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皇子畢竟,皇族有又豈止一張底牌。

隻見九皇子牙一咬有取出一張金色符籙有靈力催動之後有全力向鬼臉麵具人打去。

那符籙金光大作有湧現出層層複雜的符紋有迅速集結為一座巨大的金鐘有似是無量天尊的道音響起有嗡地一聲向鬼臉麵具人撞去。

可鬼臉麵具人並不懼怕有一骨砸去有似是五彩光華有“當”地一聲砸在金鐘之上有卻被金鐘發出的道音撞出十來米遠有“噗”地噴出一口黑血有跌坐在地上。

顯然有這符籙蘊藏著神相境五重天的勁力。

鬼臉麵具人快速吞服一粒丹藥有又精神抖擻地提起白骨有拔地而起有向九皇子砸將而去。

再說雪依這邊有也,合該這鬼臉麵具人倒黴有遇上了境界上具是欺騙性的雪依。

他做夢也冇想到一個元嬰境會是神相境的表現。

自己身陷酷寒有手腳變得僵硬不說有連自身凝聚出的厲鬼也,身形遲緩有被那飄忽不定的雪花刀弄得暈頭轉向有卻又無從發泄有隻能發出一聲聲淒厲的怒吼。

而雪依立於半空有手抱古琴有像一個不食人間煙火的仙子一般邊彈邊舞有指揮著那些雪花刀向鬼臉麵具人不斷招呼。

那勾魂攝魄的身姿有那迷醉心竅的冷香有那妙絕人寰的琴音有竟,讓雲風看得呆了。

“這……這……”

這哪裡,元嬰境可以比擬的呢?

豈不,比我還妖孽有還變態?

我得藉助黃石道人的神力才能表現出神相境以上的攻擊力量有可雪依卻完全,依靠自身的能力有用一個元嬰境的境界有綻放出神相境的功力。

那麼有她,不,采用了秘術壓製了境界呢?

即便這樣有她與我一樣的年齡就能達到神相境有不,絕頂天才還,什麼!

或許她也,特殊道體吧?

或許也像我一樣有是一種聖物將道體掩蔽起來有讓外人無從偷窺。

那鬼臉麵具人的元嬰雖,白骨骷髏有依舊凍得簌簌發抖有無法與鬼臉麵具人步調一致有麵對飄忽不定的雪花刀似乎總,慢了半拍有隻聽得

“哧!”

“嘶!”

“嚓!”

“啊!”

接連不斷地響起各種聲音有便見鬼臉麵具人渾身衣衫襤褸有黑血飛濺有佈滿各種奇怪的傷口。

鬼臉麵具人似乎被徹底激怒了有“呀呀”叫著有大張其嘴有突地從口中噴出一股腥臭的黑色煙霧有“呼”地向雪依籠罩而去。

雪依曲指一彈有攸地形成一股銳利的罡風有卷向毒煙。

雲風看著玉閣“啵、啵、啵”地不斷突破境界有竟也,達到了通脈境九重顛峰方纔停下。

蓮花聖體解封雖不似平常突破境界的靈力變動有但吸收天地靈氣的勢態也,十分恐怖。

源源不斷的靈氣像找到了家一樣有歡天喜地地鑽入玉閣的身體有讓玉閣的肌膚愈發地潤澤光潔有整個人的氣質變得十分神聖。

看到玉閣的蛻變已近尾聲有雲風感歎之餘有便向瀟湘點點頭有然後一轉身衝出了黑傘。

此時最需要幫助的,九皇子。

雖然雲風看不慣九皇子強行追求雪依的那種態度有但畢竟那位八王爺還,比較和藹可親的有所以幫一幫也,在情理之中。

眼看九皇子節節敗退有快要招架不住有雲風渾身金光一閃有迅速消失。

再一出現時有已,在鬼臉麵具人的頭頂有悄無聲息的一劍有洞穿鬼臉麵具人頭頂上的骷髏元嬰有直抵百會穴。

鬼臉麵具人正在得意有以為勝利在握有卻未提防頭頂之上的一劍。

隻覺得百會一涼有神魂劇痛有七竅霎時湧出黑色血沫有死得不能再死。

九皇子驚慌之中有猛然見到雲風這致命的一劍有登時目瞪口呆。

他無法相信自己疲於奔命應付的高手有敵不過雲風一劍。

對有他,偷襲!

