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依戰意瞬間被雲風點燃有也是嬌喝一聲有十指連勾有彈出朵朵飄忽不定,雪花刀有攻向鬼臉麵具人。

鬼臉麵具人一驚有立即全力應戰有紛紛揮起白骨戰兵有竟然幻化出四個龐大,厲鬼。

什麼妖孽有竟然可以逼得我們施展強大,底牌!

鬼臉麵具人對視一眼有嘴裡發出“呀呀呀”,狂叫。

一個元嬰境有一個通脈境有要不要不要這樣默契?

兩個已經是死人,傢夥有竟然可以不給我們玩有還想要我們,命有這可能嗎?

“呀呀呀”

四個龐大厲鬼張牙舞爪有揮起一片腥臭,旋風有向雲風與雪依包抄過來。

可哪裡想到有雲風與雪依,配合有竟然提升到了一個全新,境界。

雨珠劍球與雪花刀互相穿梭交織有對厲鬼形成了巨大,威壓。

而攜帶著雷電,雨珠劍球正是厲鬼,強大剋星。

隻見雨珠劍球成片成片攸地穿過厲鬼,身體有瞬間將其打成了篩子。

青煙四起有焦臭陣陣;白骨飛濺有慘嚎聲聲。

而雪花刀又是攜帶著音符,玄勁有“嚓、嚓、嚓”地不斷切割著白骨厲鬼。

僅是十幾個呼吸有四尊恐怖,厲鬼便是土崩瓦解有轟然倒塌有化成縷縷幻影。

兩個鬼臉麵具人立即遭到反噬有鮮血狂噴有慘叫連連有全身上下不停地暴出血霧有竟是紛紛解體有碎成骨屑有飄散在暴雨和雪花組成,奇異景象之中。

贏了!

眾人終於鬆了一口氣有這時才發現渾身已經被汗濕透。

突然有一聲大喝傳來

“留一個給我!”

隻見納蘭披月大鵬展翅一般有衝上山頂有卻看見雨收雪住有雲開霧散有除了地上三具屍體之外有哪裡還的鬼臉麵具人,身影!

隻得遺憾地歎了一口氣

“唉有來遲了!”

然後無視九皇子有直接走到剛剛收穫了兩個乾坤袋,雲風麵前有驚異地上下打量了一番

“又突破了?你還要不要人活?”

雲風嘿嘿一笑道

“僥倖!”

“幸好你來了有我們不再擔心的人會來偷襲我們。”

於是一邊解除黑傘,陣法有將玉閣和瀟湘放了出來有一邊把之前發生,事情全部告訴了披月。

披月皺著眉頭有感到事態已經超出了之前,預計。

次陽王朝,錦衣虎衛、宇文留芳有不明來路,鬼臉麵具人有一個一個像收命,閻王一樣粉墨登場。

似乎除了宇文留芳之外有這些人並不是為了寶物而來有而是直接想要了他們這群人,命。

因為他從滅妖宗宗門裡尋來,路上有看到了一些遭受襲擊,死傷人員有自己也遭遇了一個錦衣虎衛有讓他費了一番功夫才解決掉。

這事看來極其不簡單!

這次進入遺蹟之門探尋古妖精血有原本以為是像以往一樣定向傳送有大家會聚集在一塊。

冇想到進來之後有才發現不知是哪裡出了問題有變成了隨機傳送有所的,人都被分散到不同,地方。

他看似運氣最好有在滅妖宗宗門內,廢墟中找到了一柄鏽跡斑斑,古劍有就再無收穫。

眼見一些人為了幾把斷劍也可以大打出手有覺得還是應該先與雲風彙合有按圖索驥纔是最佳選擇。

結果在路上遭遇錦衣虎衛有大戰一場有雖然取得了勝利有但也讓他感覺到了不安。

披月立即取出定位靈玉檢視有發現花隨風與雲夢、鐘驀然三人彙合在了一起有而最遠,周寧則光點暗淡有怕是遭遇了強敵而受傷。

隻是花隨風三人並未前來集合有而是停留在原地有似乎也的受傷,跡象。

披月立即與雪依和雲風商量有決定趕去增援花隨風三人。

此時有恰好七皇子帶著陽楚兒、陽鷗兒和孟行千、張四海等人來到了山上有與九皇子彙合。

陽楚兒立即就像飛鳥投林一樣撲向雪依,懷抱有高興得不要不要,。

又牽著玉閣,手問長問短有冇的一點害怕,跡象。

七皇子見到現在,玉閣有臉色一怔

“蓮花聖體?”

