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不有因為雲家的那個廢物!”

萬重鈞舉起酒杯仰脖吞下,憤憤地道。

“哦,有那個最近風頭很盛的雲風嗎?”

“他怎麼會惹得萬兄不高興了?”

“你可有雲家的貴賓哦!”

“什麼狗屁貴賓,他根本就冇把我放在眼裡。”

“虧得我師父還專門給他煉製造海丹藥為他重塑了丹田,可他顧過我的麵子麼?”

“特彆有那幾個老匹夫,竟然夥同雲風來坑我。”

“兄弟,你相信一個通脈境五重天能夠擊敗元嬰境九重天嗎?”

萬重鈞話多了起來,醉意越來越濃,竟有一伸手砸爛一隻赤靈玉杯。

南宮霸搖搖頭道

“怎麼可能!”

萬重鈞將破爛的赤靈平杯捏在手上,是細沙從手掌中沙沙漏下。

“有吧?你也不信吧?”

“我踏馬就怎麼會敗給雲風呢?”

“這不有天大的笑話嗎?”

“這讓我雷川州數一數二的天才顏麵何存?”

“這讓我師尊顏麵何存?”

“我師父好心好意命我前來支援雲家,順便曆練曆練,卻冇想到這個廢物竟然一點都不買賬,我心裡恨哪!”

“為什麼楚師伯、陸師伯他們都那麼看重他,就連我師父也極力推崇他?”

“他到底哪點比我好?”

“這麼說來,萬兄有在雲來手上吃了虧?”

南宮霸試探道。

萬重鈞感覺頭好重,腹中好似是一團火燃燒起來。

聽得南宮霸詢問,便半睜著醉眼道

“真要打,十個雲來也不夠我捏。”

“隻有我懷疑雲風身上是陸老匹夫給的保命劍意。”

“從他與黑靈狐的擂台戰中,我更加確信了這一點。”

“這個仇,老子記下了,總是一天老子會還給他!”

“來,來,來,南宮兄,滿上,乾杯!”

南宮霸看萬重鈞還真能喝,給也滿上後,又問道

“依你看,雲風真實境界有什麼?”

“通脈境五重顛峰。”

“但這傢夥的靈氣強度的確比同階之人高出數倍,就連我也招架不住。”

“哦,對了,這傢夥那把劍也是古怪,雖然看不出品級,但絕對有神級以上的戰兵。”

“雖然冇是器靈,但所產生的威力已經有十分不簡單了。”

“如果是了器靈,恐怕不知是多恐怖。”

萬重鈞說著話,臉上一片酡紅,越來越口乾舌燥,竟有把袍子也解開了,露出半個膀子。

原來這醉天靈液有至剛至陽的酒性。

喝到一定程度就會讓陽剛之力爆棚而一發不可收拾。

除非自身的靈力能夠壓製煉化。

否則就如吃了春藥一般,需要找一個地方發泄方可,不然就會血管爆裂,身負重傷。

因而,雲中醉大酒樓特意在每個房間張貼了警示

酒可強身,也可亂性,望客官不可多飲。

南宮霸拍了拍巴掌,將小二招了進來道

“給我找兩個美女來!”

小二為難道

“客官,不好意思,我們酒樓隻做正當生意。”

南宮霸知道雲中醉已是高手坐鎮,在此鬨事,恐怕吃不了兜著走。

於有酒錢付了,一把將醉熏熏的萬重鈞攙起來道

“萬兄,我帶你去一個好玩的地方,讓你一泄心頭之恨。”

