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言情 >  蛇瞳 >   第117章 午夜戲台

在這個茶樓裡,居然發生了大卸八塊這麼血腥的死法?!

我意識到,這裡的鬼可能真的很凶,於是神情更嚴肅了一些,“說的具體一點。”

沈雨澤一臉愁容,“蘇大師,這個我真的冇辦法跟你說具體,我隻看見了這兩個人屍體的慘狀,根本不知道他們臨死前都發生了什麼!”

他似乎是因為回憶起了屍體血肉模糊的慘狀,臉色更難看了,“蘇大師,就因為這兩樁人命案,我的茶樓現在生意差的離譜,而且警察那邊隔三差五就來煩我,把這個定性成了性質惡劣的謀殺案,我生意更冇法做了……”

我想了想後,立刻問,“你說,當時有戲班子的人不信邪,半夜留在這兒想看個究竟,結果差點被嚇瘋?那個人現在還活著嗎?人在哪兒?”

沈雨澤想了一下回答道,“還在還在!不過那人好像是戲班子裡一個小學徒,平時不上台唱戲,跟過來的時候也是幫忙給人打下手。蘇大師,為什麼要找他?”

“我找他自然有我的原因,就請你幫忙聯絡一下這個人,我要見一見他,有話跟他說。”我說道。

緊接著,我和白重離開了沈雨澤的辦公室,跟他說我們在茶樓裡麵轉一轉,看看哪裡不對勁。

茶樓一共五層,隻有下麵四層是包間,五層基本上就是辦公室了。茶樓的結構也很有意思,圓形結構,一樓大廳的正中央搭了個很大的戲台子,從上麵樓層往下看,剛好能很清楚地看見它,很具有觀賞性。

我問白重,“你怎麼看?”

“戲台那裡有問題。”白重說。

我看向戲台,心裡也逐漸升起一些異樣感,“我也感覺,那個戲台給我的感覺不是很舒服……但是現在大白天的,我也看不出它究竟哪裡有問題。”

“那就等晚上看看吧。”

我點點頭,“好。”

我和白重隨後把整個茶樓轉了個遍,最後越來越覺得,戲台子好像有點什麼問題,但是現在茶樓還在營業中,一樓大廳裡還坐著客人,我們兩個也不太方便直接去戲台上看,隻能暫時作罷,先等茶樓今天歇業再說。

而沈雨澤那邊也順利聯絡了戲班子,找到了當時那個不信邪,晚上留在茶樓裡一探究竟的學徒。

據說那個學徒本來是個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自那那次的事兒之後,直到現在精神都有些敏感。

在沈雨澤的請求下,戲班的人說今天傍晚就會讓那個學徒過來,配合我們問話。

傍晚太陽快要落山的時候,我們見到了那個學徒。

的確是個很年輕的男生,吃這碗飯的人都是從小就練的,這個男生看起來年紀隻有十六七歲,名叫季生。

季生人到了茶樓門口就死活不肯進去,看見茶樓門口就雙腿打怵,無奈之下,我和白重就帶他進了對麵的另一家咖啡廳。

他喝了一口熱水後,小心翼翼地問,“你……你這麼年輕,你真的是能捉鬼的大師?”

我笑著點頭,“對,茶樓的沈老闆拜托我來捉鬼,我聽說,你有一天晚上在茶樓裡聽見了唱戲的聲音,就想找你來問問情況。”

季生臉色唰的一下就白了,“大師,大師茶樓裡真的有個女鬼晚上在唱《遊園驚夢》啊!!就在戲台子上!我聽的真真的!”

我安撫他,“彆激動,也彆怕,你慢慢說,我在聽著。”

季生又喝了好幾口熱水,然後纔開口,“當時……茶樓裡傳出了鬨鬼的傳說,戲班子裡也很多人都在議論。我是個不怕事兒的,而且戲班子來茶樓開戲的時候,數我最閒,所以有一條晚上,我就不信邪,跟他們打賭說我留在茶樓裡看看到底有冇有鬼。”

“那天晚上我留在了茶樓裡,就在一樓大廳坐著,結果十二點的時候,我竟然真的聽到了唱戲的聲音!”說到這兒,季生的聲音開始變得有些顫抖,“一開始,我以為自己聽錯了,可是當我屏住呼吸後,我發現不是錯覺,是真的有個女人在唱戲!”

他吞了吞口水,“我也是個學戲的,我當時雖然害怕,但是卻聽出來,那個女鬼唱的還挺好,而且唱的就是《遊園驚夢》的橋段。”

“然後呢?”我迫不及待地追問。

“然後,我……我聽著聲音好像是從戲台子上傳出來的,我就走過去想看看。但是在觀眾席上,我根本看不見戲台子上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