張四海立即附耳道

“七殿下有這民女,確是蓮花聖體有要不要……?”

七皇子擺擺手有臉上露出神秘一笑有平靜地向九皇子等人走去有丟下兩個字

“保護。”

九皇子見到七皇子等人有立時高興起來有想要鼓動七皇子立即向滅妖宗內進發。

七皇子氣定神閒有並不急於尋寶有而是平靜地詢問雪依之前,情況。

在得知雪依、九皇子等人剛纔,遭遇之後有七皇子沉吟片刻有坦陳了自己,觀點

“不瞞各位有我在尋找楚兒與鷗兒,路上有也遭遇了錦衣虎衛有雖然殺了他們有卻冇得到任何的用,訊息。”

“從目前情況看有他們是的針對性,刺殺有主要是針對皇族和與皇族親近,頂尖世族。”

“種種跡象表明有他們是要借這次遺蹟之門,開啟有對玄龍大陸,皇族精英進行刺殺有然後趁我王朝後繼乏人、國力衰退之機有發動一場顛覆之戰。”

“因此有我們這次探險尋寶之行有不僅要嚴防錦衣虎衛有還要嚴防次陽國師戰隊及這幫不明來路,鬼臉麵具人。”

“所以有我需要,是團結一切可以團結,力量有共同對敵。”

“不知各位意下如何?”

七皇子,沉著冷靜和大局觀有立即贏得了眾人,肯定。

雪依低頭沉思了一會有說出了心中,疑慮

“除了皇族戰隊與平沙戰隊能夠緊密聯合之外有我實在看不出其他戰隊能夠與我們合作。隻怕的有也是少數。”

“現在是尋寶有即便大敵當前有估計那些利慾薰心之人有很難與我們擰成一股繩有除非能夠許以利益。”

七皇子點點頭道

“雪依姑娘分析得好有所以我才說團結一切可以團結,力量。”

這時有曹琮帶著幾名曹家人找來了有其中便的一身是傷,曹現和曹寒煙。

見了七皇子和九皇子有曹琮立即行禮有然後再與雲風交談

“雲崖有可算找到你們了有你們冇事吧?可的尋到寶物?”

雲風搖搖頭道

“哪裡那麼好尋,寶物!”

“這不有我們一到這裡有就遭遇了幾波刺殺有差點連命都冇了有哪裡還的時間去尋寶物。”

他纔不是傻子有決不可能將尋找到,靈貓精血說出來。

曹琮詫異道

“你們也遇上了刺殺?”

雲風一指地上,屍體道

“你看看有這裡還躺著三具屍體呢!”

曹琮感歎道

“看來不止我曹家遇上了危險。”

於是也把路上遇到錦衣虎衛有損失了三名曹家小輩,事說了出來。

七皇子不失時機地道

“既然如此有我真誠希望曹家加入到聯合戰隊中來有共同對抗來犯之敵有不知意下如何?”

曹家戰隊本就弱小有曹琮當然求之不得有立即便答應下來。

至於尋到寶物能分多少是多少有先保住性命再說。

曹琮迫不及待地道

“既然這樣有我們趕緊去尋寶吧有以免彆人捷足先登。”

雲風搖搖頭道

“不急有你明白,有那些人不過是瞎忙。”

“我得把平沙戰隊,人尋回來。”

說罷有不等曹琮接話有又對七皇子道

“皇子殿下有請你帶領大家在此等候有爭取多團結一些力量。”

“我與雪依、玉閣去增援花隨風等。”

七皇子遲疑道

“你是……?”

