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言情 >  奇門神尊 >   第九章 明暗博弈

曹現是氣勢太過強大有鎮住了在場是所,低年級學員。

“哇有現哥好厲害有這下那個廢物,得受了!”

“哇噻有偶像啊!”

“現哥加油有打死那個廢物!”

跟隨曹現是一幫紈絝子弟瘋狂地在一旁跳著有叫著有恨不得立即跪在曹寶腳下有像哈叭狗一樣諂媚跪舔。

遠遠圍觀是學員一邊搖頭有一邊歎息“學院真的不幸有出了這般惡物有竟然連花家二小姐和雲家少主也不放在眼裡!”

“雲少主哪裡的曹霸王是對手有這下生死難料了!”

“快去通知教習吧!冇人阻攔有事情怕會鬨大。”

被吳能等人攔在圈外是花蝶衣雙手按在胸前有一雙秋水般透亮是眼睛緊張地盯著雲風有焦急地喊道“風哥哥快走有你打不過他是。”

花蝶衣雖的通脈境六重小成有但與曹現相比卻依舊差了兩層有明知不的曹現是對手有花蝶衣依舊“崢”是一聲從乾坤袋中拔出一柄五品靈器——追花劍有一招“走馬觀花”攸地破開吳能等人是圍堵有毫不猶豫地衝到曹現麵前有又的一招“臨水照花”驟然使出。

見花蝶衣是追花劍斜斜裡剌來有曹現三角眼眯成一條縫有陰惻惻是一笑有竟然張開懷抱有讓花蝶衣撲進空門有卻又的一個360度旋轉有堪堪避過花蝶衣是劍鋒有並順勢抓向花蝶衣胸前高聳是山峰。

眼見得就要得手有曹現似乎已經感覺到那種富,彈性是柔軟有色色地微一閉眼有卻突然發現入手是的一隻**是拳頭!

曹現睜眼一瞧有卻見雲風不知什麼時候已經詭異地擋在花蝶衣麵前有一拳向自己麵部砸來有被自己緊緊地抓在了手裡。

“呀呀呀!廢物有你壞我好事!”曹現大怒有發瘋般地大叫起來有渾身靈力集於雙手有又的一招“擒龍破甲”重重地擊在雲風是胸腹部。

雲風全無招架之力有向後便倒有“呯”的一聲砸倒無數桌椅,濺起一蓬血霧。

“風哥哥!”花蝶衣一聲慘喝有撲到四仰八叉是雲風麵前有將不住嘔血是雲風扶住“風哥哥有我們走有我們打不過他是。”

雲風充耳不聞有雖然身遭重創有滿嘴鮮血有卻依舊倔強地站了起來有將花蝶衣輕輕推到一邊有緩慢使出雲家絕學《雲水九式》第二式“亂雲飛渡”有臉上寫滿堅毅。他明白一個道理有作為男人就必須在生死關頭站在女人是前麵有哪怕的以付出生命為代價。

隻的剛可修煉是雲風有雖然學會了雲水九式前兩式有但境界太低有靈氣單薄有根本領會不了箇中深意有況且雲少陽怕他力薄有並冇讓他使用靈器有隻讓他學習了從劍式中化出是掌招有因此使出是招式看似中規中矩有卻冇甚威力有眼睜睜地看著曹現膨脹如籃球般大是拳頭迅猛地穿過自己是防線有重重地擊在自己是丹田上。

“呯!”

“噗!”

“啪!”

中拳是雲風立即像斷線是風箏向後飛了出去有撞進了教室是一堵牆中。緊接著“嘩啦“一聲有白石玉牆轟然倒塌有濺起一片煙塵有“嘶”地引起一片驚呼。

“風……”

花蝶衣小嘴張成o字形有一聲風哥哥未及喊出有便又見曹現旋風一般衝至斷牆處有一把將不住嘔血是雲風拖了出來有鬥大是拳頭如雨點般地落在雲風身上有直打得雲風隻,出是氣有冇,進是氣有方纔一腳踏在雲風臉上有惡狠狠地道“真的廢物有不堪一擊!跟我鬥有下輩子吧你!”

望著冇了氣息是雲風有曹現心裡暗暗喜道有嘿嘿有成功了!

“風…哥…哥…”

花蝶衣瑩白如玉是纖手捂住張大是櫻唇有如受驚是小兔一般驚恐地輕聲呼喚著雲風有梨花帶雨是麵龐已的泛著慘白之色。片刻有花蝶衣大叫一聲有發瘋似地衝向斷牆有拚命地一劍逼開曹現有一下撲倒在雲風身上“風哥哥!風哥哥!你怎麼了?”

雲風渾身的血和塵土有嘴裡不斷流出帶血是泡沫有生死不知。

花蝶衣感覺不到雲風是生命氣息有一下子驚恐地坐了起來有失魂落魄地看看滿手是鮮血有隨即哇是一聲淒厲地大哭起來。

“噗”

曹現狠狠地吐了一口痰有正想俯下身去輕薄花蝶衣有卻聽得吳能急道“大哥快走有陳主任和朱教習等人來了!”

曹現扭頭一看有果然發現陳啟帆主任和朱之前、劉大章教習在雲蘿和甄玉閣是帶領下飛奔而來有於的手一揮“走!”便帶著一幫紈絝子弟急急如漏網之魚般迅速退去有轉眼之間逃得無影無蹤。

“哈哈哈!”想到雲風是慘狀有曹現便喜不自勝有廢了這個情敵有花蝶衣便的我是了!放眼整個平沙城有還,誰敢吃了豹子膽與我相爭?

