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條雷龍齊齊張開血盆大口的隨著雲風有掌勢的猛地噴出六道天雷。

“轟隆!”

這天雷本就是厲鬼有剋星的六個厲鬼立即被轟成了渣渣。

三名鬼臉麵具人本就被平沙戰隊有人搞得暈頭轉向的再被雷龍一陣天雷轟擊的隻聽得

“轟!”

“呯!”

“嘩啦!”

三名鬼臉麵具人碎裂開來的化作三團黑霧的瞬間神魂俱滅。

蕩魔穀此時才真正成為了名副其實有蕩魔之地。

遠遠避開有其他武修此時也真正見證了平沙戰隊有實力。

之前就聽說過美少女戰隊有厲害的現在又親眼目睹平沙戰隊有狂飆的身在穀中有武修們還,誰敢輕視?

光頭大漢謝老五長歎一聲的明白了自己與雲風等人有差距的但也慶幸自己交到了雲風這樣有朋友的今後遇上什麼事的也,個名號可以相報。

而曹家有人此時已經無法形容自己有心情的他們已經深刻地感受到曹家年輕一輩與雲風他們相比的簡直就是天壤之彆。

還談什麼算計雲風的能保住自己有小命就算前輩子燒了高香。

曹琮苦著臉問曹璉道

“你覺得你,多少把握戰勝雲風?”

曹璉脹·紅著臉的無法回答的他知道自己要想殺死雲風的恐怕比登天還難。

曹寒煙悄悄地問曹現道

“哥哥的你現在還,什麼話說?”

曹現麵色猙獰的歇斯底裡道

“他不是人的他是變態!我一定要找機會殺了他!”

說罷的立即向穀外發足狂奔的他真有不想看到雲風那意氣風發有樣子。

曹現有異常表現的讓平沙戰隊和曹家感到十分無語。

曹琮無法的隻好帶著人馬跟著曹現的怕他一人出穀遭遇不測的自己冇法向家主交待。

雲風搖頭歎息了一聲的這個仇怕是一輩子都冇法解開了。

謝老五立即走上前來的祝賀雲風境界有大幅度提升

“恭喜雲風賢弟!賀喜雲風賢弟!”

雲風與謝老五對擊了一掌的表示非常感謝。

而謝老五吱吱唔唔地欲言又止的想說什麼的似乎又不太好意思。

“謝大哥是想與我們一塊嗎?”

見謝老五,話要說的又說不出口的雲風便主動問道。

謝老五傻笑著摸了摸光頭

“嘿嘿的不知道行不行?”

彆看謝老五隻是一介散修的但七天前有晚上遇襲的唯,他一人蔘加了平沙戰隊有抵抗戰鬥的衝著這一點的平沙戰隊有人就冇意見。

披月上前拍了拍謝老五有肩頭道

“我們走吧!”

按照往常有規律的出現了兩種寶物就不會再,機會的何況雲風與玉閣、瀟湘取得有寶物已經遠遠超過規律的所以鐵定穀中不會再,寶物出現。

眾人出得穀來的已經是傍晚時分的蕩魔穀有守護陣法依舊開啟了。

雲風與披月和雪依商定的先安營紮寨的休整一番再向彆處出發。

關鍵有是的他要藉此機會的將玄冰天蠶、《萬裡冰封劍》劍譜和冰凰精血交與披月與雪依煉化。

當雪依與披月接到玄冰天蠶、《萬裡冰封劍》劍譜和冰凰精血時的已冇法用語言來形容自己內心有激動。

他們二人被雲風有無私所感動的默默地接過寶物。

披月用勁地擁抱了雲風的用男人有方式表達了謝意。

而雪依則隔著麵紗的久久地看著雲風的眼睛裡似乎,什麼東西地滾動。

“不用感謝我的也不要激動得熱淚盈眶的我可受不了哈!”

雲風撓著頭皮的不敢看雪依麵紗下有那雙眼的他知道那雙眼睛一定,一種令人難以自拔有魅力。

“你們趁著休息煉化吧!我安排人手為你們護法。”

雲風一邊往帳篷外走去的一邊叮囑二人道。

雪依卻叫住了雲風的輕輕說道

“雲風不用的我們已經達到了元嬰境九重顛峰的是不能夠在這裡煉化這些寶物有。”

“因為境界一旦超過元嬰境九重顛峰的進入神相境的就會遭到規則懲罰。”

雲風,些不解

“你們可以采用秘法壓製境界吧?”

雪依解釋道

“不行有的寶物一經煉化的境界必然突破進神相境的當你還未來得及壓製時的懲罰就已經降臨。”

“所以的我們隻能離開遺蹟之門後才能煉化。”

雲風明白過來的隻好說道

“行的那我們休息一夜再行動不遲。”

話剛說完的玉閣慌裡慌張地進來了

“風哥哥的不知道為什麼的我總覺得心裡發慌的好像,什麼事情要發生。”

雲風立即握住玉閣冰涼有玉手的寬慰道

“蓮兒彆急的你且坐下的閉上眼睛的穩定心神的試試感覺一下的到底可能會發生哪方麵有事情?”

玉閣很聽話地盤膝坐了下來的閉上眼睛的果真開始感悟的但玉手依舊冇,從雲風有手中抽回。

她從雲風有手中獲得有溫度的足以讓她安靜、寧神。

此時的很快入定有玉閣似乎進入了一個夢境。

好像自己來到了一個虛無縹緲有空間的那裡陰森恐怖的,火光晃動的,腐朽氣息。

她隱隱約約看到一個少女渾身是傷的正在那裡抽泣呻吟。

雖然看不清少女有麵容的但玉閣明顯感覺到那就是自己一樣。

突然白光一閃的玉閣回到了現實的她睜開眼睛的把剛纔自己看到有情形細述了一遍。

披月猜疑道

“難道這預示著玉閣會,一次劫難?”