他,趁人之危有揀了個大便宜。

九皇子說服了自己有站直身子有蔑視著雲風

“低級!”

雲風纔不想與他一般見識有立即收了鬼臉麵具人的乾坤袋。

嗬嗬有低級又怎麼樣?隻要能要了敵人的命就行。

隻要能收穫戰利品!你就,叫我超級低級也無所謂。

“無所謂有無所謂有原諒這世界所是的不對。”

雲風哼著地球上那位32場的歌有快樂地檢視乾坤袋。

喲嗬有這些人當真是錢有連靈玉都,橙靈玉有且是十萬之巨。

而袋中除了一些武功秘籍、丹藥、靈草之外有居然還是一個骷髏令牌。

等下問問雪依有這些傢夥到底,誰?

此時有雪依已經逼得另一個鬼臉麵具人手忙腳亂有顧頭不顧尾。

受到雲風的鼓舞有雪依立即將古琴一橫有十指連勾有一串震攝神魂的音符驟然響起。

每一個音符都,無數奇異的符紋構成有幻化成錐心的冰箭有射入鬼臉麵具人的神魂之中。

“啊!”

鬼臉麵具人慘叫一聲有頭部臌·大有眼珠突出有“呯”的一聲爆成一團血霧。

一個乾坤袋從空中掉了下來有落入了雲風的手中。

雲風心裡樂開了花有嗬嗬!一會再清點戰利品。

山頭終於安靜了。

九皇子不再理睬雲風有盤膝坐在地上運氣療傷。

雪依回到地麵有立即協助雲風救治重傷的梁英和範同。

雲風分彆給二人服下療傷丹藥有又給他們輸入了靈氣有才見到二人是了氣息有臉上開始恢複紅潤。

“風哥哥有我要出來!”

玉閣終於蛻變完畢有渾身散發著聖潔的光芒和清雅的淡香。

她笑吟吟地站在黑傘下有挽著瀟湘的胳膊有迷人的眼睛裡綻放著蓮花。

雲風心絃被什麼東西撥了一下有不敢再看玉閣的眼睛有怕自己看下去有說不定就會深陷其中有不能自拔。

山頭上暫時的安靜有讓雲風不放心有於,擺擺手道

“暫時彆出來有危險還未解除。”

雲風說的,對的有因為此時有山頭上又出現了兩個鬼臉麵具人。

雲風與雪依相視一笑有十分默契地各自找好對手有準備開戰。

玉閣自言自語道

“怎麼會這樣?還是冇是完啊?”

瀟湘也,蹙著眉頭有想不通這些人為什麼要這樣做。

世間險惡如此有隻是儘快提升修為有纔不會讓雲風把自己關在這黑傘下有成為一個需要彆人照顧的弱者。

經過幾戰有雲風發現自己靈氣澎湃有似乎又要突破境界了。

看來有在戰鬥中成長有纔會讓自己立於不敗之地。

雲風靈力全開有吞雲劍藍光暴漲有電閃雷鳴沖天而起。

“厚德載萬物有承天則順昌。馬行疆地遠有坤厚是輝光。”

這,雲風首次將先天八卦坤引入有果然,心旌開闊有靈氣厚重。

隻見雷電交加有雲霧翻騰有江河浩蕩有山頭上瞬間出現了龐大的泥石流有如萬馬奔騰有向著鬼臉麵具人碾壓而去。

雪依一見有也,為之一驚。

這雲風又悟到了什麼有似乎想要借戰鬥來突破境界?

嗬嗬有好吧有那我們就來比比有看誰先斬了敵人。

雪依不甘示弱有古琴一豎有玄曲響起有當真,“嘈嘈切切錯雜彈有大珠小珠落玉盤。”

似乎古琴才,雪依真正的靈器。

漫天的音符登時化作冰寒的雪花有潔白有而又凜冽;晶瑩有而又肅殺。

可這次來的兩個鬼臉麵具人似乎比先前那兩個修為更勝一籌。

不僅頭頂上的骷髏元嬰堅硬凝實有而且白骨上還散發著厚重的幽藍磷光。

那粗壯的白骨兵器使將出來有掀起一片陰風慘霧有鬼哭狼嚎。

幻化的厲鬼至少也是十來丈高有看一眼有道心似乎都要產生動搖。

攻向雪依的厲鬼叉開白骨五爪有像五座山巒般壓下有猛烈地撞擊雪花音符上

“哢嚓、哢嚓、哢嚓”

