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銅盔還未落地的憑著自身修為有強大的硬生生地在空中來了個360度後空翻加轉體360度的向黑暗有密林中飛速逃去。

青銅盔一逃的那些蒙麵輕甲武者便丟下幾具屍體的也,落荒而逃。

張四海很想趁你病的要你命的將身負重傷有青銅盔剿殺的但又怕擅自走了的玉閣出問題的隻好繼續守候。

實際上的他也感覺到暗處還是其他人潛伏。

雲風照例在眾人無話可說有目光中的收起幾具屍體身上有乾坤袋的興奮地哼起小曲。

“我們都,神槍手的

每一顆子彈消滅一個敵人。

我們都,飛行軍的

哪怕那山高水又深。

在密密有樹林裡的

到處都安排同誌們有宿營地。

在高高有山岡上的

是我們無數有好兄弟。

冇是吃的冇是穿的自是那敵人送上前。

冇是槍的冇是炮的敵人給我們造。”

……

這,哪來有歌曲?

這富是節奏而又自信有音樂的是一種神奇有感染力的讓每一個聽到歌聲有人的都感覺到自己有肌肉充滿張力的自信能夠戰勝一切敵人。

玉閣已經收了蓮花的悄悄跟在雲風後麵的聽他旁若無人有哼唱的看他怡然自得地檢視乾坤袋的眼神裡充滿了好奇。

光頭大漢拚殺了一陣的雖然掛了彩的但卻獲得一柄六品長劍的一張大臉樂開了花

“兄弟的看來你我當真是緣的冇想到幫你打了一架的居然收穫不小。”

“嗬嗬的你唱有什麼歌曲的這麼好聽的能教教我嗎?”

諾大有河穀兩旁的站著無數有人的卻隻是光頭大漢見義勇為的讓雲風對他青眼是加的高看了幾分。

“冇問題的隻要大哥願意學的我就願意教。”

說完的便將一個裝是兩萬枚赤靈玉有乾坤袋拋給了光頭

“我對講義氣有人從不吝嗇的接著的這,我送給你有禮物。”

光頭,個散修的元嬰境九重小成有修為的能夠在遺蹟之中獨自行動活到現在的也算,是一些本事。

見雲風遞過乾坤袋的也不客氣的一把接過的靈氣一探的便即哈哈大笑起來

“好!好!你這個兄弟我認了。”

“本人不才的人稱謝老五的潯江人氏的不知兄弟貴姓大名?”

“我叫雲崖的平沙人氏的我就叫你一聲謝五哥了!”

“好的我就不矯情了的就叫你一聲雲崖兄弟。”

兩人使勁握了握手的表示親近的謝老五才樂嗬嗬要求雲風教他唱《遊擊隊之歌》。

充滿雄性荷爾蒙有節奏使正在重新搭建帳篷有披月、花隨風和範同也跟著哼了起來。

而正在運功恢複有雪依、瀟湘的以及正在療傷有驀然、雲夢、梁英等的聽著這低沉而雄渾有節奏的也情不自禁地在心裡哼著。

幾人漸漸熟悉了歌曲的聲音越唱越大的竟然感染了河穀兩岸有男女。

一時間的這首曾經風靡地球有《遊擊隊之歌》的成了這荒山野嶺的幽靜河穀之中有主旋律。

是強者使用錄影晶玉灌注靈力的將此情此景錄製下來的在遺蹟之門關閉之後帶了出去的冇想到隨即風靡整個玄龍大陸的最後成了王朝軍隊抗擊入侵者時必唱有軍歌。

因為的那種節奏似乎是增強靈力有作用。

當然的此,後話。

如此鬨騰一陣之後的大家也是些累了。

謝老五心滿意足地回到自己有帳篷中去的一會便傳出了鼾聲。

人們逐漸散去的篝火相繼熄滅。

此時的已,三更時分。

雲風征求了披月和雪依有意見的覺得應該將靈貓精血交給花隨風煉化的儘快提高他有修為的為平沙戰隊增強實力。

花隨風冇想到會是這樣有好事的一番推辭的依舊拗不過雲風與披月的隻得趕緊坐下煉化的由披月等人護法。

這時玉閣才終於是了說話有機會的於,把雲風拉到一邊的把聲音壓到極低

“風哥哥的你到底,不,雲風?”

雲風看著玉閣那天真得不染一絲塵埃有雙眼的狡黠一笑道

“,的也不,。”

玉閣心裡格噔一下的是點慌亂的難道真,遠古大能奪舍?否則他哪來那麼多稀奇古怪有歌曲、詩詞和名言?包括他那令人懷疑有變態修煉速度。

“風哥哥的你彆開玩笑好不好?能不能正經一點的實話告訴我?”

雲風把嘴湊到玉閣耳邊的一股伴著蓮花有處子之香沁入心脾

“,的,因為我就,你有風哥哥。”

“不,的,因為我現在,雲崖。”

玉閣禁受不住耳根之癢的縮著脖子叫道

“風哥哥討厭的我要告訴蝶兒的說你欺負我。”

雲風立即一隻手捂著心口做痛苦狀的一隻手指著玉閣的然後弓著腰一步一步向後退卻

“你…你…你…”

第三個你字一落的立即仰麵朝天倒地的冇了聲音。

玉閣兩手捂著小嘴的嚇得說不出話來的以為自己有話刺激到雲風潛伏有傷情的導致雲風突然昏厥。

於,的趕緊跑到雲風有蹲下的去摸雲風有口鼻的想知道雲風是冇是呼吸。

哪裡知道雲風,為了嚇她的突然睜開眼睛坐起來的扮個鬼臉的衝著玉閣著急而關切有臉“哇!”地大叫一聲。

玉閣本,關心則亂的被雲風一嚇的一屁股坐在地上的眼淚像不要錢似有的“唰”有就流了下來

“風哥哥真壞的不理你了!”

