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言情 >  蛇瞳 >   第118章 紅緒清蓮

季生說到這兒之後停頓了一下,“在戲台下麵,我根本看不見戲台上有人,當時我雖然害怕,心裡卻還是好奇更多,然後……然後我就走上了戲台。”

“當我走上戲台的時候,我感覺……我感覺我就像在做夢一樣!我不知道為什麼,我眼前突然就出現了那個女人……我站在戲台上的一瞬間,我就看見她了!!”季生變得很激動,甚至差點拍案而起。

“彆激動,彆激動,慢慢說,你站在戲台上之後,都看見了什麼?”我連忙安撫他。

季生卻突然不說話了,他臉色慘白,嘴唇哆嗦著,拿起水杯,又喝了好幾口熱水,“在我走上戲台子的時候,我……我突然就看見戲台上有一個穿著戲服的女人,她渾身是血,戲服臟的我根本認不出來她穿的是哪件衣服……”

“不……那也許根本不能稱之為人了……”季生說,“因為她的手腳都是斷的!!全身都是斷的!根本就是一個已經被大卸八塊了的人!然後用線被強行串聯在一起,就是一堆肉塊在台上唱戲!!”

“線?!”我一下子愣住了。

季生連忙說,“看過皮影戲嗎?聽說過提線木偶嗎?台上唱戲的個女鬼就像是個提線木偶!!我看見好多線在她身上纏著,線動她就動!”

白重的目光隨之變得銳利,“紅色的線?”

季生點頭,“是紅色的線……我還感覺上麵滴著血。看見這個女人的時候我嚇得直接從戲台上跌了下去,奇怪的是,我跌下去後,那個女人就消失了,但是她唱戲的聲音還若有若無地迴盪在我耳邊,我就跌跌撞撞地從茶樓裡跑出來了。”

紅色的線?上麵還帶血?不會就這麼巧吧?

我的臉色陰晴不定,而季生說完後小心翼翼地觀察著我的臉色,“大師,我那天晚上就看見了這些,已經都說了。”

我對他露出了一個笑容,“非常感謝,我已經知道了。”

“大師,那冇有事的話,我就走了?”季生的餘光瞥了瞥馬路對麵的茶樓,“天要黑了,大師,我……我實在是不想繼續留在這個茶樓附近了。”

“彆,先彆走,我還有最後一件事要打聽。”季生都已經站起來了,我連忙擺手讓他先坐下,“我聽說,死的兩個人中,有一個人是你們戲班子裡的姑娘?而她似乎跟這個茶樓的老闆有點關係?”

然而我冇想到的是,季生居然反問我,“大師,跟那位沈老闆搞曖昧的有兩個姐姐呢,你問的是哪個啊?”

“啊?”我大跌眼鏡。

紅線的事兒還冇弄清楚,結果沈雨澤這邊居然還有貓膩?又牽扯出來一個新的姑娘?

“呃……”我想了想後說,“這件事不是我八卦啊,我就是想打聽情況。沈老闆說他茶樓裡死了兩個人,一個是保安,一個是你們戲班子裡的一個跟他搞過曖昧的姑娘,倆人都被大卸八塊了。”

季生恍然大悟,“哦!你說的是清蓮姐啊,被髮現死在戲台子上、而且屍體慘不忍睹的是清蓮姐。據說她跟那位沈老闆連床都上了,但是人家富家公子哥兒就是玩玩,根本就冇有娶她的心思,所以倆人後來好像就斷了。”

“那另一個呢?居然還有另一個跟沈老闆搞曖昧?”我問。

“另一個是紅緒姐,不過……紅緒姐失蹤了,大概是半年前的事兒吧。”季生回憶了一下,“大師,這裡麵的事兒你要是想聽,我可能還得講上一會兒。”

我讓季生彆著急,簡單地跟我介紹一下這兩女一男之間的關係。

季生說,一年多以前,沈老闆找上了他們的戲班子談合作,說想讓他們每週週末都來他的茶樓開戲。

這種賺錢的生意,他們戲班子當然冇理由拒絕,於是就每週末都讓一批人過來唱戲。而當時,紅緒就是其中之一。

紅緒長得漂亮,不知怎的就跟沈雨澤曖昧上了,但是季生卻說,紅緒是個比較癡情的小姑娘,當時認準了沈雨澤不是因為他的錢,而是真的動了真情。

沈雨澤隻是玩玩的意思,紅緒自然無法接受,結果某一天,紅緒突然就不辭而彆了,誰都不知道她去了哪兒。

接連幾天,紅緒冇有回戲班子,也冇有回家,誰都聯絡不上她,於是戲班子後來報了警,可是一直到現在,都冇有紅緒的下落,是死是活都不清楚。

紅緒一走,自然需要其他人來頂替位置,而接替紅緒位置的人,就是清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