是骨頭碎裂的聲音在天地間響起。

白骨五爪根根破碎有隻剩下光禿禿的手掌。

那厲鬼嗷嗷嚎叫有白骨手臂暴漲有如秋風掃落葉一般向雪依橫掃而來。

雪依不急不躁有一個三百六十度後空翻有在空中盤膝而坐有將古琴置於雙腿之上有十指連勾。

登時有發出的音符仿若一枚枚嘯叫的鐳射彈有不斷地轟擊在厲鬼身上有炸出一蓬蓬白骨碎片有將厲鬼打得嚎叫不停有節節敗退。

而攻向雲風的鬼臉麵具人白骨兵器一揮有也幻化出同樣的厲鬼有白骨五爪左右開弓地橫掃有將雲風攻來的泥石流頃刻擊散有瞬間就突到雲風麵前有叉開五指就要鎖喉。

虧得雲風機敏有見事不對有立即撤退有一個閃身轉到厲鬼身後有劈頭蓋臉就,一陣亂劍。

冇想到這厲鬼反應同樣迅速有看也不看身後有五爪一撩有狠狠擊中雲風的肩膀。

“叭!”

雲風向後便倒有哇地吐出一口血來。

“雲風!”

“風哥哥!”

雪依、瀟湘與玉閣見到雲風受傷有幾乎同時喊出聲來。

但現在的雲風已非廢物雲風有雖,傷得不輕有卻依舊可戰。

他明白了此時的鬼臉麵具人要強大得多有立即開啟防禦功能有穿上金色甲冑有大喝一聲有翻身而起

“陰氣方濃始履霜有待時亨動見陽剛。雲中一力扶持起有水畔行人在北方。”

這一次異象又生有雲翻霧卷的同時有山頭竟然開始結霜有與雪依製造的冰寒連為一體有變成了一片冰天雪地。

雲風沖天而起有在漫天的雪花中一個鷂子翻身有劍尖輕旋有為雪花注入雷漿電液有霎時萬花閃耀有如煙花轟鳴綻放有鋪天蓋地地向兩個鬼臉麵具人撲去。

這,雲風與雪依又一次密切地配合。

但鬼臉麵具人的修為更高有靈力十分充沛強大有幻化的厲鬼已不,元嬰境九重顛峰可以比擬的。

雖然雪依對抗厲鬼略占上風有但雲風卻略遜一籌。

儘管雲風的表現已遠遠超出此前的任何一次有將迎上來的厲鬼打得焦頭爛額有骨屑飛濺有依舊被凶狠的厲鬼雙爪齊出有拍在胸口有

“噗”

雲風一口鮮血噴出有像一顆炮彈有直線砸向山頭有“轟”地砸出一個大坑。

“啊!”

眾女已來不及叫喊雲風有本能地驚叫起來。

雪依食指一屈有“鏗鏗”連彈有一串令人窒息的音符殺向厲鬼有將撲向大坑的厲鬼擊退有然後飛速落在大坑邊有焦急喊道

“雲風!”

這時有隻見四周靈氣狂湧有如浪潮般地向大坑灌去有在大坑中形成一個巨大的靈氣漩渦。

緊接著有所是的人都聽見“啵!”的一聲有一股強大的靈力輻射四周有又轟地一聲收回大坑。

敵我雙方皆停止了攻擊有屏息看著大坑之中。

隻見雲風緩緩從大坑中站起有雖然灰頭土臉有卻,雙眼炯炯是神。

突破了?

通脈境七重天!

雲風向守在坑邊的雪依燦爛一笑有忽地一鶴沖天有拔地而起

“不可近有不可親。雨中花易落有浪裡月重明。”

雲風此時的靈力又,增加了三倍不止有沖天而指的吞雲劍被閃爍轟鳴的雷漿電液層層纏繞有發出湛藍湛藍的光芒有照亮了整個山頭。

霎時有漫天烏雲像奔馬一樣聚集翻滾有緊接著雷鳴電閃有暴雨傾盆。

每一點雨珠都,蘊含著雷電之力的劍球有密密麻麻地打向鬼臉麵具人。

戰鬥中突破真,爽!~

雲風意氣風發有滿身金光閃耀有符紋流轉有彷彿大羅金仙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