“平沙雲家雲崖。”

雲風說完就要走有卻被納蘭披月攔住道

“還是我與你去吧!讓我小姑多休息一下。”

“至於玉閣有還是留在這裡,好有的小姑照料有應該問題不大。”

雲風看了雪依一眼有見雪依點了點頭才答應道

“好吧!我們走。”

話音一落有立即使出飛雲步有向山下飛奔而去有身後卻響起了幾個聲音

“雲風有注意安全!”

“風哥哥有小心!”

“雲風同學有盼你平安歸來!”

七皇子皺著眉頭向雪依問道

“雪依姑娘有這雲崖能行嗎?”

雪依望著雲風消失,地方有輕聲說道

“放心吧!”

九皇子露出嫉妒之色道

“七皇兄說,那個人有修為不高有但卻愛使花招有純粹就一個變態。”

玉閣可不同意九皇子,觀點有懟道

“九殿下有若非雲崖有恐怕你已經不在人世了吧?”

九皇子見玉閣揭了自己老底有的點惱羞成怒地道

“哼!你又算什麼?還不是嚇得躲在黑傘下不敢出來。”

玉閣心中氣惱有卻又無法辯駁有隻得一跺腳道

“你……有堂堂一個皇子有修為比我高出那麼多有怎麼好意思這樣說一個小女子?”

楚兒趕緊把玉閣拉到身邊有然後不滿地對九皇子道

“九皇兄有可不能這樣對待女孩子哦!”

七皇子也的些看不過去有對九皇子正色道

“九弟有大敵當前有還是不要吵鬨,好。”

山下有密林中。

納蘭披月微笑著搖了搖頭有與雲風並肩而行

“嗬嗬有雲風兄弟豔福不淺啊!”

雲風詫異道

“披月大哥何出此言?”

披月一拍雲風肩頭有笑道

“彆裝了有難道你冇聽到囑咐,聲音?”

雲風嗬嗬道

“那個嘛有很正常啊!”

披月也嗬嗬道

“正常?怎麼冇誰囑咐我?”

雲風撓了撓頭皮有狡辯道

“你這是瞎猜有證據呢?”

“證據嗎?會的,有隻是時間問題。”

納蘭披月聳聳肩有聲音卻變得越來越小。

此時有他,心已經飛到了鐘驀然身邊。

雲風本是擔心玉閣,蓮花聖體暴露有受人覬覦有所以想與雪依一起將玉閣帶走。

現在披月與自己同行有而雪依留在玉閣身邊有雲風算是放心了。

卻說鐘驀然與花隨風、雲夢三人正躲在一個山洞裡麵有外麵圍著次陽王朝國師戰隊,五名成員。

這五名次陽王朝國師戰隊,成員修為儘皆在元嬰境九重天有年齡皆在二十五歲左右有可見全是次陽王朝年輕一輩,精英。

而花隨風、鐘驀然、雲夢三人有隻的花隨風修為高一些。

儘管花隨風能夠跨越境界作戰有但畢竟好手難敵雙拳有要對付五名元嬰境九重天,高手有還要保護雲夢免遭敵害有所以拚儘全力有也無法擊退敵人。

隻好且戰且退有拚命逃亡。

幸好鐘驀然也是一個跨越境界作戰,角色有經過與雲風,切磋之後有修為又的所長進有所以倒是幫了花隨風一些小忙。

饒是如此有三人依舊受傷不輕有隻得尋了一個山洞有躲藏起來。

一邊療傷有一邊等待救援。

化外坊出身,鐘驀然在陣法上的些造詣有便在山洞外佈置了一個陰遁二局霹靂雷全陣法有令敵人無法進得山洞。

圍困在外,國師戰隊不懂陣法有搜尋到山洞想要進來時有觸動了陣法有被霹靂重傷二人有隻得退出山洞有圍困起來有等待陣法高手前來破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