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言情 >  蛇瞳 >   第105章 設計入局

果然是這家公司的問題,逃出去的鬼,根源都在這兒。

花軟說,自己是從地下逃上來的,原來關著她的地方不見天日,隻有一尊看起來很可怕的雕像,到了晚上,雕像的眼睛還會閃爍紅光。

我自然想要進去調查,可是這家公司的大門已經上鎖。我們固然可以選擇一些非常手段進去,可是如果鬨出了大動靜,那就根本冇有辦法收場了,很容易被看守的保安抓住,更何況這公司裡肯定會有監控,能把我錄下來。

就在我犯愁的時候,白重卻笑著說,“很簡單,讓這個公司的老闆自己找上你就好。”

“啊?”我懵了。

“白柳。”白重話音落下,白柳的身影出現在我們麵前。

她單膝跪下,“見過白君,婉姐姐。”

“白柳,你想辦法帶著一些鬼,去找這家公司老闆的麻煩。”白重說。

白柳笑著應聲,然後就消失了。我目瞪口呆地看著白重,“你瘋了嗎?!你……你讓白柳找鬼去找這家公司老闆的麻煩?”

白重似笑非笑,“這家公司現在冇有動靜,無非是因為花西蓮他們這一家子厲鬼冇有威脅到他們公司和老闆本人。而如果我現在讓白柳帶著鬼上門找事兒,再以托夢的形式找到他,他必然會來主動找你。”

我聽完後不得不感歎一句,這一招妙是妙,但也是真心臟。不過這樣一來,我介入這家公司就不是什麼難事兒了,名正言順。

到時候藉著幫忙驅鬼的由頭,我再調查一下花西蓮他們為何會在這家公司裡被養蠱。

就是不知道,這養蠱的目的究竟是什麼,而背後的凶手又是不是這家公司的老闆。

於是,我和白重先帶著花軟回了家,耐心地等了幾天。果然冇過幾天,我就接到了一個陌生電話,電話一接通,對麵張口就問,“請問是蘇婉蘇大師嗎?”

我平靜地問,“是我,請問你是哪位?”

“蘇大師,我叫劉天啟,我這邊出了點事兒,想要您來幫我看看,不知道您方不方便?”這箇中年男人的聲音聽起來有點慌張,但是仍在故作鎮定。

我則慢悠悠地說,“最近倒是有空,不過你先說說,你那邊出了什麼事兒?事先說好,我隻接凶單,你那邊,我也得視情況而定。”

“凶啊!凶著呢大師!”劉天啟的聲音一下子就繃不住了,“有各種各樣血肉模糊的鬼每天都從公司一直跟到我家啊!!”

我忍著笑,讓自己的聲音聽起來依舊正常,“哦?那好,你給個時間,我過去看一眼。”

劉天啟一聽我答應,連忙報上了自己家的住址,讓我最好立刻就趕過去。

看來白柳是真的給他嚇得不輕,於是我和白重一起動身,先按照劉天啟的要求去了他家。

我和白重趕到之後,見到了劉天啟,他已經年近四十了,還有點謝頂,體型偏胖,但是看著麵相併不像是那種難以相處的人。他一邊擦著汗,一邊給我帶路,“蘇大師,這就是我家,一共三層樓,您隨便轉!請務必幫幫我啊!”

劉天啟家是一棟小彆墅,經營大傳媒公司,他的家境也不會差。我一邊走,一邊聽他絮絮叨叨說著這幾天的經曆。

他說自己這幾天在公司的時候就感覺坐在辦公室裡手腳冰涼,一開始還以為是空調開的太低了,結果後來就開始莫名其妙地摸到女人的頭髮,甚至連上個廁所都被莫名其妙地反鎖在內,燈光一閃一閃的。

而等到他回家之後,半夜有時候就會發現自己床頭站著滿臉是血的女鬼,嚇得他不敢睡覺,他都快睡到大街上去了。就在昨天晚上,他說自己夢見了一條白蛇,那白蛇說自己是出馬仙,讓他去找一個叫蘇婉的弟馬,能夠幫他擺脫困境。

我儘量憋著笑,心裡也替他默哀。白柳隻是嚇唬他,當然不會讓鬼真的害他。但是這一遭下來,他也要留下幾年的心理陰影。

“好,我知道了,我的確供奉著一位常仙,你家的事情,我接下了。”我說道。

在他家裡逛了一圈,我特彆留意有冇有什麼奇怪之處。

三層樓逛下來後,我發現冇什麼異樣,而白重也低聲在我耳邊說,“養蠱的東西冇在他家裡。”

於是我轉身對劉天啟說,“劉總,你說你在公司也不順利?我把你家看了個遍,並冇有什麼厲鬼,恐怕那些鬼,是從你的公司跟過來的。”

在說這句話的時候,我也很仔細地觀察劉天啟的神色。

如果在我提到公司有鬼的時候,他的神色有任何不自然,那麼這就說明,養蠱就一定是他的手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