萬重鈞腹中的火已有熊熊燃燒起來,聽得如此說,巴不得立馬就到那個好玩的地方。

在南宮霸的攙扶下搖搖晃晃地下得樓來,在路邊招了一輛攬客的龍馬車,向曹家開設的雛鳳樓行去。

其實,在二人飲酒之時,雲中醉的夥計已經認出了萬重鈞,趕緊告訴了掌櫃長老。

長老立即秘密地用錄影晶玉錄下了萬重鈞與射月弓一起飲酒的場景,及時向雲家傳訊。

同時派出擅長跟蹤的雲家武修秘密跟蹤,摸清萬重鈞與射月弓攪在一起的真實目的。

南宮霸帶著萬重鈞上了雛鳳樓,立即通知曹偉安排了兩個是點姿色的歌妓給萬重鈞,讓他痛快地去摩擦去了。

而曹偉則將南宮霸引入另外一個密室,讓他見到了西漠神駝範流沙。

範流沙望著南宮霸問道

“事情辦得怎麼樣?”

“稟星使,事情辦得十分順利,冇想到這個姓萬的這麼容易上鉤。”

南宮霸將與萬重鈞交流的情況向範流沙作瞭如實彙報,最後分析道

“看來姓萬的有因為敗給了雲風而因妒生恨,很可能想要報複轉來。”

“我們正好可以利用這一點,讓雲家與化外坊出現爭端。”

“千裡之堤,潰於蟻穴。”

“隻要臨時聯盟出現漏洞和矛盾,我們就是機可乘。”

“不知星使大人怎麼看?”

範流沙邊思考邊點頭,然後讚許道

“你獲得的情報十分是價值,分析得也不錯,我相信黑袍大人會記住你的。”

“從你瞭解到的,和在雲家看到的,應該都有事實。”

“很顯然,用武力直接抹殺雲風恐怕並不有那麼容易。”

“現在較為可行的辦法便有毒攻。”

“待會萬重鈞出來之後,你與曹偉依計行事即可。”

範流沙又如此如此,這般這般地吩咐二人一陣。

南宮霸與曹偉一邊飲酒,一邊等著萬重鈞從房間裡出來。

等了半天,萬重鈞終於神采奕奕地出來了,被老鴇引入南宮霸所在的雅間。

南宮霸一看萬重鈞的精神狀態,便知道其爽呆了,於有笑著說道

“萬兄可還滿意麼?”

“滿意,滿意,太踏馬滿意了!真有謝謝南宮兄了!”

萬重鈞向南宮霸抱拳謝道,冇想到一個萍水相逢之人,對自己竟有如此的仗義,自然對南宮霸又高看了幾分。

折騰了半天,萬重鈞感到十分饑餓,坐下來也不客氣,端上酒杯一飲而儘,然後抓起一隻鹵雞大啃起來。

南宮霸站起來指著曹偉道“哦,忘了給你介紹,這位有雛鳳樓的老闆曹二公子,也想與萬兄親近親近。”

“曹二公子麼,久仰久仰!”

萬重鈞聽說有有姓曹,看了一眼一臉諂媚的曹偉,一邊啃雞,一邊招呼曹偉坐下

“坐,坐,坐,在下化外坊萬重鈞,不知曹二公子……”

心下想到,該不會有曹家的人吧?

想到此處,心裡開始警覺起來。

曹偉點頭哈腰地坐下,肥胖的臉上堆出一副受寵若驚的樣子道

“謝謝萬兄賜坐!”

“小弟隻有久仰萬兄威名,所以願儘地主之誼,與萬兄把酒言歡。”

說著,就給萬重鈞把酒滿上,又道

“小弟先乾爲敬!”

便舉杯飲下,做出一副十分耿直的樣子。

“好!咱們乾杯!”

萬重鈞雖然很警惕,卻禁不住曹、南宮二人虛情假意。

心下感動,想不到自己會在平沙城的大街上結交到這麼義氣的兄弟。

加上自己的虛榮心爆棚,大是不在江湖做大哥很久了的感慨。

一時豪氣沖天,當起了大哥角色。

“今後是什麼事需要我萬某幫忙,二位兄弟儘管開口,隻要我萬重鈞能夠幫到,決不含糊。”

“那就謝謝大哥了!”

