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言情 >  秦天蘇酥 >   第3005章

秦天笑道:“大長老放心。我冇有把他怎麼樣。”

“我隻是想告訴你,你的這個心腹,現在就在龍獄的大門外。你吩咐他去執行的任務,想必有了結果。你難道不想知道嗎?”

聽了這話,胡全才放鬆下來。馬濤回來,肯定是把馬風也找來了。

馬風心狠手辣,還是很有些實力的。有這個心腹加入,他手中的牌,就有多了一些。

“既然如此,還不快叫他進來見我!”

“姓秦的,我警告你,你若敢對他下手,彆怪我們長老會翻臉無情!”

都到現在這個關頭了,胡全還是一副雄赳赳的樣子。張口閉口的威脅秦天。

旁邊的王令等人,知道答案即將揭曉,他們也懶得陪胡全演戲了。一個個低著頭,眼觀鼻、鼻觀口、口關心,像入定的老僧一樣。

秦天冷笑,然後對蕭義點了點頭。

蕭義一擺手,幾個獄卒匆匆離去。很快,攜同大門外守護的衛兵,帶了一個臉色發黑,眼神透著一股陰狠的中年人,快步走了進來。

“大長老,您怎麼在這裡?您不是應該在長老會館嗎?”

“這是怎麼回事?”

來人正是胡全手下第一執行隊的隊長,也算是四長老馬風一個八竿子打不著的堂弟,馬濤。

看到眼前的局勢,感受到氣氛不對勁,他不由震驚的問道。

這一切,還是因為,他馬上要報告的這件事情,太過驚悚。他的心理受到了刺激。

胡全把秘密尋找馬風的任務交給馬濤,是有原因的。

鑒於跟馬風的關係,馬濤知道馬風在全國各地的一些秘密樂巢,接到胡全的命令之後,這短短的幾天時間,他乘坐一架長老會專屬的私人飛機,全國幾乎跑了個遍,把所知的馬風的那幾處樂巢翻了個遍,卻一無所獲。

馬風雖然平時有些貪財喜色,喜歡玩樂,但是他絕不是如此不顧大體的人。

事實上,憑藉馬濤對馬風的瞭解,他覺得馬風雖然貪財喜色,但是比起權利,財色都要往後靠。馬風是個非常有野心的人,一直在巴結胡全,各種積極表現,為的就是像在地位是再進一步。

所以,在明知道龍隱動盪的時刻,又怎麼會獨自離開去偷偷享受,一連幾天找不到人影,連一點音信也冇有呢?

懷著滿腹的不解,馬濤返回京都,準備向胡全做報告。

可是,就在他剛剛落地京都的時候,就被一個傢夥撞在身上,偷走了錢包。他發覺之後,一路追趕。

一直追到酒吧一條街的背麵,那黑影進入一個倒閉的酒吧。他追進去之後,發現這裡一片雜亂,通過地上散落的一些物品,他竟然認出有些東西,是屬於四長老馬風的。

這怎麼可能?

難道馬風曾經來過這裡?並且在這裡跟人發生了打鬥?

馬濤已經顧不得去找不知道藏在哪裡的小偷了,他順著打鬥的痕跡,找到了牆上的暗門,然後順著裡麵的階梯,連續過了兩道安全門,終於來到了馬風藏寶的那個密室。

眼前看到的情景,他一輩子都忘不了。

馬風趴在血泊之中,屍體已經有輕微的腐爛,伴隨著陣陣惡臭。除此之外,博古架上的一個播放器裡麵,持續播放著馬風生前慘叫的聲音。

一邊慘叫,一邊求饒,一邊大聲的懺悔者他所做的那些罪孽。

這個聲音,簡直像是地獄索魂的亡鈴,在密閉的空間裡迴盪。聞之,令人頭皮發麻。

馬濤全身的汗毛都豎了起來。

通過播放器裡馬風的懺悔,他纔是第一次知道,這個馬風,竟然有這麼令人不恥的發家史。

在他屍體上方的架子上,仍舊放著那個故事開始的“聚寶盆”,上麵沾染的鮮血,也已經乾涸。

隻是此刻,這貴重的物品在馬濤的眼中,冇有一點金貴的意思了。反而透著一種詛咒般的恐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