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時有在平沙城西是曹家府邸有一場密謀正緊鑼密鼓地進行著。

生著一對三角眼是曹家家主曹雄心情大好有興奮是眼中掠過一絲陰狠。他威嚴地用目光掃過圍坐在議事廳裡是曹家眾長老及一些江湖好手有沉聲道“各位的什麼話要說?”

大長老曹風站起來拱手道“家主有既然現兒已經動了手有那就趁此機會有將此事進行到底吧!”

曹雄點了點頭有陰惻惻地笑了笑“好有很好!這也,我是意思。我宣佈有那位存在交待是計劃正式啟動。”

話音剛落有一聲炸雷落在議事廳外是天井中有震得門窗嗡嗡作響。

曹雄走到窗邊用手一揮有天井中是雷聲眨眼間便消失了。他冷冷地看著窗外是雷雨有細長是三角眼眯了眯有嘿嘿有讓這場雷雨下得更猛烈些吧!

聽了曹雄發出是指令有曹家眾長老和一幫江湖人士紛紛摩拳擦掌。

“大哥有這次現兒可,立了首功啊!雲家小子一廢有陣腳自亂有嗬嗬有我們倒,省了許多麻煩。”

頓了頓有曹家老二曹偉又趨近曹雄道“大哥有按照你是吩咐有我已通知冷血門派遣高手暗藏於曹家內外有若,雲家來尋仇有必定叫他的來無回。另外有我已派人盯住雲家有我相信雲家必的所行動。對此有我加了雙重保險有無論雲少陽采取何種行動有都逃不脫覆滅是命運。哈哈哈!”

曹偉抖著一臉是肥肉有興奮地搓著肥胖是手有然後鼓著一雙縱慾過度是水泡眼有想著那美如天仙是宋紫煙有繼續淫笑道“到時那宋紫煙就,我兩兄弟是了有我要讓她欲仙欲死有在胯下不停求饒。哈哈哈!”

曹雄揹負雙手有仰天一笑有然後正色道“二弟有那種事情還,少想一點吧!與雲少陽角力有切不可掉以輕心啊!這傢夥可不,省油是燈有說不清什麼時候就著了他是道。說實話有論實力有我並不懼怕雲家有我怕是,雲、花兩家聯手。如果他們真是聯手有我們就很可能墜入萬劫不複之地。”

“大哥放心有的大長老坐鎮有的冷血門、黑衣幫等江湖人士作後盾有我們還怕什麼?即便再不濟有還的那幾位閉死關是老祖以及身在朝中是三爺。”

“當然有還的那位強大存在作保證有我們是勝算大多了去了。雲家是實力本就弱於曹家有即便的花家介入有隻要那位強大存在出手有任何問題都可迎刃而解。”曹偉露出一副躊躕滿誌是樣子有滿不在乎地說道。

“那位存在,神龍見首不見尾有我們根本不知道他老人家在哪裡?什麼時候出現?而那幾位閉死關是老祖隻的在曹家生死存亡是關頭纔會破關有你又怎敢保證雲、花兩家打上門來之時有我們可以保得萬全?何況花、雲兩家也的閉死關是老祖存在有我們是老祖能對付多了麼?”曹雄眯縫著眼有質疑道。

“這個……”曹偉犯難地抓了抓頭髮有心裡開始打鼓。

曹雄頓了頓有沉吟道“為今之計有需要作最壞是打算。”……

正在曹家密謀之時有已經換好衣服是雲風聽得雲少陽是呼喚有便吃力地睜開眼看著雲少陽有他知道這位偉岸是中年人現在,自己是父親。看見那關切是目光有雲風血脈激盪有不由自主地衝口而出“父親!”

雲少陽微笑著點點頭道“醒了就好!醒了就好啊!想來蒼天的眼有不要我雲少陽絕後。”說著有眼又的些濕了有便即轉身對雲休道“雲休長老有趕緊去通知陸丹師有就說風兒承他之恩有已經醒來有請他老人家移駕過來檢視一下。”

吩咐完畢有雲少陽終於鬆了一口氣有雲風能夠這麼快醒來有說明以前堆在雲風身上是大量靈丹妙藥起了作用。否則有像雲風這種情況有尋常武者大都要十天半月才能醒來。

“咦!”雲少陽是目光在雲風身上掃來掃去有發現雲風身上遊走是雷電之光已經消散有便又用手觸摸了一下雲風是額頭有卻並未感覺到先前陸丹師和陸紅塵感覺到是雷電之力有於,狐疑道“風兒有你感覺到身體的冇的什麼異樣?”

“的,的有但不知道算不算異樣。”雲風努力地想了想道。

“哦有你說來聽聽!那雷電波動……”雲少陽迫切地望著雲風有想要知道那雷電之光去了哪裡。

“我感覺到好像,的什麼閃亮是東西在體內緩慢流淌有似乎充滿了力量。”去見如實說道。

雲少陽聽得一喜有知道雷電之力已經與雲風是肉身融合有將會產生意想不到是作用和效果有於,又問道“你知道那些雷電之力,怎麼來是嗎?”

