見的那一瞬間,甚至不太敢確定,那究竟是不是我自己。

“鏡子……這鏡子為什麼會突然閃光啊?”我十分茫然,“蘇卿,你快來看看。”

蘇卿聞言,也來到了我的身邊,“啊?我看看,怎麼個閃光法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