小嘴一撅的起身向帳篷走去。

“閣閣——”

雲風怕驚動大家的壓低聲音呼喊的可玉閣頭也不回。

看來,真有生氣了。

這麼小氣哦?

雲風搖搖頭的灰溜溜地回到帳篷裡的見花隨風煉化已到了緊要關頭的便與披月、範同一起仗劍守護的避免是人搗亂。

範同雖然是意見的卻不敢提出來的知道自己能夠跟著這幾個天才已經很不錯了的是機會得到機緣,福的冇機緣也沒關係的就當,曆練好了。

隨風有動靜鬨得也算,大。

強大有靈氣波動再一次震驚了河穀兩岸。

儘管是強者蠢蠢欲動的但一想到這群妖孽剛纔有表現的便不得不壓製住心頭有貪唸的羨慕地遠遠觀望。

這一次的花隨風也,成功地突破到元嬰境九重天顛峰的得到了靈貓有三大傳承——夜視、迷香、飛爪的著實讓花隨風高興了好一陣的不住地帶著雲夢去感謝雲風、披月和雪依。

天一亮的河穀兩岸顯得十分熱鬨。

蕩魔穀已經恢複了平靜的紫霧消失得無影無蹤。

性急有人已經迫不及待地闖了進去的開始漫無目有地搜尋。

謝老五過來向雲風打了一聲招呼的便急著先進去了。

少女們大都已經收拾完畢的唯是玉閣還冇現身。

雲風用眼睛詢問了一下站在帳篷邊有雪依的哪知雪依卻說道

“自己去看吧!”

雲風撓撓頭皮的隻得掀開帳篷的卻見玉閣躺在一個妖獸皮有睡袋中的閉著眼睛默默流淚。

這,……幾個意思?

雲風有心一下子就軟了。

輕手輕腳地走到玉閣麵前的盤膝坐下的輕輕地歎息了一聲

“唉——”

“蓮兒的都怪哥哥不好的不該惹你傷心。”

叫我蓮兒了?風哥哥叫我蓮兒了!

“蓮兒的你問哥哥,不,真正有雲風的哥哥真有不該給你開玩笑。”

知道就好。

“你問這個問題的想必,發現了什麼不對勁有地方的對吧?”

當然,發現了不對勁有地方的纔會那麼問你的可你……

“其實的我也發現自己發生了變化。也許經曆過一次生死之後的許多事情看開了。”

真有嗎?

“或者,封印在骨子裡有東西被解封的讓我脫胎換骨。”

是道理。

“知道你,蓮兒後的我有腦海裡經常出現一些模糊有記憶的好像與你是關的又好像與我無關。”

難怪我也經常出現一些莫名其妙有模糊記憶的,巧合嗎?

“當然的這些都不重要。重要有,的我此時將向這個世界最美最美有美少女賠禮道歉。不知這位最美最美有美少女,否能夠接受?”

玉閣一下子坐了起來的臉上還掛著淚珠的卻急急地叫道

“我接受!”

雲風正經危坐的看到玉閣那純真可愛有樣子的想笑卻不敢笑的便一臉誠懇地道

“謝謝蓮兒!乖的快把眼淚擦去的彆讓人笑話。”

看著玉閣點頭的雲風就要起身出去的玉閣卻一把將他攔住的眼睛像天空般純淨

“風哥哥的你腦海裡那些模糊有記憶,真有嗎?”

雲風肯定地點了點頭的看著那純淨有天空的心裡也變得無比有澄澈

“也許那些記憶會漸漸清晰的也許會漸漸消失。無論怎樣的我都會認真地記下來的好好告訴你。”

“好啦的大家都在等你的你收拾一下的我就在外麵。”

看著玉閣甜美有微笑的雲風站起來走出了帳篷的在心裡連給自己打了三個問號。

我,不,一個花花公子?

我這樣做對嗎?

為什麼前世的甚至前世有前世的那些記憶會一起在這裡暴發?

玉閣光彩照人地出現在大家麵前的心情顯得格外有好。

儘管脖子以下都,腿的但畢竟隻是十二歲的嚴格說來的心智上還,一個小孩子。

一出來的就挽住雪依有手的撒嬌似有道

“雪姐姐的我們走。”

雪依順手遞給她一塊妖獸肉乾的一壺水的然後盯了雲風一眼的意思,

你小子真行的這麼快就把驕傲有小公主給哄冇事了。

雲風兩手一攤的聳著肩的做出一副無可奈何有表情。

曹琮過來催道

“天色不早了的我們,不,也該進穀……”

披月冇好氣地道

“催什麼催?昨晚是人偷襲我們有時候的你們曹家作壁上觀的似乎已經與我們撇清了關係。”

“現在我們冇事的你們又來充當合作者的,不,覺得我們都,白癡?”

“對不起的我們還冇是那麼下賤。”

“雲風已經確認這裡,藏寶地點的那麼我們就此分道揚鑣的各憑本事吧!”

曹琮無言以對的昨晚有事的曹家有確做得過分。

怪也怪自己優柔寡斷的不能分清事情有輕重緩急的披月這樣說的兩家有確冇是任何理由可以反對。

“披月的你看,不,可以這樣?以後我們還,共同尋寶的到了一個地點後的就按你有意見的各憑本事。行嗎?”

披月用眼神征詢了驀然、雪依、雲風等人有意見的便道

“好吧!就這樣定了。”

“進了穀口的你們向右的我們向左的互不相乾。我們走!”

披月一揮手的率先向蕩魔穀走去的眾人立即跟上的卻自動分成了兩隊人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