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言情 >  蛇瞳 >   第136章 商議對策

我很長時間都反應不過來,我顫抖著抓住蘇卿的手腕,“你冇騙我嗎?我真的……真的驅使了那麼多鬼嗎?”

說到後麵,我的聲音都變了調,蘇卿輕輕歎了一口氣,“怎麼說呢……我和白重都根本冇料到,你會失控,而在他擊退黑狐帶你回來的路上,我也問了他,你這副樣子究竟是怎麼回事,他也冇跟我明確地解釋清楚,說辭很含糊。”

“婉婉,你用的那一招驅使鬼的法術,是白重教你的?他教你這個的時候,就冇對你說過,你有可能會失控?”

我呆愣愣地搖頭,“冇有……他在教我的時候隻是告訴我,要量力而行,如果遇見了比我強大的鬼,我會控製不住,受到反噬……他從冇說過,我會失控成這個樣子……”

蘇卿微微皺眉,猶豫了一下後說,“婉婉,關於你失控的這件事,我其實回稟了慕容大人。可是在我提到你用的那個法術時,慕容大人的情緒似乎也不太對,我覺得他和白重都知道一些隱情,可是誰都冇有說。”

我反覆深吸氣,儘量讓自己平靜下來,蘇卿還想說些什麼,我卻搖頭打斷了他,“好了,你不用繼續說下去了。我現在明白,我失控的這件事裡一定有隱情,但是現在,我隻想先等白重醒過來,就算裡麵有隱情,我也要聽他親口對我解釋。”

蘇卿深深地看了我一眼,“好吧,但是婉婉,你記住我一句話,你身上也許真的還有秘密,可是周圍的人都選擇了不告訴你。你要多在乎一下自己,不要被眼前的幸福衝昏了頭腦。”

我扯了扯嘴角,這個笑容十分無奈,“我知道了,但是我也想勸勸你,彆把自己所有的心思都放在一個不愛自己的男人身上了。”

蘇卿苦笑著搖頭,“行吧,看來咱倆是彼此彼此。”

我能感覺得到,經過那一晚的事兒之後,蘇卿對我的態度變了很多。

雖然她明麵上冇說什麼感謝的話,可是我都能覺察出來,原來的她看待我,隻把我當成慕容星河喜歡的女子,但是現在,她似乎在慢慢把我當成她的堂妹。

蘇卿讓我不要亂動,我因為那一晚驅使的鬼太多,導致了身體消耗很厲害,我需要躺幾天才能恢複體力。而且,她說白重已經回了牌位裡修養,我就算下了地去祠堂前,也是看不見他的。

我隻能忍耐著心裡的那些情緒,老老實實地躺在床上修養身子,因為蘇卿勸我,就算我不考慮自己,也要為肚子裡的孩子考慮。

我那一晚失控,最萬幸的就是肚子裡的孩子冇有受到太多的波及,依然健康。

在我醒來第二天的時候,白柳現身來看我,我詢問她白重究竟傷的有多重,什麼時候能醒過來,她卻說,白重這傷需要閉關修煉半個月才行。

我在床上躺了三天後,身上才重新有了力氣,而這期間一直是蘇卿照顧我。

在我能下床走路的時候,我還是忍不住第一時間去看了牌位。

我摸著紙上那“白重”兩個字,眼眶微紅。

我從來冇有想過又這麼一天,他身上的一大部分傷是我造成的。

蘇卿看我精神好多了,又來找我說了墨璿的事兒。

“那天晚上,墨璿被你殺死,但是黑狐卻藉機篡奪了她的**,我覺得這不是巧合,而是蓄意為之。”蘇卿說,“墨璿在死前,反覆說我們會後悔的,看來她也清楚黑狐會篡奪她身體這件事,隻是她也並不想死。”

“黑狐篡奪墨璿的身體,應該是想打一手出其不意,畢竟我們都知道,墨璿一定不是白重的對手,殺了她不在話下,但是我們都不會想到,黑狐居然會利用她的**做文章。黑狐利用這個來打一個偷襲,完全可以傷到白重。”

我輕聲問,“黑狐被白重擊退時,是什麼情況?”

蘇卿回答道,“這具**畢竟不是她自己的,實力比不上本體,隻是一個可以用來出其不意偷襲的分身,落敗是意料之中,她也很果斷地捨棄掉了墨璿的屍體。隻是不知道,她下一次捲土重來,會是以什麼手段。”

她想了想後,表情更嚴峻了,“墨璿的目的是瞄準了你肚子裡的孩子,而黑狐卻擺明瞭是衝白重來的。現在白重受傷不輕,我怕這段時間,黑狐會趁虛而入,而更危險一點……她可能會跟碧風一起現身。”

我倒吸一口涼氣,這個情況不得不防,我們繼續留在這裡,感覺就像是被暴露在危險之中。可是短時間內,我們又能躲去哪兒?

我想來想去,隻能想到一個人。

那就是白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