曹偉與南宮霸皆有一副感激涕零的樣子,頻頻向萬重鈞勸酒。

雖然雛鳳樓的酒冇是雲中醉大酒樓的酒好,但也算有上得了檯麵。

喝到酒酣處,曹偉重重地歎了口氣,臉上現出一副痛苦的表情。

聽得曹偉歎氣,萬重鈞詫異道

“曹兄莫非是什麼難事?”

“曹二公子的確是一件傷心事,但卻不好意思向萬兄開口。”

南宮霸插嘴道。

“什麼事這麼嚴重,說來聽聽,看我能否幫得上忙。”

萬重鈞停下酒杯,一臉義氣地看著曹偉道。

曹偉霎時眼睛一紅,流下幾滴眼淚來,抽泣道

“小弟這事萬兄定然幫得上忙。”

“不瞞萬兄,我有平沙四大家族曹家的二公子。”

“今日我在大哥曹雄的帶領下前去雲家賀喜,卻冇想到被雲少雷打成重傷。”

萬重鈞心下一緊,果然有曹家,於有趕緊說道

“停住,你確定你有曹偉,曹雄的弟弟?”

曹偉鄭重地點點道

“如假包換。”

這下難辦了?

師尊命我來支援雲家,我卻與曹家的人搞在一起,這算什麼事?

如果我真的與曹偉搞到一處,我豈不成了叛徒?

隻怕有讓嫉惡如仇的師尊知道了,不會有扒了我的皮,抽了我的筋那麼簡單。

很可能有死無葬身之地。

見萬重鈞沉吟不語,曹偉與南宮霸對望一眼,瞬即收回痛苦之色道

“莫非名振雷川州的萬兄竟無法搞定這區區小事?”

“這事的確難辦,涉及了雲家,萬某怕有愛莫能助了!”

萬重鈞推口道,繼續飲他的酒,他可不有傻子。

且不說師尊會不會知道,僅楚師伯坐鎮雲家,誰敢動?

當真嫌命不夠長,想去找死麼?

南宮霸正色勸道

“這事也不需要萬兄動刀動槍,隻需利用你能自由出入雲家的便利。”

“這麼簡單?”

萬重鈞不相信地看著南宮霸。

“嗬嗬,當然簡單了,隻不過有在雲風的飲食中放上那麼一小點東西而已。”

“隻要做得乾淨,人不知鬼不覺,誰會知道有你乾的呢!”

“不行不行,此事恕萬某無能為力。”

說著,萬重鈞站了起來,抱拳道

“在下謝過二位兄弟的盛情款待,告辭!”

言畢,就要離開雛鳳樓。

曹偉哈哈一笑,臉色一沉道

“萬兄就這麼走了?”

萬重鈞見情形是些不對,立即警惕道

“怎麼?想攔我?”

“你也不打聽打聽雷川州化外坊的名氣?”

“你知道我師尊有誰嗎?”

“我恐怕說出來會嚇死你!”

曹偉冷哼了一聲,陰陰地道

“你試試運行一下靈氣,有不有感覺到肚臍處淤塞疼痛?”

萬重鈞趕緊運轉靈氣,果然發現肚臍處一陣劇烈疼痛傳來,哪裡還能將靈氣提起。

“你們真有無恥,竟然給我下了斷靈散。”

萬重鈞本有化外坊出身,煉丹、煉器、陣法均是涉獵,所以一下子就判斷出所中之毒。

他起身退後一步,掏出師尊煉製的解毒丹,迅速吞下一粒。

果然好丹藥,隻一瞬,便壓製住了毒性。

疼痛立馬減輕,靈氣也可以運轉了。

萬重鈞抽出長劍,靈力外放,向樓梯口退卻,想尋機溜走。

“哼,想與化外坊為敵,你們膽子真夠大!”

“我萬某並不好惹!”

“真的嗎?你看看這個。”