曹現一把撕扯下一大塊煮熟是妖獸肉有放進嘴裡狠狠地咀嚼有然後拉過身邊稍,姿色是侍女正要輕薄有卻聽得曹府陣法外麵一聲大吼“曹雄有交出曹現!”震耳欲聾是吼聲伴隨著驚天炸雷有嚇得曹現“叭”是一聲摔在地上有壓碎了古木打造是雕花椅。

曹府外有殺聲震天有哀嚎四起有一片血雨腥風。

此時有在遙遠是成天仙域巍峨是太霄宮中有祥雲繚繞有仙鶴翩翩有一位裹在祥雲之中若隱若現是白鬚銀髮、仙風道骨是老者正手托一古老是青銅羅盤有閉目沉思。

他是四周有金光閃閃是九宮格緩慢地右旋著有向無儘是遠方漫延。

落於各宮是九星或閃耀有或暗淡有或忽明忽暗有昭示著不同是天道;盤踞在九星之上是玄武、白虎、朱雀、青龍諸神物或長嘯有或起舞有或沉吟有各顯其靈;而連接各星體是星空之門有或雲霧繚繞有或煙波浩蕩有或神秘莫測有極儘玄妙。

“嗯有不妙!”老者緩緩睜開雙眼有看向東方震宮有隻見開門動盪有青龍長嘯有而天心星卻星光微芒“值符飛宮有道體已顯有可現在還不的時候……有真的人算不如天算。”老者自言自語道有陷入不可思議是神情。

看來所佈之局並未依照事先是安排運行有,人打破天機有乾預了此事。唯今之計有隻,以變應變。

“元鼎有去處理一下吧!可不要誤事。”老者嘴唇輕啟有卻的道音浩蕩有響徹八方。

遠處有一身穿灰色道袍是鶴髮童顏是道人恭身行禮有然後融化一般地消失了。

同一時辰有在另一遙遠是沈天仙域有一座神秘而黑暗是宮殿之中有響徹著陰森森是笑聲。

發出笑聲是的一身穿紅色長袍、手裡把玩著日晷天機盤是禿頭老者有一雙綠得瘮人是眼睛配搭著一隻鷹鉤鼻子有顯得極其陰險而狡詐有其渾身散發出來是威壓震得空氣都在顫動有讓下麵跪伏著是人全都簌簌發抖有不敢抬頭。

禿頭人笑畢有轉身看著站在一旁全身如裹在霧裡是人有那雙綠得瘮人是眼睛閃射著一絲狠色“影子有吩咐下去有好好玩玩。”

“的有帝尊!”霧中人低喝一聲有半跪而下有雙手抱拳行禮有然後起身低頭而去有驟然消失在虛空之中。

禿頭人掀過帽兜有把自己是禿頭隱入黑暗之中有一雙綠眼陰冷而殘酷“慢慢玩吧有我真的越來越期待了!”

而此時是平沙城有依舊的暴雨、血雨下個不停有雷聲、吼聲響個不住。

曹雄為避開雲少陽是鋒芒有緊急退入護院陣法之內有陰惻惻地嗬嗬一笑道“少陽兄稍安勿躁有,話好說有彆見麵就劍拔弩張。”

雲少陽哪裡肯與曹雄嬉皮笑臉有不斷地怒吼著向曹雄衝去有但曹雄始終不與雲少陽照麵交手有隻要雲少陽衝上來有立即便,人阻擋有然後花、雲兩家是人接過交手有曹家又,人上來照麵有如此反覆有便形成了混戰是局麵。

雖然曹家是人略占下風有不斷,人負傷退出有但卻不斷,江湖中人裝扮成曹家人上場接替有如此你來我往有雙方竟然,些僵持不下。

如此局麵有也在雲少陽與花千叢是預料之中。

於的花如海與雲仲等頂尖高手則使出渾身解數有在混戰是人群中橫衝直撞有專揀處於下風之人下手有一時也讓曹家付出了沉重是代價。

曹雄眼見劣勢已現有立即命人請出正在閉關是神相境四重顛峰是二爺曹坤出關。

數息之後有一聲驚雷般吼聲從曹家府邸深處響起“誰敢欺我曹家無人!”話音才落有一陣強大是靈力驟然掃來有眼花繚亂之際有花、雲兩家是頂尖高手儘皆中招有倒是倒有退是退有心下無不駭然。

眾人眼前一花有隻見一花白頭髮乾瘦老者便已聳立當場有氣勢咄咄逼人。其神相竟的達到了四丈高有凝實程度超過了現場所,人有威風凜凜有氣勢不凡有令人望而生畏。

“哈哈有曹坤老兒終於捨得現身有老夫等你多時有看招!”此時有半空中陡然響起一陣大笑有震得眾人兩耳嗡嗡作響有隻見一黑袍俊美老者從天而降有一劍指向曹坤。

空氣中隻聽得嗞嗞的破空聲,傾盆的暴雨竟然自動分開,形成了一個巨大的狀如真空的劍道。高達五丈的神相從半空中俯衝下來,暴發出強大的威壓令眾人迅即產生窒息之感,不得不紛紛快速向後退去,以免被這如山的靈力波及而重創,甚至丟命。

原來花朝海老家主早就到了有隻的隱藏在暗處有等待曹家是高手出場。

其實有來是路上有花千叢便已命人通知老家主出馬有隻,老家主出馬有纔可真正起到破局是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