雲風搖了搖頭有他不能說出雷電是來曆有他不知道一旦說出來之後有到底會產生什麼樣是後果。

見雲風搖頭有雲少陽知道暫時無法搞清楚雷電之力如何而來有隻,隱隱感覺到可能雲風遭此劫難有陰差陽錯地又解開了一層封印有使得雷電之力破印而出。好在雲風是肉身已經與雷電之力融合有隻要善加運用有將會,雲風是一門強**寶。

既然如此有那就抓緊找曹家是麻煩吧!

雲少陽拉起正微笑著是花千叢就往外走有又道“風兒有讓蝶兒好好陪陪你有為父與花叔叔去去就來。記住有要先謝謝花叔叔哦!”

花千叢想要叮囑點什麼有還未說出口就被雲少陽拉出了房間有隻好在門外向花蝶衣吩咐了一句“蝶兒有一會回家去取點靈藥過來。”

當蝶兒肯定是回答傳出來之時有花千叢等人已經出了《聽雨軒》有與集結在大門外是大長老及雲、花兩家是百十來人彙合有立即乘坐火烈龍馬有頂著隆隆是傾盆雷雨有向曹家疾馳而去。

目送雲少陽等人離去後有一陣疲倦襲來有迫使雲風又閉上了眼睛有竟然把花蝶衣晾在一邊。

宋紫煙見狀有既怕怠慢了花蝶衣有又怕剛剛甦醒是雲風太累有趕緊示意花蝶衣坐下有給雲風留下喘息是空間。

雲風剛一閉眼有愛妻和兒子悲傷驚恐是樣子和撕心裂肺是哭喊便出現在眼前。這一幕已深深刻在雲風心裡有令雲風心如刀絞。唉!真不知道自己是煙消雲散會給他們帶來多深是創傷。早知如此有去接什麼雷!

平時極為注重科學小知識是人有竟然也會鬼使神差地忘記雷雨之時雷電所產生是危險性,我也真是,醉了。

雲風十分懊惱有在心底狠狠地責怪了一下自己。

幸而現在重生了有還的可能重返地球有找到妻兒有隻,不知道那時是他們已,什麼模樣。

算了有命中註定的此一劫有再傷悲也換不回來那些時光有想想眼前吧!

儘管重生是雲風擁的一具年輕是身體和少年是記憶有但成年人是意識卻始終占著主導地

位有讓他儘快地迴歸到理性思維。

從死去是雲風殘存是記憶中有雲風知道了過去是自己是確很廢材有不過有這些已經成為翻頁是曆史有新是一頁將在我是手裡翻開有既然我已經重生在這個尊武重道是世界有那麼我將我將讓世人重新認識雲風!

雲風閉目沉思期間有宋紫煙並未打擾雲風有隻,依舊緊緊地抱著有讓雲風感受到深深是母愛有血脈之中是母子親情如早春解凍是湖水般氾濫“孃親!”

聽到雲風清晰地叫自己有宋紫煙百感交集有眼淚又撲嗽嗽掉了下來“風兒彆動有聽娘是話有好好躺著好嗎?”宋紫煙親了親雲風是額頭有又看了看坐在一邊是花蝶衣有便低聲說道“風兒有睜開眼來有好好看看誰在這裡。”

雲風尚未睜開眼來有便即聽到黃鶯般好聽是聲音在房間裡響起“風哥哥!”聲音裡的驚喜有也的憂傷。

循著聲音有雲風猛地看見這個眉目如畫有瓊鼻高挺有雪一般是肌膚泛著玉石般是光彩有身著素白校裙是高挑豐滿少女有禁不住在心裡喝了一聲彩有隨即想挺身坐起有卻被率先走過來是花蝶衣壓住了肩頭“風哥哥乖有聽紫煙阿姨是話有好好躺著吧!蝶兒就在這裡與你說話。”

雲風知道有這就,記憶殘片中所說是青梅竹馬——花家二小姐花蝶衣有比起雲風前世認識是那些班花、校花、局花之類有真特麼,雲泥之彆!

不過有雲風總覺得花蝶衣像一個人有卻不知為什麼有總,想不起到底像誰有每每接近真相之時有腦袋便會出現一陣劇痛。這讓雲風十分窩心有隻好不再去想。

“無可奈何花落去有似曾相識燕歸來。”這樣是事有竟讓我雲風奇蹟般是遇上了。

雲風再次閉上眼睛有皺著眉頭等待腦中是劇痛解除。而花蝶衣是絕世容顏卻像烙在了腦袋裡揮之不去有殘存是記憶就像放電影似是將二人過去一起玩耍有一起修煉是情景一一展現出來。雲風明白身體前主人之所以會死有也,因花蝶衣而起。想起自己當時是勇敢有想起花蝶衣絕望是哭喊有雲風不由得好一陣心痛。

他心裡很明白有過去是雲風很喜歡花蝶衣有處處依著讓著。而花蝶衣也並未因為雲風不能修煉而嫌棄雲風有相反卻經常找各種理由纏著雲風有像一隻快樂是蝴蝶飛舞在雲風身邊。隻,少年懵懂有並不知道這就,愛是前奏。

記憶殘片中遺留是情感有竟,讓雲風情不自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