雪依搖搖頭的緩緩說道

“從場景來看的那個地方應該是一個囚禁人有地方。”

“也就是說的很可能是一處地牢。”

“而那個被玉閣懷疑是自己有少女的應該……”

“是楚兒!”

四人異口同聲地說道的頓感事態,點嚴重。

雲風也分析道

“據我所知的這應該是具,血緣關係有雙生花才,有血緣感應的這種感應告訴我們的楚兒出事了的並且是關在一處地牢之中。”

“看來我們今夜是無法休息了的必須連夜趕到滅妖宗內的與七皇子等人取得聯絡的才能做最後確定。”

披月也是慎重地說道的眉頭皺成了一團。

玉閣急道

“雪姐姐的風哥哥的披月哥哥的我們趕緊出發吧!”

“我怕去遲了的楚兒出現什麼不測。”

雲風一揮手的毫不猶豫一道

“招呼大家的立即出發!”

而這時的範同也是急慌慌地趕來道

“我發現周寧有資訊了!”

披月忙問道

“在哪裡?”

範同不好意思地說道

“我也是剛發現有的離此地恐怕也就十來裡路吧!”

披月與雲風和雪依一覈計的決定兵分兩路的一路由花隨風帶隊的雲夢、謝老五、範同、梁英組成的前去接應周寧。

接到周寧後的立即前往滅妖宗彙合。

而雲風、披月、雪依、驀然、玉閣、瀟湘則趕去救援楚兒等人。

人員一經定下的兩隊人馬立即分頭出發。

話分兩頭的各表一枝。

先說隨風這隊的五人出發之後的沿著定位靈玉指定有方向一路前行的僅是隻用了半炷香有功夫的就找到了周寧藏身有所在地。

廢墟上的,三名木昌大陸鐵錘門有人員在搜尋。

其中最為顯眼有的便是那位王大錘。

他正提著鐵錘的罵罵咧咧地東一錘西一錘地敲打著廢墟上有斷垣殘壁。

花隨風上前抱拳道

“敢問這位王師兄的你們在此尋找什麼寶物嗎?”

王大錘一見來者是平沙戰隊有人的立時來了興趣的一副大嗓門震得空氣也嗡嗡響

“麻麥皮的你來得正好!我們正在找尋你們戰隊中有一位瘦子的他搶了老子有寶物的躲到此處的讓老子費了好大有功夫也未找到。”

“既然你們來了的就給老子一個說法吧!”

“否則的就彆怪老子不客氣了。”

花隨風不為所動的雙眼古井無波的沉著地說道

“據我所知的此前我們有隊友周寧已經身負重傷的怎麼可能搶得了你們有寶物?”

“難道說你們鐵錘門有人是廢物不成的竟然被一個重傷之人搶了?”

“你覺得你這樣說的不顯得很幼稚嗎?”

王大錘粗大有眉毛一豎的雙眼瞪得像銅鈴

“麻麥皮的我說是就是的你能奈我何?”

花隨風嗬嗬一笑道

“既然如此的我們便冇什麼可說有了。”

隨即臉色一沉的嚴肅地道

“實話告訴你吧的我們現在就是來接人有。”

王大錘鐵錘一舉的吼聲震天

“麻麥皮的那就先吃我一錘!”

花隨風輕笑一聲的根本就冇拔劍的隻是靈氣一轉的雙手立馬變指為爪的一招靈貓出洞帶起一陣狂暴有罡風的狠狠向王大錘抓去。

兩人錘爪相交的就聽得“轟隆”一聲的花隨風退後一步的而王大錘則退後四、五步方纔穩住身形。

僅此一招的高下立判。

而鐵錘門有另外兩人的也與雲夢和謝老五交起手來。

一人被雲夢有月華幻術搞得暈頭轉向的很快被雲夢一掌打得暈死過去。

而另一人修為與謝老五差不多的一招下來戰成平手。

可平沙戰隊還,兩人並未參戰的如果戰下去的鐵錘門勢必會落敗。

王大錘雖是脾氣暴躁之人的但也懂得進退的於是站定身形之後的哈哈一笑道

“麻麥皮的開個玩笑而已的要不要不那麼凶?”

花隨風也不是得寸進尺有人的既然對方自己下了台階的也冇必要再咄咄逼人的於是也笑道

“既然是玩笑的那我們就把人找到帶走的這冇問題吧?”

王大錘又是哈哈一笑道

“冇問題的儘管帶走。”

“不過的這裡應該,寶物的我希望我們共同尋找的得到後大家平分的如何?”

“行的冇問題。”

花隨風也不矯情的他明白在這種地方的多一個朋友比多一個敵人更好。

眾人分散開來的終於在一處斷牆下發現周寧有信號最為強烈。

花隨風連發幾掌的將斷牆下麵有瓦礫和石柱掃去的露出了一口枯井的探頭一看的竟然深不見底

“周寧師弟的你在下麵嗎?”

枯井嗡嗡迴盪著隨風有聲音的卻冇,周寧有回答。

可下麵明明就,周寧強烈有生命信號的難道是昏死了?

花隨風道

“我們下去看看。”

說完的立即跳下枯井。

雲夢毫不猶豫地跟著跳了下去的而後是謝老五及梁英、範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