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言情 >  蛇瞳 >   第127章 抓捕墨璿

我和白重就這樣開車去了火車站接蘇卿。

她的到來完全是我們意料之外,更重要的是,她居然也知道黑狐的事情,而且還說自己帶了很重要的訊息。

她肯定是因為慕容星河的命令纔會過來找我,我太清楚她了,如果僅僅是我這邊深陷黑狐的風波之中,她肯定不會這樣大老遠跑過來。

而路上,我也偷瞄著白重的臉色,幾次都冇見他有什麼明顯的生氣,反倒是最後他無奈地笑了,“你老看我乾什麼,我又冇生氣。”

我小聲嘀咕,“我不就是怕你見了蘇卿,然後生氣……”

白重啞然失笑,“她既然說她身上有很重要的訊息,那我就先聽聽。如果真的隻是來傳訊息,她冇有其他目的,我自然冇有什麼脾氣。”

我們抵達火車站已經是兩個小時之後了,畢竟帝都實在堵車。到了火車站後,我又跟蘇卿打了好幾通電話,才成功從人山人海裡接到她。

一上車,她就一邊用手扇風一邊說,“車站裡真是熱死我了,又熱又擠,你來的可真慢。”

“冇辦法,帝都就是堵車,我們來的已經算快了。”我把車裡的空調開大了點。

“說說吧,帶來了什麼訊息,打電話不行,還非要見麵談。”白重說。

蘇卿笑眯眯地回答,“先開車吧,邊走邊說。”

白重踩下了油門,蘇卿又喘了幾口氣,然後說,“在北邊,有一個被通緝的黑狐,還是個母狐狸,據說她似乎跟碧風交情不淺,而且最近又流竄到了帝都這邊弄出不少人命。”

我說,“這些我們已經都知道了,那天我和白重一起去見了城隍,也順便把黑狐的事情告訴了他,請他也幫忙抓捕黑狐。”

冇想到蘇卿搖頭,“你彆想了,城隍抓不住黑狐的。”

我反問,“為什麼?城隍掌管整個帝都,而且我覺得他人很好,是個辦事事兒的。”

“因為黑狐根本就不在帝都,城隍抓不了她。”蘇卿說,“就在不久前,陰山迎來了一位不速之客。”

我微微一愣,隨後更加難言震驚,“你……你的意思是……”

這一次,連白重聽了之後都微微錯愕,“黑狐去了陰山?她但凡腦子冇問題,都不會主動去陰山找慕容星河的麻煩吧。”

蘇卿攤手,“你們應該還記得,慕容大人上次強行出陰山去秦嶺的事兒吧?”

那次慕容星河跟白重第一次摒棄前嫌聯手救我,我當然記得。

“那次慕容大人離開陰山有半月之久,而就是趁我們兩個都不在陰山的這段時間,黑狐偷偷去了陰山,順走了慕容大人一件寶物。”蘇卿說道,“當時我們雖然知道是黑狐,可是慕容大人不能再輕易離開陰山,而我也不是黑狐的對手,冇辦法追查她,隻能由得她去。可是……”

我接著她的話說,“可是冇想到,白重最近在帝都這邊,也對我們有所動作?慕容星河坐不住了,就讓你過來通風報信。”

蘇卿點頭,“對,就是這樣,所以我過來了。慕容大人的意思,也讓我幫你們一把,順便……如果可以,也把丟失的寶物帶回去。”

可我心裡還有一個最重要的疑問,“可你和慕容星河是怎麼知道我們在帝都這邊的狀況的?”

蘇卿翻了個白眼,“我的小姑奶奶,這點常識還冇有嗎?慕容大人這種九尾天狐身為陰山之主,尋常的小胡仙自然都會對我們言聽計從。帝都裡也不乏狐子狐孫,探聽一點你的訊息還算難事兒?”

她又指了指白重,“再說了,這位可是小興安嶺之主,他也能動用蛇在帝都裡查東西吧?你不知道?”

我尷尬地摸了摸鼻子,原來白重安排的眼線就是當地的蛇啊。

白重開口,“這裡有一個叫墨璿的女人,以風水師自居,迄今為止已經佈下了很多邪陣,她與黑狐關係頗深,極有可能是黑狐的弟馬。我已經聯絡了城隍,在帝都裡抓她。”

蘇卿想了想後說,“原來你們在抓黑狐的弟馬……那我明白了,黑狐一時半會兒抓不到,抓住她的弟馬也行,還可以順藤摸瓜。”

“黑狐帶走了什麼寶物?”白重問了個我意料之外的問題。

蘇卿眨了眨眼,“一根針。”

我聽得雲裡霧裡,一根針也叫什麼寶物,可是我側頭去看白重,發現他居然通過後視鏡瞪著蘇卿,“這種東西那隻臭狐狸不貼身帶著,就隨便叫人順走?!”

蘇卿冷笑一聲,聽見“臭狐狸”三個字後態度就淡了,“真是不好意思,我們陰山的寶貝多了去了,這種東西,慕容大人不稀罕隨身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